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法官大批被办:天津检察院报道数名法官渎职侵权案中的典型案例

万物之源在於水2018-08-27 09:59:23

天津检察院报道数名法官渎职侵权案中的典型案例
    天津北方网讯(记者王磊、曾小颖报道):在2011年7月12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在和平区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了一批近年来本市检察系统承办的渎职侵权要案。市检察院自2006年6月成立反渎职侵权局至2011年7月,各级反渎职侵权部门共查处578人。2008年,有罪判决率42.8%,2009年有罪判决率50%,2010年有罪判决率86.7%,截止2011年7月有罪判决已经有千件,其中天津市各级人民法院出现数名法官渎职侵权案件,公开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法官行为规范》等国家法律规定,进行多年来勾结黑社会、联手杀人多起,吃拿要、收受贿赂,嫖娼赌博,公开违反审判制度程序,横征暴敛压制人民诉讼、质证、答辩,实行一言堂的开庭方式,帮助犯罪嫌疑人开拓罪名,通风报信,不积极开展庭外调查取证和证据保全,拒不保障民生促进就业,以权抗法频频发生。对城市拆迁的行政审批的违法行为,放纵不作为,暗箱操作等渎职行为。在新闻发布会上,市检察院对数名天津法官渎职侵权案中的12件典型案例进行了公开披露,表现了本市检察系统反渎职侵权水平呈逐年上升趋势。
     近年来,天津检察机关不断加大查办和预防渎职侵权犯罪工作力度,严肃查处一批有影响的法官渎职侵权案件,为服务天津科学发展、服务社会和谐稳定、服务人民群众新期待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杨学工表示:根据胡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指出“90年来党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纵观古今中外历史,司法腐败直接导致社会混乱,而执法者的清廉与腐败则是决定人心向背的重要因素。回顾党的历史,我们党能够不断发展壮大,建立新中国,成为执政党,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信赖和支持。我们要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实现新的历史使命,同样离不开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因此,我们要把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作为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保持党的廉洁,做到廉洁执法。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反腐败斗争,唤起公众责任意识,启发教育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牢记使命,防微杜渐。
    
    1. 天津高法孙伟民等法官利用主审破产案受贿落马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原副庭长孙伟民为首的4名法官审理破产等案件时,在立案、指定清算、拍卖机构等环节,对相关单位给予关照,从而收受贿赂。该案于2008年在辽宁省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其中受贿91万元的孙伟民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另外3名受刑罚的法官是: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庭审判员王跃有、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审判员秦立军、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审判员田长友。他们被辽宁省大洼县人民法院判定犯受贿罪,分别获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和有期徒刑6年。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孙伟民在任天津高院民二庭审判员期间,利用其主审天津新生清算事务所代理的天津宏商发展有限公司破产案、天津海伦铝业有限公司破产案、天津铝品厂破产案的职务便利,接受天津新生清算事务所实际控制人、天津嘉利拍卖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志君及天津嘉利拍卖行有限公司经理张旭的请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接受请托,在立案、指定临时接管人、指定清算办公室、指定拍卖机构等环节,对天津新生清算事务所和天津嘉利拍卖行有限公司给予关照。为此先后六次收受贿赂款91万元。田长友在主审某破产案件过程中,对于清算和拍卖工作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查和制约,为此收受贿赂款11.5万元。法院还查明,被告人王跃有在审理某公司借款纠纷一案时,收受和索取该方价值5.6万元的轿车一辆;秦立军在主审某破产案时,收受对方所送的银行卡及现金合计4万元。目前该案判决已经生效。
    
