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防控 | 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的“相术”

天理眼2019-11-30 15:43:26

    不少委托人对律师不信任,选择代理律师,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为选择一个满意的律师,不得不花费心思。在选择代理律师环节,无论对于委托人还是代理律师,都存在风险。就像婚姻的选择,虽然缔结时往往都信誓旦旦,但高昂的离婚率将一切巧言击得粉碎。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的委托关系,也面临风险考验,要凭智慧谨慎抉择。

    如何选任代理人

选择代理人,是委托人规避风险的一个重要项目。“知人善任”的功夫在选择代理人的环节尤其重要。法律服务并不是简单走程序,并不是说价格低廉就算好。代理的业务能力、解决问题的综合素质、责任心、服务意识,这些都要重点考察。面对陌生律师,委托人无从全面清晰地区分,因此,很大程度上依赖熟人介绍。熟人起到了评价作用和担保作用。法律服务与人身信赖有密切关系,这是目前选择律师的一个特点。除此之外,委托人还是应该学习一些鉴别律师的基本技巧。

案例一:

在处理某案件过程中,企业的法务总监与外聘代理律师意见存在分歧。庭审结束后,法官与还与法务总监进行庭后的进一步交谈,外聘律师提前离席准备下电梯。法务总监在返程路上表面无事,回到公司后就大发雷霆,觉得代理律师太过份了,想取消委托,无奈代理费已经提前全部付过了。这个案件的外聘律师是法务总监自己选定的,但实际代理中仍发生如此不愉快的事情。问题就出在法务总监选人方式出了问题。法务总监通过自己以往的一个下属推荐,选择了这个代理律师,初步谈判后觉得还可以,就签订了委托协议。

可见,委托人在选择代理人时应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不能完全依赖中间人的推荐。中间与代理人可能相处融洽,但是委托人与代理人未必谈得来。案件的顺利推荐,依赖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的默契配合,因此,双方一定要能谈得来,这是起码的委托前提。

案例二:

有一则我时常想起也多次向他人提起的案件。在该案中,我方被反诉,我方没有向法庭提交任何证据,对方提供了丰富的证据,乃至对方证人到庭作证,但我方仅凭驳证据、驳论证,最终赢得了这场官司。这个案子对我的启示就是庭审要充分准备,不能认为自己事实上占理就一定能赢官司。对方代理律师在预备证据上的瑕疵,为他们案件败诉制造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不知道他们的委托人在选择代理人时,是不是仅仅看了那律师如何如何成功的简介,而没有通过细心交谈,没有去观察那律师是否属于办事非常谨细的人。

案件三:

一个师弟把某律师的网页介绍发我,让我评判那个律师到底怎样。我回答“内容空泛,看不出来”。师弟直接说“我认为他不行。”对师弟的判断我表示赞同,只是我没有那么直白地否定那个律师罢了。律师的自我宣传,都想把自己包装给很成功,很牛逼,以增强当事人对自己的信任感。但是一些律师实际连自己的介绍文字都没有,或者写不好。没有详细介绍,介绍的内容抽象空洞,没有干货,你让当事人相信你?骗鬼呢!有的律师想把自己塑造成常胜将军,有的想把自己塑造成饱学的专家,有的像把自己塑造成行业第一、地域第一,这些都是自欺欺人。如果一个案件显然是理亏的一方委托你,你难道还必须要胜诉吗?如果这都胜诉,天理何在?我始终认为,虽然律师在办理案件中很重要,但是,律师绝不是案件结论的决定者,纵然你巧合如簧,但案件最终结论根本应该由案件的事实与证据决定,而不是个人喜恶决定。另外,如果律师要把自己装饰为饱学的专家,那么请问你为啥不是法学家,你是否已经著作等身了?所以,律师可以是饱学的,但不必以学者范去招摇。如果你是行业第一,那么请问你与行业内每个人都交过手了吗?……对于委托人而言,要找到渠道、找好角度去分析律师,判断一个律师是玩虚的,还是真有货。

 如何选择委托人

对律师而言,案源也是财源,有案件可以代理,难道还要犹豫、拒绝吗?是的,律师应选择案件代理。可能对于初出道的律师而言,只要有活干,还管他什么案件,什么当事人,但对于并不渴求案件的律师而言,就一定要精细选择案件,选择委托人。为什么?因为代理有风险!

