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嫌疑人』:披着东野圭吾壳的是枝裕和

影吹斯汀2018-06-12 16:56:16

日本知名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犯罪悬疑电影《第三度嫌疑人》明天将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影院公映。


影片去年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今年的日本电影学院奖拿下了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剪辑、最佳男配、最佳女配一堆奖项。


这么一介绍,也许你会觉得电影很牛哄哄的样子。


可是它的豆瓣评分,只有6.7分。



考虑到日本电影、是枝裕和、福山雅治、役所广司、广濑铃……这些都是小清新的豆瓣er喜欢的元素,所以影片的真实分数,可能比6.7还要低一点。


短评中有人说:这或许不是是枝裕和最差的一部,但也算绝对的失败之作。


还有人说:是枝裕和靠着这部片子走下神坛。


电影真的有这么让人失望吗?不如先来看看它讲了个什么故事。



电影的类型是悬疑+犯罪,片头是典型的罪案片开场:一具尸体被拖到河边,全身泼遍汽油,最后点火焚烧。“凶手”三隅(役所广司 饰演)的脸给了特写镜头,让人看起来,他就是杀人犯无疑。


顺理成章地,成为头号嫌疑人的三隅被关押,律师重盛(福山雅治 饰演)成为了三隅的辩护律师。


接下来,整部影片就在不断地翻供和辩护推断中进行。



重盛接手案子之前,三隅主动交代了自己的罪行,说自己是为了贪图钱财,所以抢劫杀人,最后焚尸。


在日本,作案动机不同,最后的量刑会不一样


所以前段时间被热议的“江歌案”中,陈世峰的辩方律师一直在强调那把刀不是陈世峰事先备好的,力图把蓄意杀人变成过失杀人。


重盛对三隅案的辩护点也是这里:他想把谋财害命辩护成仇杀,因为被害人是三隅的老板,而三隅刚刚被解雇。这样,死刑就有可能被判成无期。


于是被告三隅第一次翻了供。



没过多久,重盛和同事发现三隅给了其他媒体不同的口供:杀人是老板夫人授意和指使的,被害人妻子贪图八千万的保险金,还默认自己和她有男女关系,且有手机短信为凭证。


第二次供。



这时,重盛也调整了案件辩护的方向,想让被害人妻子成为主犯,这样就能为三隅洗脱更多的罪行。



之后,重盛又在调查中发现被害人的女儿咲江广濑铃 饰演)与三隅有来往。咲江承认自己长期被父亲性侵,虽然自己没有直接授意三隅,但三隅明白了咲江的意思,为他杀了人。


另一方面,重盛了解到,三隅有个女儿,和咲江一样腿脚有点问题,但两人关系并不好,三隅可能是把对女儿的爱投射到了咲江身上,所以为她不平,替她出手。



可是,当重盛把这些情况告诉三隅的时候,三隅又一次翻了供,说人不是他杀的!自己只是因为被开除而对老板怀恨在心,并抢了他的钱包。


就算辩护律师重盛还有耐心听他继续讲下去,法官也不想陪他玩儿了,以“被告翻供与客观事实明显不符”为由,直接判了三隅死刑。



和平常那些靠推理来一步一步还原案件真相的悬疑片不同,如果是没有耐心的观众看这部几乎全部由对话撑起来的电影,中间会忍不住数次拖动进度条,没有侦探的刺激,也没有揭秘的快感,直到最后,也没有说清楚真相究竟是什么。


没有期待中的结局,大概让不少人失望了。


可如果脱掉悬疑片的外套,你就会发现,影片包裹着的,还是是枝裕和最拿手的人情


看完之后问问自己,相信三隅的第几套说辞呢?



有杀人前科的三隅,在牢里蹲了三十年被放出来,被心爱的女儿“盼着死”。


律师重盛常年忙于工作,与妻子离婚,被女儿疏离。


三隅与重盛,有委托人与被委托人的关系,也是同命相连的两位父亲,所以重盛的耐心,不仅是出自对工作的专业态度,也隐含着对三隅的同情。


经常惹事儿的重盛女儿问父亲:我如果出了事儿,你会帮我吗?


重盛郑重考虑了一下,说“会”。


那么,视咲江为亲生女儿的三隅呢?也会愿意为她摆平一切。


这样一来,影片还有了点《嫌疑人X献身》的味道。



至于人究竟是谁动手杀的,电影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但上面三组画面,都完成了“杀人”之后的动作。


三隅不用说,无论他究竟有没有杀他的老板,30年前,他的手里也有一条人命。


咲江也许直接参与了杀人,也许没有,但她希望父亲死,并或直接或间接导致了父亲的死亡。


重盛没有动手杀过人,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三隅的死刑里,有他的成全。


片名“第三度嫌疑人”,大概指的就是这三层含义。



人情之外,影片还包含了很多对法律、对生命的思考。


我们常说,法律铁面无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但实际上,是一部分人制裁了另一部分人的命运。


法律客观公正,但辩护有操作的手段和空间,每一方都有自己的立场。是枝裕和用非常温润的手法,将一把匕首狠狠插进了日本的司法体系中。



比如影片里说到,法官审理案件,追求的也不只有真相和公正,还要顾及案件数量,不愿意拖沓太久,以免影响自己的评价。


包括电影里很多这样的对话:


---像你这样的律师,是在妨碍罪犯承认罪行,会输的,而且会给法官很差的印象。

---但是,只要本人否认,作为律师就应该支持他的主张不是吗?


作为律师,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什么?


很多人鄙视为十恶不赦的混蛋辩护的律师,但那是他们的工作。


同时,电影抛出了问题:律师首先维护的应该是什么?委托人的权益和诉求?律法的公正公平?还是对真相的挖掘与呈现?


就像影片最后,咲江失望地说:“难怪他们都说,在这里(法庭),没有人说真话。”



“人性”的讨论也占用了影片一些篇幅。


重盛的父亲也是一位司法人员,他不主张废掉死刑,因为在他看来,人性善恶,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杀人的人和不杀人的人之前,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重盛认为父亲这样的说法过于傲慢,父亲则说“以为那么简单人就会改变,才是傲慢的想法。”


有意思的巧合来了!


几十年前,三隅犯下命案,正是重盛父亲做他的辩护律师,把死刑变成了三十年有期徒刑。


现在,三隅再涉命案,重盛如了他的愿,法官判了他死刑。



被害者的死亡现场,被布置成了一个十字架型,这是惩罚,还是救赎?


影片中重盛的同事引用了中国“盲人摸象”的典故,而电影,或者生活,也像是一头大象,当我们没有办法观其全貌还原事实真相的时候,往往会固执己见,相信自己的认知就是真理,于是有的人说大象是鼻子,有的人说大象像耳朵,并因此争论不休。



如果是枝裕和只想讲述一个东野圭吾式的故事,那么反而会丧失他的风格。


但也得承认,影片没有他最拿手的家庭题材拍得好:你大概了解导演的心思,可又实在难以忍受那过于冗长和烦闷的表述方式。


好在,片中几位演员的演技相当过硬,稍许填补了叙事的不足。影片不及预期,但也没有严重到自砸招牌的地步。总的来说,还是一部并不陌生的“是枝裕和电影”。


【#互动话题#:喜欢是枝裕和的同学,说说你最喜欢他的作品及原因,本期#粉丝说#,也许就轮到你来写了!】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