十年跳大神经历告诉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跳大神

聚好看小说2018-11-11 14:49:43

中国,西南某地,平坝村。

夜间,低沉的皮鼓声响起的时候,那支神秘的送葬队伍也终于出现在了村口。

队伍最前方是一个穿着皮铠,头戴面具的巫女,巫女所穿的皮铠上画满了符咒,腰间系着铜铃,不断摇晃着身躯,双手上下晃动着铃鼓,指引着后方那六名抬着白色棺材的壮汉。

等送葬队伍走向树林中的时候,潜伏在一侧的唐舍这才探出头来,紧盯着那支已经若隐若现的队伍。

一个黑影从旁边窜出来,摸到唐舍身边,低声道:“师父,这支送葬队伍一共三十五个人,跳大神和演奏的二十五人,剩下十人全都是死者的亲属。”

唐舍看着满脸是汗的严九思,又问:“委托人呢?”

严九思摇头:“没看到。”

唐舍沉思片刻:“先跟着送葬队伍走,看看他们到底去什么地方。”

严九思问:“师父,这委托人的确没骗咱们,但他为什么不出现呀?”

唐舍道:“不知道,也许是个套。”

严九思一愣:“为啥会是个套?”

唐舍道:“我开事务所快四年了,这四年来我坏了不少神棍的好事,所以,不少人处心积虑想弄死我。”

严九思看着前方树林中那支若隐若现的队伍:“师父,这一代村子里的孩子失踪,与这些跳大神的有关系吗?”

几天前,唐舍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中委托唐舍调查这个偏远山区的儿童失踪案。

第一封邮件只有那么简短的几段话,唐舍也并没有当回事,毕竟他这个公开邮箱时常会收到类似的东西。

几个小时后,唐舍又收到第二封邮件,邮件中详细说明了失踪案的情况——

一个月前,丰顺村失踪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村民惊恐不已,四处寻找未果,报警之后第三天村民发现了失踪的孩子睡在村口,两名孩子分别穿着红色和绿色的纸制寿衣。

一时间,这个位于偏僻山区的村子谣言四起,说是两个孩子是被鬼带走了,又因为在家昏睡了好几天的原因,又被认为是三魂七魄被抽走了一半。

半个月后,邻近的小坝村也失踪了两个孩子,也是一男一女,同样的,也是在第三天又重新出现在村口,也是穿着红绿寿衣。

两个邻近的村子发生相同的事件之后,关于“鬼拐童”的说法让村民们深信不疑,县里的警察专门成立了专案组调查此事,可村民却不愿意接受警察进一步的调查帮助,极其不配合,甚至不允许警察进村。

看完第二封邮件,唐舍有了点兴趣,开始在互联网上查询关于“鬼拐童”的消息,却发现不少社交网站上已经开始在讨论此事,说得十分玄乎。

没多久,唐舍又收到了第三封邮件,邮件是一份正式委托,委托唐舍调查关于“鬼拐童”案件,并且向唐舍的账户中转账了十万块钱。

直到此时,唐舍还是没有决定调查此案,只是觉得委托人对自己的事务所很了解,知道事务所的委托流程,也知道自己对什么类型的案件感兴趣,所以,他判断,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两天之后,唐舍又收到了邮件,邮件中称在丰顺村、小坝村相隔不远的平坝村又发生了一起童男童女失踪案,因为顺丰村和小坝村的事件,平坝村村民并未报警,因为他们几乎确定孩子会回来。

唐舍向警察朋友致电询问,查询之后并未在报案记录中发现有平坝村儿童失踪案,思来想去之后,唐舍回复邮件,告知对方,如果要让自己接手这个离奇的案子,那么必须面见委托人。

委托人的答复是:三天后傍晚,平坝村村口见。

这就是唐舍为何会与助手严九思驱车来到这个偏远山区的原因。

来到平坝村之后,两人装作是来找远房亲戚的,在村子中四下询问,他发现村子中的人似乎都很焦虑,也很害怕,几乎看不到孩子在外面玩耍,都被大人藏在了家里。

最奇怪的是,村子里多了一群跳大神的人,而这群人就齐聚在某个张姓人家的院内,焚香烧纸,搭上了祭台,杀鸡祭祀。

唐舍断定,那就是事主,也就是失踪儿童的家,看样子,村民宁愿相信这群神棍,也不愿意相信警察。

傍晚时分,就在唐舍和严九思准备去村口面见委托人的时候,却看到有村民奔跑进村,呼喊着说:“娃娃回来唠!两个娃娃都回来唠!”