    2. 天津高院王雅晶法官主审产权涉嫌行政枉法裁判
    
     天津高院行政庭王雅晶法官在审理惠亨公司起诉-要求撤销天津市房管局违法颁发《售房证》的行政诉讼中,认定没有注册资金、涉嫌多项刑事犯罪、已被天津市公安局以“诈骗银行贷款立案侦察”的腾宇公司伪造的“《补充协议》约定:全部产权归腾宇公司所有。”且“经庭审质证,真实,合法,本院予以采信。”,在2008年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民四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项目所有权归惠亨公司所有”之后,2009年天津高级法院 (2008)津高审行监字第0062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仍然再次确认“《补充协议》约定:项目全部产权归腾宇公司”。在2009年天津市司法鉴定机构作出:“《补充协议》中红桥区政府和惠亨公司的印章印文均为转移复印形成的。是伪造的。”的《司法鉴定》,足以推翻上述枉法裁定之后,天津高院2010民一终字第0009号《民事判决书》仍然继续判决:“项目全部产权归腾宇公司所有。”非法剥夺了惠亨公司的全部财产,又制造了新的的错案,也是天津高院继腐败法官孙伟民、秦立军、田长友。冯开天、王跃友(2008年均已被辽宁省盘锦市法院判刑)之后,制造的又一大串案、窝案。天津高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前赴后续支持没有注册资金、涉嫌多项刑事犯罪的腾宇公司非法占有惠亨公司全部财产。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六)行政枉法裁判案(第399条第二款)6、徇私情、私利,明知是伪造、变造的证据予以采信,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而枉法裁判的。”的规定,涉嫌【行政枉法裁判】。
    
    3. 塘沽区法院执行员王坤侵吞执行款数万元被判刑
    
     时任滨海新区塘沽人民法院执行庭审判员王坤,利用职权以法院拍卖扣押房屋的名义,在盖有公章的空白法律文书上填写虚假内容,大肆诈骗他人钱财达500余万元。此外,在办理山西太原凇淋化工有限公司等四人申请执行案,侵吞执行款5.6万元。经滨海新区塘沽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查处,王某犯滥用职权罪、贪污罪、诈骗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
    
    4.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殴打北京律师王令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前往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立案,王令称,该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在立案大厅内对自己挥拳,并在立案大厅外将自己的脖子掐住。王令还称,王学林在与他的交谈中,不但一直指着他的鼻子说话,还曾表示“我就是法院,法院就是我”、“你晚上走路小心点”。不久,中国律师网披露了“北京律师在天津遭法官殴打”事件,同时法制报刊发报道《天津一法官被指法院内殴打北京律师》。次日下午,天津市政法委、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成立调查组,通过调查后,调查组认为,身为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的王学林在立案大厅接待王令及其当事人过程中,举止不当,不能有效地控制局面,对这件事情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另外,作为行政庭庭长的王学林来到立案大厅接待王令一行,是受南开区法院主管副院长齐绪魁(音)的指派,但在王令曾多次要求见法院院长的情况下,齐绪魁没有及时出面处理,因此认定齐绪魁对此事负有领导责任。因此,天津调查组建议有关部门免去王学林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职务,并决定在天津市政法系统内对王学林和齐绪魁通报批评。这起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受到京津两地相关部门的关注,特此,最高法院院领导干部来津问责。
    
    5.天津市二中院审判员张德明认为代签伪造协议可以侵犯姓名权
    
     行政人员李孝明在《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中伪造徐光文姓名签字,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张德明在审理认为是这种作为正确的,同时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9)二中民一终字第2427号民事判决书影印件第五页中“有李孝明以徐光文名字进行签字并按手印的事实存在。因徐光文应该在过户手续上签字,由于徐光文不在现场,其子徐玉强在场。在此情形之下,李孝明之行为并不是盗用、冒用、干涉徐光文姓名的行为,只存在使用徐光文的事实,范围很狭小,该行为不构成违法性”。该案枉法裁判昭然若揭,徐光文的姓名权被李孝明盗用,审判员张德明认为,徐光文的姓名权今后不能被法律保护。天津市司法局律师们都说:“市二中院审判员张德明多年来收受贿赂枉法裁定,没有一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办事,这已经是天津法治社会的悲哀。”
    
