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愿所有的孩子都被善良以待

娜末正好2019-04-19 10:37:00

这部剧一定会把你

感动到稀里哗啦

相信我

                         —— 娜末


如果孩子丢了,你最祈祷的事是什么?

毋庸置疑,就是赶快找到他,或是期望好心人把他完好的送回你身边。

三月初上映的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就讲了这么个故事。


一个六岁的巴基斯坦哑女沙希达,在从印度回国的火车上跟妈妈走失,而一位善良的印度小伙儿,外号猴神的帕万历经艰险把走失的小女孩送还到妈妈身边。

这部影片还是走得一贯的温情路线,讲到了爱、信仰、善良等美好的元素,也包含国家矛盾、宗教冲突等尖锐的问题,我今天要来讲讲该片的几个显著亮点


1

风景秀丽,民俗风情唯美

影片先为我们展现了风景秀丽,类似瑞士的绝美之地——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也是剧中女主角小萝莉沙希达居住的小村落,这里的生活单纯而祥和。

她长得很漂亮,但是却不会说话,正因如此也得到了父母的更多关爱和照顾。


在沙希达六岁的时候,父母对她仍旧不会说话十分担心,万般无奈下,决定向神灵祈福。在从印度德里的大清真寺祈福归来途中,沙希达走失了,他们的家庭不得不面临骨肉分离的惨剧。

这里必须安利一下,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两国的矛盾,这也是本故事所有矛盾的大背景。

印巴两国因历史遗留问题,政治关系非常紧张,而宗教信仰的不同,更加剧了两国的矛盾。

印度主要信仰印度教,巴基斯坦主要信仰伊斯兰教,这两个宗教不同的教义,是具有一定的排他性的。因为存在这样的政治和宗教矛盾,两国从权力层到百姓层都是矛盾重重。

所以当沙希达走失后,才不能第一时间由两国主动协调找到孩子,而是借助了一个善良的印度人的好心,让孩子找到了家。


剧中展现了印度教的宗教庆典活动,这个场景也是沙希达和帕万相遇的场景。

以此为背景,展现了唯美的场面,和节奏明快的歌曲,通过歌舞展现印度人民的生活习俗。这也是印度剧一贯的特点。

这部剧还在帕万带着沙希达回家的途中,展现了巴基斯坦的风俗。可谓是亮点频频,这些是后话了。

在帕万表演完精彩的歌舞后,沙希达一直跟着帕万,直到帕万收留了她,并下定决心帮她找父母。



2

被猴神的单纯善良,和对宗教的虔诚打动

片子交代完小萝莉与猴神的相遇过程,紧接着就开始介绍猴神的经历。

帕万的爸爸是个全才,非常出色,而他自己确什么都做不好,十次高考没过,直到坚持到第十一次过了,他的爸爸喜极而泣去世了。

故事讲到这里,喜剧色彩比较浓郁了。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帕万具有单纯、执着的性格特点,而且人显得有些笨笨的。

不过这个笨,透着可爱,总让大家欣然一乐。

这个笨、执着和单纯,还表现在他见到猴子(该教的圣物)不停地敬拜,和他初遇到恋人拉茜卡时,为了公交车司机破不开找零的十个卢比纠缠不休,即不舍得多给拉茜卡五卢比,又不能收下对方不要的五卢比。

电影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点啰嗦,实际上这是该剧在不断深化帕万的人物性格,铺垫他不怕苦和难的特性,这样他执意送沙希达回国,才显得更加自然。

这里必须提到一点:宗教最初的意义。

它的本意并不是要让人们彼此对立,而是传播善良。在宗教漫长的发展史中,很多人都忘了这一个很重要的元素,而帕万却做到了真正的善良。

剧中也展现了这种差异,不少人面对一个来自政治和宗教都敌对的国家的人,哪怕是小孩,也认为不值得被救助。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拉茜卡的父亲,当他发现沙希达是异教徒时,开始向帕万施压,让帕万赶快送沙希达离开。