果然,与丰顺村和小坝村一样,到了第三天傍晚,两个孩子都回来了。

唐舍和严九思跟着村民们赶到村口,果然发现两个人事不省的孩子穿着红绿纸制寿衣躺在村口的树下,除了孩子的父母之外,其他人都不敢上前,远远地站在那看着,生怕沾上了晦气。

怎么会这样呢?

唐舍不理解,不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那么为什么要带走孩子?又为什么要送回来?送回来为什么还要穿着寿衣?

跳大神的巫女却上前,对着两个孩子念叨了一番后,让家长将孩子抱回家,没多久,那支奇怪的送葬队伍就趁夜出发了。

严九思看着前方问:“师父,你说这些人为什么就不相信警察呢?”

“别叫我师父,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你师父。”唐舍边走边说,“他们不相信警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孩子们失踪又回来了,而且穿着寿衣,警察呢也无法立即给他们一个解释,加上谣言和迷信的关系,村民自然而然觉得这种事不是警察可以办得了的,应该去找神棍。”

严九思道:“这委托人也没出现,看样子这个委托人不是村子里的吧?”

唐舍摇头:“应该不是,委托人发来的邮件和资料,都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叙述的,所以,委托人绝对不会是这三个村子里的人,但应该与这三个村子有什么联系。”

严九思又问:“师父,那为什么这群跳大神的要把俩孩子装进那棺材里呢?孩子又没死?什么意思呀?”

“川西以前有一种祭祀活动,称为‘活葬’,说直接点,就是‘骗阎王’,以此来延续活人的寿命,亦或者是招魂。”唐舍解释道,同时示意严九思放低姿态,别被前方的人发现,“这种活动追溯起来,要到秦朝了,后来被深度迷信化,其实在国外也有类似的活动,都只是一种祭祀而已。”

严九思又问:“那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唐舍冷笑道:“你觉得呢?一个得了绝症的,被医生宣布活不了半年的人,就靠这群人在这又跳又舞的,就能让他多活几年?或者把癌症治愈?这个要是真的,要医生干嘛呀?我们钻研医学干什么呀?都去学跳大神算了。”

严九思继续追问:“师父,这么说不就矛盾了吗?你不也是异道嵍捕吗?你们钻研的不也是周易八卦、奇门遁甲之类的吗?”

唐舍道:“我刚才说了,民间传统神秘文化,也就是异文化,是一种人们在历史岁月中遗留下来的对未知崇拜的一种表达方式,其中包含了自然学、统计学等等,做嵍捕的不相信鬼神说,却尊重他人的信仰,也相信的确有无法解释的事情存在,和这群人所干的是两回事。”

严九思听得稀里糊涂的,最后干脆道:“算了算了,反正跟着你,我迟早会明白的。师父,他们现在在干嘛?”

唐舍看着前方:“装神弄鬼,你得搞清楚迷信和异文化之间的区别,迷信是有目的性的,而异文化只是集合民间神秘文化的一种研究形势,但两者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严九思还问:“什么目的呀?”

唐舍道:“绝大部分都是敛财,也有少部分疯子是单纯为了操控他人,满足自己的控制欲。”

此时,队伍忽然在树林中停了下来,抬着白色棺材的那六个大汉放下棺材,跪在巫女的跟前,双手合十念叨着什么。

严九思见状问:“师父,他们现在又在干嘛?”

唐舍道:“这肯定是一群知道类似祭祀方式的神棍骗子,按照传统习俗中,举行这种仪式的应该是地师,而不是巫女,巫女这种职业来源于过去北方游牧民族中的萨满,这个巫女的穿着打扮也和萨满相同,带着皮鼓和铃鼓,还穿着皮铠,但皮铠上画的却是道教的符咒,现在那些大汉又跪在那双手合十,乱七八糟的。”

严九思明白了:“也就是说,他们把萨满教、道教和佛教一锅炖了?”

唐舍道:“对,就那意思。”

两人说话间,不远处一个身影正紧盯着他们,但两人却丝毫没有察觉。

巫女一番祈祷后,又掏出一个水壶,递给事主,让他们一人饮下一口,这才继续出发。

严九思见状问:“师父,他们喝什么呢?”

唐舍摇头:“不知道。”

严九思又问:“我实在不明白,先前我们在村子里也看到了,这群跳大神的,总共就收了这户人家五百块,现在哪怕是请力工抬棺材也不止这点钱吧?他们要是为了敛财,这也太少了吧?”

唐舍道:“所以才有嵍捕,这里虽然偏僻,但村民的生活比以前好太多了,可五百块不算多也不算少,这群人似乎很清楚村民的经济承受能力,所以才收了五百,由此可以看出,这群跳大神的是精心策划过此事的。”

严九思立即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就连孩子失踪这事,都与这群跳大神的有关系?”

