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影评】《第三次杀人》:放走一只金丝雀.

阅电影2019-06-25 03:06:10




「生命始終都與自我意志無關,人無法選擇被生下來,甚至可能死的不明不白。」

三隅因殺人案入獄服刑30年,出獄後,再次犯下殺人罪遭警方逮捕,他的律師重盛選擇以仇殺方向定案,想要幫助三隅再次逃過死刑判決,然而三隅不斷推翻自己的說詞,使得案情愈發撲朔迷離,到底這起兇案是殺人搶劫或搶劫殺人或另有隱情或根本兇手就不是三隅?

是枝裕和導演新片《第三次殺人》藉重盛律師試圖拼組兇案真相過程,看見社會中存在的各種問題,包括三隅的女兒小惠,因為父親犯案而遭受社會排擠,從此不再與父親見面(社會對受刑人家屬的連坐歧視)、受害者川崎食品社長與妻兒和員工的關係不如表面和諧,川崎社長是好父親或狼父、雇用更生人是善意或更容易剝削員工、川崎社長是成功企業家或無良奸商?手上不沾一滴血的群體,漠視甚而默許犯罪,到底是有罪或無罪?辯方律師和檢察官幫人辯護,追求的是正義、名聲或利益、律師對於委託人該要有同理心或不該摻雜私人情感?一場兇殺案,從加害者到受害者到律師到檢方到審判長,他們的關係應該如何?刑期的判定(死刑或入獄或無期徒刑),到底有多少的彌補作用?判定他人生死這樣的重責大任,可以交付在無法全知的人類手中嗎?每個人都是瞎子摸象,我們觸到的真相是全面或片段?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你對真相沒有興趣嗎?」

電影片名叫做《第三次殺人》,第三次殺人指的是最後的審判結果,三隅獲判死刑。三隅在影片前段承認行凶殺人,重盛律師也朝仇殺方向辦案(比較容易避開死刑,至於三隅到底是不是真兇,真正的犯案動機為何,對辯方律師來說並不重要),影片後段,三隅跟重盛說他第一天被逮捕入獄時,他曾表明自己不是兇手,然而警方、檢方與律師通通逼迫他認罪,認罪才有可能活路云云;如果三隅所言不虛,那麼為求趕快結束案件而草率行事的審判長或是一開始就預設立場的檢方和辯方,便成了殺人兇手,只是法律執行的殺人,通常無需付出代價。

《第三次殺人》是那種我看到半場時就決定日後就算院線沒有二刷,只要線上影城有片,一定會找時間重看一次的作品,它的劇本資訊量意外的龐大,影片有很多沒有講明與交代清楚的情節(例如重盛律師和女兒的關係),但那反而是這部影片吸引我的部份,人與人的相處,本來就不可能經由單一事件修復完成,重盛律師和女兒關係的暫時無解或是法律缺陷(人為因素)的無法克服等,才更貼近現實生活的模樣




想要重看《第三次殺人》,也是因為電影結局讓我在走出戲院當下,持續思索著:真正的兇手到底是誰?

兇手是三隅,不管犯案動機為何(仇殺、制裁者、純粹的惡);或者,川崎社長的女兒咲江才是兇手,憎恨被父親性侵、母親又冷眼旁觀不願出手相救,所以咲江在河畔(遭受父親性侵地點?)用重器猛擊父親腦袋致死,並且焚屍?

「或許你考慮到她,才支持我否認犯案嗎?」

不論兇手是誰,三隅在片中講述的金絲雀故事透露玄機,他殺害五隻金絲雀並放走一隻金絲雀自由,只為享受操控生死的快感(「將生命玩弄於股掌間」);三隅被警方逮捕入獄,他成了金絲雀,等待審判長的結果,是生是死,無力掌控,但當咲江為拯救他想要坦承自己遭受父親性侵的事實,三隅出手反擊,明白只要自己翻供,這宗案件就可能往死刑的結果走去(前後證詞不一),因此,三隅利用自己的死亡,換得咲江的生(保守了咲江的祕密),最後的審判結果,也確實如三隅所預料,亦即三隅不是獲判死刑,而是「選擇死刑」,三隅選擇讓手中的金絲雀(咲江)飛走(宣判後,三隅的手掌向上,彷彿他放走了金絲雀),他不只掌控自己的生死,並在拯救咲江的行動中,移情作用地彌補了他對女兒的虧欠,得到救贖。

審判結束後,重盛去監獄探訪三隅,當三隅問重盛:「你是否考慮到她(咲江),才支持我的否認?」,重盛點頭承認,此時銀幕可見兩人身影(玻璃倒影)逐漸靠近彼此,近乎重疊,暗示他們站在同一個位置上為同一件事付出努力與實現,然而,當三隅說出:「不可以對我這種殺人犯有所期望喔。」,又暗示不管是重盛或銀幕外的觀眾,根本不可能將他(三隅)看的清楚(重盛與三隅的倒影也逐漸拉開距離),也許三隅的求生或是求死,就跟他殺害或放掉金絲雀的心情沒有二致,沒有溫情的想要當個好父親或是想要拯救咲江或是想成為一個好人,他一開始坦承犯案,是要證明殺人可以不用一命賠一命,後來的翻供,也只是用來嘲諷法律的缺陷以及執法者多麼容易被私人情感操控,三隅曾對重盛說:「我很羨慕他(重盛父親,審判長)的地位,可以自由定奪他人的生死。」,因此,三隅的認罪與翻供,都只是想完成個人心願:希望可以像審判長一樣,擁有自由定奪他人(甚至自己)生死的權力

如果我們覺得三隅的心機與算計可怕,那麼性侵女兒的川崎社長或是默許丈夫惡行的妻子或是對生死判決過於粗心草率的執法人員們,可不可怕?

「世界上就是有些人不該被生出來。」




《第三次殺人》的題材和類型不像是枝裕和導演近年作品的溫情,但講起親情講起人際關係,卻又很是枝裕和風格;《第三次殺人》是一部慢節奏作品,但不是讓人打瞌睡的那種慢、它跟導演的《橫山家之味》和《比海還深》一樣,都有失職的丈夫與父親(而且沒有粗暴的處理親人的和解)、它的演員永遠不會讓人擔心,很收斂但收斂的恰到好處,役所廣司是本片亮點,亦正亦邪,難以捉摸,另外,我喜歡飾演重盛律師助手的滿島真之介,他是還沒有被社會染缸染黑的正派角色,還在摸索與搞清楚:為何社會如此的不完美,而每個身處期間的人,又能夠蠻不在乎地接受了這樣的不完美....。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扫码加好友,邀请入群,交流心得


  • (因为微信公众号限制自动回复关键词数量,所以不能自动回复!我将手动回复给亲!将在10小时内回复)


  • 严重鄙视索取后就取消关注的不懂感恩的伸手党!

  • 对于没有立刻回复就取消关注的白痴党,我只能说损失的是你不是我!

  • 欢迎大家向亲友推荐本公众号!共同分享!一个好的作品会改变人的一生!将心悦传递下去!将爱心传递下去!

  •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YueMovie

  • 《阅电影》与你心悦分享经典电影

  • 扫一扫二维码:

  •  如果你喜欢这个文章请点赞! 你的点赞就是对我的鼓励!

  •  如果你有什么关于此主题要说的请点击留言!你的留言就是对我的支持!

  • 影评版權歸屬作者個人所有,未經作者本人書面同意,請勿任意引用、分享、轉載與下載,盜文必究。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