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居间人提供信息不实致委托人受损,是否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临沂兰山法院2018-09-08 15:34:04

居间人提供信息不实致委托人受损,是否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4)商再初字第2号判决书。

2、案由:居间合同纠纷

3、当事人:

申诉人(原审被告):宋某。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王某。

二、基本案情

被告宋某系如意配货站的个体业主,从事配货运送业务,没有办理工商登记。2011年1月13日,原告王某电话通知被告,让其为发往江苏无锡的板材寻找运输的车辆。被告熟悉的车辆都不在临沂,经原告同意,被告发布了配车信息。当天下午,“李某”来到如意配货站。被告审查了“李某”的驾驶证和行车证,并按“李某”提供的“其妻”的电话号码与“其妻”通话,核对了“李某”的身份后,被告在事先征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让“李某”签订了配载协议书。配载协议书载明:托运人为王经理(即原告王某),承运人为“李某”,车牌号码为“吉C46525”等。“李某”在承运方处签名。协议签订后,被告给“李某”画了张路线图,由其拿着找原告装货,“李某”支付给被告50元中介费。此后,“李某”驾驶“吉C46525”号货车到原告处装载了价值99000元的板材。原告王某的板材交“李某”承运后,“李某”并未按约定将货物运往无锡,而是经原、被告多次联系后去向不明。2011年1月17日,被告宋某到费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报案,经审查,“李某”留存的驾驶证、身份证、行车证均系伪造。费县公安局遂对原告王某被合同诈骗案立案侦查。该案至今尚未侦破。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赔偿会部板材损失99000元。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临兰商初字第2648号民事判决,认为原、被告虽为居间合同关系,但被告宋某未提供真实、可靠的交易信息,致使原告王某上当受骗,被告理应对原告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判决生效后,被告宋某不服,向检察机关申诉。

三、案件焦点: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申诉人宋某与被申诉人王某是委托合同关系还是居间合同关系;二、申诉人宋某是否应对被申诉人王某货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四、法院裁判要旨: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关于焦点一,居间合同的居间人仅为委托人报告订约机会或为订约媒介,并不参与委托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同时接受一方和另一方(第三人)的委托;而在委托合同中,受托人以委托人的名义和费用活动,代委托人办理与第三人的合同事务,只接受一方委托。居间合同是受委托人的委托促成委托人订立合同的。依委托的内容,居间合同可以分为指示居间和媒介居间。媒介居间,是指居间人仅为委托人提供订约媒介服务的居间。本案中,申诉人宋某受被申诉人王某委托,为其寻觅货车运输人,也接受“李某”委托寻找货物托运人,并收取了“李某”的中介费,如果其与被申诉人王某系委托合同关系,则不应当收取“李某”的中介费,这说明申诉人宋某同时接受了双方的委托,符合媒介居间情形中居间人可以接受双方委托的特征,其与被申诉人王某之间并不是委托人与受托人的关系,而属于居间人的协助、介入义务。配载协议书载明托运方系被申诉人王某,中介方为申诉人宋某开办的临沂如意配货中心,被申诉人王某将货物交给“李某”承运,且并未对配载协议提出异议,说明其认可配载协议载明的内容,即被申诉人宋某系中介方,申诉人王某是运输关系的一方,而且托运行为是按其意思实施的。因此,被申诉人王某为发运货物而找车与申诉人宋某形成的关系是居间合同关系,不是委托合同关系。

关于焦点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五条规定: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报告。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被申诉人王某没有证据证明申诉人宋某在寻找货物运输人过程中,故意隐瞒了“李某”利用虚假身份及虚假的“吉C46525”车辆登记信息进行诈骗的事实;也没有证据证明申诉人宋某明知“李某“、“吉C46525”的有关信息虚假,还故意提供。申诉人宋某作为从事居间业务的人员,已尽到了作为一个居间人的合理审查注意义务,且申诉人宋某在为车货配载居间业务中仅收取50元的中介费,要求其承担高于中介费上千倍的货物损失风险,也不符合合同法确定的公平原则和可预见性损失赔偿原则。另外,申诉人宋某向被申诉人王某提供的是订立运输合同的媒介服务,运输合同的当事人是被申诉人王某和“李某”,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被申诉人王某自己负有对运输合同相对人的审查义务,也应当承担其运输货物损失的风险责任。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四百二十四条、第四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本院(2012)临兰商初字第2648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被申诉人(原审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480元,由被申诉人(原审原告)王某负担。

五、编辑后语:

本案涉及以下三个问题:

一、委托合同与居间合同的区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六条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该法第四百二十四条规定,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居间合同的居间人仅为委托人报告订约机会或为订约媒介,并不参与委托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同时接受一方和另一方(第三人)的委托;而在委托合同中,受托人以委托人的名义和费用活动,代委托人办理与第三人的合同事务,只接受一方委托。居间人所办理的报告订约机会或为订约媒介的事务本身不具有法律意义,而委托合同受托人处理的事务一般为法律意义的事务。居间合同是受委托人的委托促成委托人订立合同的。依委托的内容,居间合同可以分为指示居间和媒介居间。指示居间又称报告居间,是指居间人仅为委托人报告订约机会的居间;媒介居间,是指居间人仅为委托人提供订约媒介服务的居间。本案中,申诉人宋某受被申诉人王某委托,为其寻觅货车运输人,也接受“李某”委托寻找货物托运人,并收取了“李某”的中介费,如果其与被申诉人王某系委托合同关系,则不应当收取“李某”的中介费,这说明申诉人宋某同时接受了双方的委托,符合媒介居间情形中居间人可以接受双方委托的特征,其与被申诉人王某之间并不是委托人与受托人的关系,而属于居间人的协助、介入义务。

二、居间人的义务与责任承担问题。居间人有如实报告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五条规定: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报告。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委托人与居间人订立居间合同往往是由于信息不够灵通,才请居间人为自己办理事务,其目的就在于通过居间人找到订约的机会。因此,居间人的报告义务是居间人在居间合同中承担的主要义务,居间人应当依诚实信用原则履行此项义务。订约的有关事项,应指相对人的资信状况,生产能力、产品质量及履约能力等与订立合同有关事项。就本案来说,被告宋某应就其掌握的车辆信息及身份信息向原告如实报告,但其作为从事居间业务的人员,并不参与委托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其也不具备特定部门或专业人员所具有的识别个人真实身份和车辆真假信息的技术手段和能力。申诉人宋某已完成了其作为一个居间人的合理审查注意义务。

三、合同法的公平原则、可预见性损失赔偿、合同相对性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公平原则要求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要公平合理,大体均衡,强调一方给付与对方给付之间的等值性,合同上的负担和风险的合理分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员失。该条全面确立了违约损害的可预见性原则。本案中,申诉人宋某在为车货配载居间业务中仅收取50元的中介费,要求其承担高于中介费上千倍的货物损失风险,不符合合同法确定的公平原则和可预见性损失赔偿原则。另外,申诉人宋某向被申诉人王某提供的是订立运输合同的媒介服务,运输合同的当事人是被申诉人王某和“李某”,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被申诉人王某自己负有对运输合同相对人的审查义务,也应当承担其运输货物损失的风险责任。


【关于我们】临沂兰山法院(微信号lanshanfayuan)点右上角选【查看公众号】点关注,也可以扫描下边二维码,关注兰山法院,感谢您对兰山法院的关注与支持。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