唐舍道:“就现在来看,应该是这样,但不能急于下结论,先看看再说。”

活葬的送葬队伍朝着树林深处继续前进,在翻过一座小山头之后终于停了下来,此时已经差不多晚上八点了。

队伍停下来之后,巫女开始盘腿坐下祈祷,而那些抬棺材的大汉开始拿着各种工具就地掘坑,孩子的父母和亲人们也坐在不远处安静的等待着。

严九思见状问:“师父,他们不会真的要把孩子给活埋了吧?”

唐舍却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个罗盘来:“把手机拿出来,光线调到最暗,我能看清楚罗盘就行了。”

严九思低声问:“师父,你干嘛拿这个呀?”

唐舍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看着罗盘,又抬头看着四周:“这里是三才之地。”

严九思问:“三才之地?什么意思?”

唐舍道:“风水穴位中的一种,三才就是天格、地格和人格的称呼,表面上是个吉穴,但是却有缺陷。”

严九思问:“什么缺陷?”

“这原本是山区,四周环山,中间是平原,虽有三才之地的形,却无实。也就是个假穴。”刚说到这,唐舍的目光看向远处一个高耸的黑影,“那是什么?”

说着,唐舍朝着那个位置小心翼翼走去,走近之后,发现那是一座高不过四五米的小山,离远了看,如果没有周围的参照物,会认为是一座孤峰。

唐舍走近那小山,凑近却发现裸露在泥土之中的石块,他扣出来一块后,放在手中掂量着。

严九思问:“怎么了?”

唐舍道:“形同孤峰的石山,正所谓孤峰欹削,左右无护,是三才之地中孤笔穴,周围应该有溪流或是潭水。九思,你辛苦一下,在周围看看,是不是有水潭或者小湖。”

严九思也不动身,拿出手机来:“还需要去看,用手机搜地图就能看个一目了然。”

唐舍皱眉看着严九思:“太小的水潭地图不会显示,赶紧去。”

无奈,严九思只得去周围寻找。

大概半小时后,严九思回来告知:“师父,真的有个水潭,上面还有个小瀑布,离这里大概百米远。”

唐舍道:“那就对了,孤笔穴后藏水,意为砚池,也就是洗笔的地方,这里应该有墓,但应该不是什么古墓,撑死是清末民初时期的。”

严九思诧异:“师父,你看两眼罗盘就知道这么多?就算你能辨别风水穴位,也不至于能把地下墓穴的年代都判断出来吧?”

唐舍解释道:“首先,那座孤峰是人造的,不是自然形成的。而人为改变风水这种做法,恰恰是从清末开始的,在那之前,没人敢这么做,敢葬在三才孤笔穴中的人,必定是当年中过状元,当过官,却又因为犯了事被贬官还乡的人,只有这种命格的人才敢葬在形似三才之地的穴位中,不会反冲。”

严九思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舍道:“按照风水的说法,就是以命换运,以今生余下的命,换子孙后代的运气。”

严九思皱眉:“不是人都死了吗?哪儿来余下的命?”

唐舍微微叹气道:“说直接点,这个人是中过状元当过官,遭受冤屈被贬官还乡后自杀的,所以,他有余下来的命。”

严九思若有所思的点头:“照你这么说,这群跳大神的……”

唐舍揣好罗盘道:“这案子差不多已经结了,清楚了。”

“啊?”严九思一愣,“结了?清楚了?啥意思?”

唐舍道:“你自己去看看,那群跳大神的现在在干嘛。”

严九思小心翼翼摸过去,从树后探头观望,发现送葬队伍中除了那批跳大神的之外,其余人全部已经七歪八倒的躺着,似乎是睡着了。

而那些跳大神的则快速在那里挖着坑,不停地看着时间,为首那个巫女还拿着罗盘看着什么。

唐舍走到严九思旁边:“现在明白了?”

严九思道:“师父,那个领头的女的也拿着罗盘,该不会和你是同行吧?”

唐舍不屑道:“狗屁同行,他们就是一群贼!”

“贼?”严九思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他们是盗墓的?”

唐舍道:“对,就是一群盗墓的。”

严九思闻言脸上却出现了笑容:“师父,我今天可算是开眼界了,以前就看过盗墓小说,贼带劲!”

唐舍面无表情地问:“考你个问题呀?”

严九思道:“啥问题?”

唐舍问:“一个人要搬家,去找人帮忙,一个是力工,一个是贼,最终这个要搬家的人却选择了贼帮他搬家,为什么?”

严九思想了许久,摇头道:“不知道。”

唐舍一巴掌糊严九思脑袋上:“因为贼带劲呀!赶紧打电话报警吧!”

严九思问:“直接拨打110?”