    6.天津高法谢力澎等法官受贿以权抗法拒不促进就业保障民生
    
     2005年8月天津市大通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录用职工徐世祥等人工作,从2005年8月起,该公司没有与职工徐世祥等人正式签订劳动合同,依照《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为了应付市劳动监察普查,该公司独自代签职工徐世祥等人制作虚假劳动合同,隐瞒实际的用工时间,隐瞒劳动合同不给职工们进行查阅。该公司长期拖欠职工徐世祥等人的加班费、中班夜班补助、五险一金,职工徐世祥等人要求该公司补发,但该公司强行停止职工徐世祥等人的工作,该公司下达通知威胁强迫职工徐世祥等人放弃其用工期间的五险一金和失业金,扣押职工徐世祥等人的人事档案,该公司至今没有配合职工徐世祥等人到河西区劳动局办理退档手续,成其无法重新找新工作和误工。依照《劳动合同法》第八十四条: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以担保或者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退还劳动者本人,并以每人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的标准处以罚款;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劳动者依法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扣押劳动者档案或者其他物品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二条:人单位未按规定申报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数额的,按照该单位上月缴费额的百分之一百一十确定应当缴纳数额;缴费单位补办申报手续后,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按照规定结算。依照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第6条的规定,在劳动仲裁期间和诉讼期间劳动者的误工损失由用人单位负担,计算损失的依据为劳动者上一个月在该用人单位的实际工资。依照《天津市失业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用人单位和职工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由于用人单位的原因中断缴费的,在职工失业后计算享受失业保险待遇时,中断缴费每满一年,核减一个月的领取失业保险金期限。造成失业人员相应减少的失业保险待遇损失,原用人单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职工徐世祥等人委托工会代理律师,向河东区劳动仲裁委、河东区法院、市二中院、天津高院逐层申诉,要求赔偿误工费和误工期间的五险一金,解决被告大通公司扣押职工徐世祥等人的人事档案的违法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和《天津市就业促进条例》,职工徐世祥等人要求法院促进就业恢复工作保障民生。谢力澎等法官拒不依法传唤、拘传该公司负责人逯鹰、霍峰、桑芸、赵迎、张志泉、张囡、邢涛、李津东、叶荣到庭进行有效的质证、答辩、陈述事实,不依照当事人的申请开展庭外调查取证与核实,拒不审查大通公司的财务会计职工薪酬明细分配,谢力澎等法官隐瞒职工徐世祥等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和材料,谢力澎等法官多次在当庭压制和打断职工代理律师的陈述事实经过和法律依据,谢力澎等法官在当庭歧视职工徐世祥等人要求就业的劳动权利,职工徐世祥等人要求谢力澎等法官进行依法回避。在2011年7月,谢力澎等法官强行下达(2011)津高民申字第502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没有证据和法律依据,驳回职工徐世祥的诉讼请求。工会代理律师们要求谢力澎等法官进行判后答疑,但是谢力澎等法官不予接待,之后打电话暴力威胁职工徐世祥等人说“你们再来这里申诉,明天我们就派黑社会上的人打死你们!”经高法民庭庭长刘莉透露,颜弘、宋修旺、谢力澎、王会君等法官每人已经分别收受该公司的负责人逯鹰、霍峰等人贿赂各计30000元,所以他们才以权抗法。
    
    7.东丽区法院张玉有等法官受贿枉法裁定支持私企违法用工
    
     2005年4月6日私企东丽区平安劳动服务公司录用“40.50”女职工刘春玲等人工作,事实上该公司于2005年6月10日注册存在无照经营2个月,该公司代签女职工刘春玲等人的劳动合同,当时该公司并没有给女职工刘春玲等人关于合同的副本,没有公开合同约定了工作时间、工资报酬、加班工资、拖欠工资的补偿标准和赔偿标准等等。后期公司长期实行是两班倒,每天工作长达12个小时,没有休息日。该公司为在2008年4月18日,该公司代写职工刘春玲等人的申请,将其社会保险关系、档案、养老保险手册、就失业证、优惠证进行保留在该公司,一切按该公司规定和政策要求执行,不享受其他待遇,实行只上养老保险没有工资,女职工刘春玲等人去东丽仲裁委申请仲裁,仲裁员张宁玉收受该公司贿赂3000元后,驳回职工刘春玲等人的申请。东丽法院审判员张玉有、孙兆敏、毕东明、王泽民、崔富玺、任福顺等人分别收受该公司贿赂3000元后,两次强行认定该公司的《申请》为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据,驳回该案的诉讼请求。市二中院审判员张德明、李静、赵国峰等分别收受该公司贿赂5000元后认为该案裁定合理,天津高法谢力澎、王会君等法官借此案机会,向该公司分别索取3万元,在庭审上,压制女职工刘春玲的陈述、答辩、质证的要求,强行在[(2011)津高民申字第0020号]民亊裁定书,认定“虽平安公司未向刘春玲出具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不影响该公司正常的用工”驳回女职工刘春玲的申请再审。实际上,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十五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
    