委托人可不是给代理人白白送钱来了,而是要让代理人为自己解决事情。那律师就要掂量,某事项自己能否抗得动,能否办得好。如果自己心里没谱,那最好向当事人说明,不要为了挣代理费而贸然接受委托,耽误委托人的事情。

此外,人呢,总分个忠奸善恶,有好相处与难相处之别,律师没必要为了给他人提供服务而给自己惹来麻烦,尤其是没必要出现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的矛盾。

案例一:

对待“吝啬型”委托人。不花成本,或者花最小的成本,让代理人做最多的活,干出最好的成绩,这是一些委托人的心理。这样的委托人,可以归纳为“吝啬型”委托人。他们往往会向多家律所询价,然后跟报价最低的进一步谈判,再争取优惠价。他们会把他们的博弈思维、成本节约思维在委托中习惯性发挥。对于这类委托人,律师不能贸然慷慨地大降服务费,而要进行耐心的富有技巧的谈判。律师的慷慨让步并不会博得这类委托人的同情,而只是被认为缺乏谈判技巧。律师要清楚案件将会消耗的工作量以及工作难度,明确工作成本。法律服务不是做公益,即便有法律援助这个公益部分,也不是给这类人提供公益服务。

案例二:

对待“骗子型”委托人。有的委托人喜欢给代理人许空承诺,以激励代理律师为其积极工作,而当代理律师替委托人完成既定目标后,这些委托人则不愿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充分体现在“风险代理”中。所谓“风险代理”,就是完成代理目标才支付代理费的委托方式。这种方式对委托人而言很有保障,但是一旦达到目标,所应支付的代理费也较高。如果委托人既想必须达到目标才支付,又想按常规代理的比例支付代理费,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代理律师要是没办法迫使委托人履行承诺,就存在白劳动的风险。记得某朋友说其风险代理了某批劳动案件,帮助一些农民工要回了工资,但是农民工不向其支付起初承诺的代理费。该朋友为此对风险代理产生成见,尤其是缺乏财产的委托人建立成见,认为不再为流氓无产者提供法律服务。当然,不能因为个别委托人的表现,而否定了一大批委托人,但是,的确需要警惕“骗子型”委托人。生意人中不乏经常使诈的人,他们自己也可能被别人坑,但他们被人坑了并不表示他们就不会再去坑人。对于那些商业行为有问题委托人,一定要谨慎小心,对问题严重者,可以委婉拒绝委托。

案例三:

对待“逞能型”委托人。有长处的人,无不有自傲之心。而真能反省的人,才能及时降服内心的无知高傲。一些“成功人士”,会认为自己更有智慧,对律师的意见听不进去,往往想把律师变成他们主意的执行者。对这样的“逞能型”当事人,代理律师一定要设法做好思想工作,将独立处理案件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否则难以保障办案效果,还可能会被当事人带到沟里去。曾有某人对我夸海口,说自己看过很多合同,自己已经是半个律师了。后来其发一些合同给我看,看后发现有严重疏漏,其再也不敢自诩是“半个律师”了。如果经过驯服工作后仍不能驾驭这种“逞能型”委托人,那么最好推掉代理。这种委托人,缺乏对于专业划分的敬畏,缺乏对律师的基本礼貌,他们最好自己去办理自己的案件。

案例四:

对待“难缠型”委托人。日常生活中可以发现有的人比较难打交道,跟其打交道会惹一身骚。他们往往喜欢从别人身上找茬,挑别人毛病,把责任全推倒别人身上,不反省本身存在的问题。如果发现委托人有这种倾向,最好委婉拒绝。与这样的委托人打交道会非常费劲,不但不利于办理委托事项,而且容易给自己惹麻烦。

吝啬型、骗子型、逞能型的委托人我都接触过,领教过,好在没有发生大的不愉快。有个我观察属于“难缠型”的委托人,其主动退却了,这让我轻松不少。生活中多数人还是好人,虽不能说都优秀,但多数人没有那么多坏心眼,没那么难打交道,因此,律师观察委托人时,不必过于排异,毕竟我们要学会与不同特点的人相处。但是,对个别可能属于奇葩的委托人要及时提高警惕,毕竟法律活动有风险。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