唐舍道:“你现在打110,估计也解释不清楚,找熟人吧,打给魏谷城。”

“魏警官?”严九思点头,在电话里寻找着魏谷城的电话,刚拨出去的时候,却发现电话断了,再看手机,发现没信号了。

唐舍问:“怎么了?”

严九思道:“没信号了,突然间就没信号了。”

刚说到这,唐舍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拿出来,发现是有人试图通过蓝牙连接他的手机。

唐舍看向周围,知道某个人肯定在附近,这个人通过屏蔽器屏蔽了手机信号,而屏蔽器是无法屏蔽蓝牙的,所以再通过蓝牙连接他的手机,试图和他传递消息,这也表示对方不愿意露面。

唐舍迟疑了下,同意连接对方手机,随后很快收到对方传来的消息,只有四个字——阻止他们!

唐舍回复:你是委托人?

那人依然回:阻止他们!

唐舍发送消息:他们人多势众,你解开屏蔽,我需要报警。

对方发送消息:你们办得到,不需要警察,阻止他们,否则,我会烧了你停在村口的车。

唐舍看到这条消息,皱眉看向四周,因为怕惊动那群盗墓的,他又不敢高声问,只得发送道:你有病吧?

对方却回:等警察来,他们已经破坏墓穴逃之夭夭,再者,你是嵍捕,这也是你的职责所在,如果逼我出手,他们都得死。

无奈,唐舍只得放下手机对严九思道:“九思,看样子,我们俩真的是被算计了。”

严九思看着唐舍手机上的讯息:“师父,怎么办呀?”

唐舍道:“总之,先阻止这群盗墓贼再说。”

严九思忙问:“怎么阻止?他们有二十多个,手里都有家伙!”

唐舍道:“就靠你了,我帮你看着,保证你身后和周围的安全。”

严九思刚要说什么,唐舍直接就跳上山坡,对着那群正在掘土的盗墓贼喊道:“喂,各位,戏演完了,到此为止。”

那群盗墓的一愣,一起将手电照向唐舍的位置,严九思趁机从旁边绕过去,悄悄走向那群盗墓贼的身后。

唐舍道:“你们弄出‘鬼拐童’这种事情来,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这里的三才孤笔穴吧,看样子这下面是有好东西呀,要不,你们也不会费这么大的劲。”

盗墓贼为首的巫女上前一步:“这位朋友,听起来,你也是道上人?”

唐舍为严九思拖着时间:“临近的三个村子,丰顺村、小坝村和平坝村,三个村子之间相隔不过几里路而已,消息传递得也快,你们先在丰顺村迷晕拐走两个孩子,让这些孩子昏昏沉沉睡足三天再送回来,还给孩子穿着寿衣,你们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有两点,第一,孩子失踪警察必定插手,但孩子如果回来了,警察对你们的追查就不会像一开始那么迫切,其二,利用迷信营造‘鬼拐童’的谣言,因为三个村子离得很近,谣言很快就会传开,毕竟这里是山区,鬼神说的谣言容易蒙骗人。”

巫女皱眉:“你到底想干什么?分一份?”

唐舍还是不接话茬:“其后,你们再如法炮制在小坝村和平坝村又上演了两次‘鬼拐童’,加重村民对这个迷信的概念,侧面怂恿了村民觉得警察无法对付这种事,然后你们再以跳大神的身份出现,哄骗村民说,必须要通过‘活葬’的方式,才能把孩子丢了的魂魄找回来。此时,已经害怕到极点的村民,选择了相信你们,加上你们也没有要太多的钱,所以骗取了他们的信任,于是,你们打着‘活葬’仪式的幌子,大摇大摆地进了山,用安眠药之类的东西迷晕了孩子的父母和亲人,然后再趁夜盗墓……”

村民们被盗墓贼变成了挡在警察跟前的屏障,没人会去告知警察这群跳大神的来了,也没有人会怀疑。仪式开始之后,村民们也没有那个胆子敢跟随诡异的送葬队伍查看,所以,只需要迷晕那些孩子的家长和亲人。

唐舍在那说着他推断的时候,严九思走到那群盗墓贼后方,四下寻找着趁手的工具,他发现了几根钢钎,拿起来却不敢用,毕竟那玩意儿砸下去会出人命的。

就在此时,一只手将一根木棍递给了严九思,严九思拿过来下意识低声道:“谢谢啊。”

刚说完,严九思吓了一哆嗦,这才看清楚自己身旁站着一个二十来岁满脸笑容,中长头发的漂亮女孩儿。

女孩儿竖起手指,示意严九思不要说话,又挥了挥手,隐入黑暗之中。

严九思站在那愣住,不知道那女孩儿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又是干什么的?

故事未完待续

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