    
    8.东丽区法院许洪霞等法官强迫原告王君确认被告的假证
    
     职工王君来到了天津市腾发有色金属材料有限公司,5年后在工作中,职工王君的左手被卷入了压机里面,掉了四个手指头,流血不止,昏迷不醒,同事们把王君送住八号路卫生院(江都路卫生院)抢救,职工王君在85年工伤,腾发公司只支付五天住院工伤待遇,住院治疗一个多月,修养四个月, 腾发公司没有支付职工王君工伤期间待遇,后来腾发公司停止职工王君的工作。职工王君通过残疾会鉴定开具六级伤残证,通过区劳动局开具无劳动能力鉴定证明。依照《工伤保险条列》,职工王君有权要求单位腾发公司依法赔偿,但腾发公司不予理睬。于是职工王君到东丽区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东丽区劳动仲裁委不依法支持职工王君的证据和法律依据。于是职工王君到东丽区法院进行诉讼,主审张玉有庭长、许洪霞法官强迫职工王君确认被告腾发公司递交的假证,事实上,被告腾发公司递交的证据,都是使用现在的复印纸打印,用钢笔写的(以前是有工资条的)。后来张玉有庭长、许洪霞法官强行下达(2008)津民初字第4055字,驳回原告王君的诉讼请求。当原告王君要求张玉有庭长、许洪霞法官进行判后答疑,却被法院保安抓出来。于是职工王君上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开庭时,主审审判员哈欣强行打断上诉人王君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在质证证据的时候,审判员哈欣威胁上诉人王君,审判员哈欣向董宝军律师索要手机号码说:“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留一个,以后咱俩切磋切磋。”公开违反《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和最高法的“六条禁令”。不久审判员哈欣强行下达(2008)二中民一终字第807号判决书,驳回上诉人王君的诉讼请求。于是职工王君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高院于俊玲法官一人独审,在质证时,于俊玲法官只看被告使用现代复印纸复印,盖有鲜红大印的85年证据,原告律师举着职工王君的证据不看一眼,原告律师在举证时候,于俊玲法官一再压制不接受,强行闭庭,不久,于俊玲法官强行下达民事裁定书(2009)津高民申字第1234号裁定书,驳回职工王君的诉讼请求。法院在判决书错误漏洞百出,原告王君的1992年7月下岗证明不予承认,被告腾发公司的1993年7月考勤表没有任何人签字盖章,就确认原告王君下岗时间。原告王君的工资本不予承认工资证据,被告腾发公司的工资表没有任何人签字盖章,原告王君是在2004年10月21日鉴定六级伤残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应当享受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职工王君准备到检察院抗诉,于是职工王君去东丽区法院调取材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原来被告腾发公司在复印件重新填写证据,变成黑白的复印件证据。
    
    9.天津市一院高良栋等法官指结伙施害德国爱德米诺公司
    
     1995年,爱德米诺(天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德米诺公司)租赁天津市酒精厂厂房用于生产葡萄酒等,自2002 年天津庆德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市绿源生态能源有限公司等低价买受天津市酒精厂厂区后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除原租赁合同索回已租赁给爱德米诺公司的厂房,因而起诉爱德米诺公司但最终未果。随后天津市绿源生态能源有限公司才采取断电、停水等多种卑鄙手段,试图迫使爱德米诺公司迁出厂区。2004年3月,天津市绿源生态能源有限公司非法撬开爱德米诺公司生产车间大门将意大利引进的灌装生产线和国产灌装线拆毁非法转移至属于绿源公司的厂房内并将车间强占已明显构成刑事犯罪。而爱德米诺公司向天津市西青区公安局报案后公安机关却认定绿源生态能源有限公司行为不构成犯罪。2005年6月4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绿源公司在60日内将爱德米诺公司的意大利和国产灌装生产线恢复原状【( 2005 )津高民一终字第 0060 号】。但绿源公司并未履行判决,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却不强制执行。由于车间被占,爱德米诺公司于2005年8月将绿源公司起诉至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绿源公司赔偿强占爱德米诺公司厂房车间的损失。爱德米诺公司交了财产保全费用将被告绿源公司的财产保全查封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高良栋等法官却在未经爱德米诺公司同意的前提下将被查封物以有美通药业担保的名义更换。而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5)一中民一初字第83号】判决(内容为自2004年3 月1日起,每月赔偿爱德米诺公司房屋租金损失20480元)被发回重审后,连同爱德米诺公司起诉绿源公司的另一起侵权诉讼便再无下文。直至数年后的2010年8月(被拖了近 5 年),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才下发仍要求绿源公司每月赔偿爱德米诺公司 20480 元房租损失的【( 2006 )民一重字第 1 号】判决书。蹊跷的是,就在( 2006 )民一重字第 1 号判决书下发后不久, 2010 年 9 月天津市绿源生态能源公司便向法院申请了破产。稍有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企业一旦进入破产程序一切民事诉讼案件将中止,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此时却声称具备了开庭条件,明显是给德国爱德米诺公司使圈套。天津市绿源生态能源有限公司用非法手段侵害外资企业爱德米诺公司权益已经严重违反了我国的法律构成刑事犯罪,给爱德米诺公司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而天津市执法和司法机关部分人员的行为则助纣为虐造成今天爱德米诺公司血本无归的局面。爱德米诺公司将在天津市投资后遭遇的不幸向德国驻华商会泣诉,德国驻华商会正审阅爱德米诺公司所递交的泣诉书,外方强烈谴责天津市一院高良栋等法官指结伙施害德国爱德米诺公司。
    