无疑,这种宗教信仰和爱国思想是狭隘的,具有这种思想的人不会包容,甚至丢掉了善良,也不会爱了。

而帕万的宗教信仰看似愚忠,却是大智若愚,他有大爱的精神,这也是该剧倡导的一个主要思想。



3

善良人做好事,也会思想斗争

我们一般会认为善良的人,做好事就会全心全意,既不会受外界影响,也不会考虑自身的利益。这部剧告诉你,善良的人做好事,依然内心会挣扎,这才符合人性。

帕万想要娶拉茜卡,但是要在半年内完成拉茜卡父亲定的任务,就是靠自己的能力,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否则他的爱人拉茜卡就要嫁给别人了。

寸时寸金的关键时刻,如果帕万不管不顾地护送沙希达,显然是让他在幸福的婚姻爱情和人性的善良做抉择。

帕万挣扎过,他把沙希达送到巴基斯坦大使馆,甚至在拉茜卡的帮助下,拿出自己买房子的钱,委托别人把沙希达偷渡回去。沙希达一直向他表示不愿意留在委托人那里,可他还是决定狠心地独自离开。

故事讲到这里,帕万内心在不停地挣扎,让故事更为生动跌宕,也让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丰满。

当帕万看到夜市上沙希达喜欢的手串时,他决定买下来,也给掉头回去找沙希达提供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善良的品质,最终让他不忍心抛下一个小女孩,也正是这种善良,救了沙希达。

这时,沙希达被无耻的委托人送到了妓院,多亏了帕万找到她,才免于她身陷污浊。

剧中有个道具,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就是沙希达跟委托人离去时坐的三轮车上插的一个风车,帕万一直追着沙希达的身影,也追着这个孤独的风车一路向前。

风车像是一个导航,一直指引着帕万脚下的方向,风车更是沙希达的希望。

这部剧的真实之处,就是在不断地展现人性。

人,生而自私,克服这种自私,是要靠一种力量。帕万的力量来源于本性的单纯善良,和宗教中宣扬的善对他的熏陶。正是在自私性和利他性之间挣扎选择,利他之心最后仍能战胜自私,才显得更为可贵。


4

人与人的信任是多么可贵

>>>>
沙希达信任帕万

当沙希达遇到帕万短暂的时间里,因为帕万的直率和善举,就选择相信了他。

可能是帕万在祭神庆典上潇洒和热情的舞姿,也可能是帕万给她提供的一杯水和两块煎饼。

这种信任,其实是一种希望,也让她最终回到了妈妈身边。

>>>>
拉茜卡信任帕万

拉茜卡相信帕万是单纯和善良的,她因为这两点准备嫁给一无所有的帕万,也因为这两点无条件地支持帕万为沙希达找回家,还在帕万犹豫的时候,在精神和物质上支持帕万。

这种信任,其实就是一种爱,是爱情,也是信仰的大爱精神。

>>>>
帕万信任记者

记者一开始是负面的存在,但在记者主动伸出援手后,帕万选择信任记者。还让记者陪他一起送沙希达回家,甚至在快到沙希达家被巴基斯的警察发现时,他选择让记者带着沙希达先走,自己去吸引警察的注意力。

这种信任,获得了新的合作机会,让一件复杂艰难的事情,能更快的完成。

>>>>
阿訇信任帕万

巴基斯坦一个清真寺的阿訇,听完帕万的讲述,选择了信任这个来自他国的异教徒,不仅帮帕万寻找沙希达的家,还藏匿他们,帮他们逃过警察的追查。

这种信任,是跨越宗教的大爱精神,是无保留的支持。

>>>>
汽车司机信任帕万

听完帕万的讲述,司机选择相信他。在警察追上他们时,司机把帕万、沙希达和记者藏起来,并把警察支走,还帮他们寻找沙希达家,直到把他们送到目的地。

这种信任,是人性中的善良被帕万的行为感动后,付出的实际行动。

当帕万救助沙希达回家的事件从网络中传播出去以后,人们愿意付出这种信任,愿意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也让这部剧充满了温情。



5

反面人物,源于不同利益的阻挠

一部好看的剧,如果都是好人必然会索然无味。正因为剧中在不同阶段设置了各种反面人物,才让战胜困难的过程更为精彩。

第一大反面人物:拉茜卡的爸爸

他代表着很大一部分的印度爱国主义者和宗教保护者,对于巴基斯坦的国家和人民有种特殊的恨意。所以,当他知道沙希达的身份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必须把她从家里弄出去。