    10.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河西法院)刘毅荣法官受贿包庇犯罪嫌疑人张葳
    
     2001年北京志杰集团总裁林保照向天津市公安河西分局举报张葳职务侵占和挪用公款76万多元,犯罪嫌疑人张葳在天津渤海证券用公款炒股赢利60多万,民警李艳玲等人给犯罪嫌疑人张葳通风报信,犯罪嫌疑人张葳得信后逃往深圳,犯罪嫌疑人张葳在深圳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抓捕归案,2001年4月7日犯罪嫌疑人张葳被刑拘,2001年4月底犯罪嫌疑人张葳被检察院批捕,在津西检(2001)刑诉字第343号刑诉书上,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认定张葳职务侵占和挪用公款76万多元,天津市检察院向河西法院提起诉讼,因犯罪嫌疑人张葳认识天津市河西区法院刘毅荣法官,于是犯罪嫌疑人张葳委托家属联系请刘毅荣法官给开庭审理此案,并且犯罪嫌疑人张葳委托家属给法官刘毅容送和田玉大白菜,刘毅荣法官明知与犯罪嫌疑人有利害关系也不回避,同时刘毅荣帮助犯罪嫌疑人张葳聘请律师进行辩护开拓,刘毅容法官枉法判决犯罪嫌疑人张葳无罪释放,事后,犯罪嫌疑人张葳又给刘毅容法官五万元。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天津市公安河西分局认为,刘毅荣法官协助犯罪嫌疑人张葳诈骗他人钱款是共犯。
    
    11.南开区法院李燕法官故意偏袒被告侵害研究生周会超的身体健康权
    
     周会超是天津大学理学院化学系学习有机化学专业2003年级硕士研究生。在2003年10月,周会超按照天津大学理学院安排在导师指导下进入实验室开展科研活动,科研项目为金属有机化合物的合成,从事科研活动的实验室为天津大学第七教学楼214室(现215室)。周会超因在从事科研期间,于2005年11月被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确诊患上“急进性肾炎,尿毒症”住院治疗,并被迫休学。周会超生病前身体健康,且不存在家族史,周会超所患疾病,与天津大学提供的从事科研活动的实验室有关,该实验室存在无健全的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无完善的防护设施,各种有毒甚至剧毒的溶剂任意挥发,实验室环境较为恶劣有关(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令第20号高等学校实验室工作规程1992年6月27日发布》),与周会超在科研活动中长期接触苯类、苯胺类、醚类、卤化烷类以及某些重金属的盐类等化学药品和制剂以及12种新合成化合物有直接关系。所以周会超的父母委托律师于2007年2月8日向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法院“审查周会超病情的鉴定结果及伤残等级鉴定,确定申请人从事的危险实验活动与申请人所受损害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联系”,该案由天津市南开区法院李燕法官主审,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原告的律师曾先后两次提出证据保全申请,请求南开区法院及时对天津大学第七教学楼214室(现215室)及室内全部化学药品、制剂、设备和设施,以及天津大学2003—2005年《实验室工作档案及基本信息》予以封存,但是南开区法院主审李燕法官故意未予理睬,于2007年11月30日作出了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07)南民初字第1195号民事判决,其在判决书中所称“经本院核实,被告向本院出具了相关情况说明,原告予以理解,并放弃了上述申请”的说法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天津大学并没有出具任何的情况说明,原告对被告的行为不予理解,依照法律规定,若一审法院不同意采取保全措施,应当依法作出裁定,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出复议。但南开区法院李燕法官至今也未给与任何答复。由于没有采取证据保全措施,致使天津大学理学院和王会超的导师王洪星相互配合,将该实验室从天津大学第七教学楼214室(现215室)搬到了天津大学第三教学楼,并将实验室原貌和环境破坏;2007年9月天津大学代理人徐万鹏又指使理学院将天津大学第七教学楼214室(现215室)装修并正式将实验室更名为准备室-215。南开区法院这种程序上的错误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司法科学鉴定活动,妨碍了上诉人合法诉讼权利和正当利益的实现,南开区法院李燕法官违反法定程序直接导致错误的判决结果。周会超从事的是专业性、研究性、前瞻性、不可测性极强的有机化学试验活动,属高度危的、有污染的活动,同时周会超用来做实验的的绝大多数化学药品在《常用危险化学品的分类及标志GB 13690-92》和《危险货物品名表GB 12268-90》两项国家标准中被规定为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甚至是剧毒的化学品。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123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条之规定:原、被告之间的侵权纠纷适用无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天津大学无法举证证明周会超身体所受损害与该大学所做实验活动无任何关系,天津大学应承担侵权责任。同时天津大学应该承担的举证责任,是南开法院作出错误判决的关键。该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直接导致错误的判决结果。在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07)南民初字第1195号民事判决中,李燕法官更是无中生有编造假证据,判决书中所述“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过原、被告的陈述、举证、质证,并且应原告的申请,对原告所患疾病与其所从事的实验活动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了鉴定,该鉴定结果不能证明系被告所导致。”李燕在其中所说的对原告所患疾病与其所从事的实验活动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鉴定,完全一派胡言,在整个一审的诉讼过程中,原告代理人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份司法鉴定,而这份司法鉴定也没有作为证据在法庭上出现过。其所谓的“原告所患疾病与其所从事的实验活动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了鉴定”根本不存在,完全是李燕法官为了掩盖其枉法判案罪恶行为而编造出来的。另外,李燕法官为了掩盖其与天津大学相互勾结毁坏证据的事实真相,又指使其书记员李秀惠做了关于原告已经放弃申请证据保全的假证据,身为法官的李燕却将制作假证据来掩盖事实真相。
    
    12.河北区人民法院李建成法官割裂违法拆迁事实
    
     被拆迁居民李瑞良,男,53岁,居住天津,和平区河南路113号,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使用证,编号NO.013488089,拆迁地点为天津市河北区志成道.四至使用权面积348.6(半亩地),共用分摊面积零,独院,地上建筑不动产有房8间。李瑞良与承租人张丽蓓合法订有租房协议,张丽蓓合法领取经营执照.合法经营网吧。在2003年12月12日,该片规划拆迁,该房屋所有人是李瑞良。当时承租人张丽蓓与拆迁人天津市滨海市政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滨海市政)及滨海市政委托拆迁的天津市内环建设开发公司(下称内环公司),至今没坐在一起商讨过达成安置补偿事宜。2004年2月11日,在没告知李瑞良的情况下,河北区建设管理委员会(简称河北建委)、河西区房管局委派不具有执法权证的流氓,强行拆除。被执行人张丽蓓(承租人)2004年2月16日依法向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政府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2004年2月19日经审查,依法立案,并已做出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政府津北政行复字(2004)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于2004年3月29日做出决定书的两个月期间,只给了一份草图,一份383裁决书复印件.2004年4月15日,因本案只具有2003年12月12日起至2004年3月12日止拆迁许可证,拆迁人滨海市政只对被拆迁人部分地上物申请裁决,被拆迁人依法向原审法院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提交补充行政诉状.原审法院于2004年8月18日出具当事人证据材料清单(兼作记录材料,序号编号为1-7),2004年5月24日,本案第一次开庭审理,被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庭主审法官李建成割裂审理事实,割裂审理至今三级人民法院,在审理3年后没有裁判出,被原审法院定性为行政侵权案的行为侵权人.李瑞良家的房子没了,未领取一分钱,只有厚厚的生效的法律文书. 此案被拆迁人在未被强迁前,拆迁人在向河北建委申请房屋拆迁裁决时,申请裁决未盖公章,系无效申请.拆迁人委托房屋拆迁合同被委托人(实施拆迁人)内环公司于2004年4月15日才具有拆迁资格证书。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