第二大反面人物:旅行社的黑心顾问

因印度和巴基斯坦停止办理签证一个月,他谎称自己有偷渡资源,骗取帕万15万卢比,还把沙希达卖到妓院。

这个人是毫无良知的,对一个走失的女童,毫无怜悯之心,只想着从她身上牟取暴利。

第三大反面人物:部分巴基斯坦警察

不调查原因,就粗鲁地断定帕万是印度间谍,也不管自己国民沙希达的死活,一味的追捕。

因为两国的对立关系,让身为印巴双方的国家统治机器的警察,对两国人员的流动都非常警惕,时刻保持质疑的态度,做出逮捕审问的准备。


6

黑转白人物,被善行感动,开始助人

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很多人的本性也在善与恶之间摆动。这部剧的编剧非常洞悉人性,所以也安排了几个黑转白的人物,让剧情更加多元化,内容更加饱满。


最典型的黑转白:记者

巴基斯坦的记者在发现帕万和沙希达以后,本来是抱着报道印度间谍的第一手资料,向电视台投稿获取金钱利益,而后一路跟踪他们,还向警察报警。

这个记者一开始是让观众讨厌的。但当他知道帕万是为了送巴基斯坦的小姑娘找回家园,深深地被感动了,也投入了到帮助沙希达找家的过程,而且还动用了媒体的力量。


7

这部剧是一种希望

极少有人愿意生活在怀疑、冲突和暴力的环境中,每一次负面的对立,都会对这个环境中的人产生伤害,包括肉体伤害和精神伤害。

这部剧就让我们深刻体会到负面环境的危害

丢失的孩子找不到父母,送孩子找父母的过程,因两国紧张的关系倍感艰辛。

孩子是单纯的,她闪烁的大眼睛,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善良和恶意。她会为了善意的帮助而露出欣喜的微笑,会无条件的信任一个陌生人,当然也会在别人施加恶意时,感觉非常无助,甚至无奈地认命。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被父母宠爱的孩子,一个还没有生成坚硬的躯壳保护自己的孩子,要面对国家关系问题赋予的恶意,要面对宗教信仰差异施予的恶意,要面对社会强势群体的欺辱。

当我们看到沙希达看到警察对帕万的殴打,无能为力的落泪时,又有谁不动容?

当我们看到沙希达被无知的警察,掐住下颌,确认她是不是哑巴,谁又不心痛?

她不仅被他国的人嫌弃、歧视,甚至在自己国家,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成年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境遇又是怎样的呢?

帕万本着善良的心救助一个幼年哑女,被怀疑成外国间谍打成重伤,还要被刑讯逼供,甚至被编织罪名。一个成年人,当面临社会、国家不能解决的矛盾冲突时,也不得不忍受外界对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欺凌。

正因为这种国家间、宗教间的敌对矛盾对于每个人都非常公平,让每个人都没有安全感。

所以两国人民都迫切地希望拥有一个和平的社会环境和国际环境,希望国家之间消融矛盾,希望宗教间可以彼此包容,希望社会更多一些善意和爱意。

这部剧的结局非常圆满,沙希达终于回到妈妈身边。

两国人民都被帕万感动,不仅从监狱中把他营救出来,而且还自发组织送他跨越边境线回到自己的国家。同时,他也受到本国人民的热烈迎接和推崇。


这部剧是温暖的、感人的。

沙希达的父母一心想要求助神灵帮孩子开口说话,帮自己找回孩子,这些神灵都没能帮助他们,但是这些让神灵都无能为力的事儿,却由一个印度小伙子实现了。

最终,沙希达在边境的铁栅栏边吼出了“叔叔”。


边境线高高的铁丝障碍,孩子的生理障碍,都被真情冲破了,其实就是大家都想用这种真情打破人为的障碍和自然的障碍。


愿大爱胜过一切邪恶,愿大爱胜过一切障碍,愿天下所有的孩子都被善良以待。


(END)




一切经得起再度阅读的语言,

一定值得再度思索

——梭罗

关注我

这里会有你想看到的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