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内两次被省报点名的都是什么事?

五莲畜牧2019-06-21 01:52:55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在短短半个月内,我局两项工作就被《大众日报》重点报道,都是什么事呢?



Part

1

2月16日,大年初一,《大众日报》2版头条刊发文章《山东元素亮春晚 齐鲁文化传神州》,重点报道了今年春晚上的山东元素大放异彩。其中,推介了我局在精准扶贫上的经验做法。

“天耀中华,风雨压不倒,苦难中开花,祥云飘四方,荣耀传天下,愿你平安昌盛生生不息……”这首歌唱祖国的歌曲,让王兴芬这位来自五莲县街头镇的农家妇女感同身受:“‘风雨压不垮,苦难中开花’,恁看,这歌里唱的不就是俺吗?”

王兴芬的丈夫孙廷宴是街头镇北小庄村农民,前几年因伤丧失劳动能力,至今瘫痪在床,全家的生活重担都落到她一个人的肩上,生活一度贫困而被扶贫部门纳入了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范畴。

通过县扶贫办和街头镇党委,我局了解到他们有养殖蜜蜂的意愿,近两年,通过特色畜牧示范项目两次为其提供7个蜂箱和10群种蜂。

为帮助其尽快掌握养蜂关键技术,县局业务科室和街头兽医站不定期地上门提供技术指导,并安排养蜂专业合作社为其提供业务培训和实地指导,将先进的养蜂经验及时传授给她,帮助其尽快掌握管理技术。

现在,王兴芬已基本掌握了养蜂技术,2017年卖蜜收入4千元左右,已经脱贫。

我局在精准扶贫工作过程中,从实实在在教授技术入手,倡导扶贫先扶志,保证贫困户一技在手,终生脱贫。蜂业作为我县优势产业之一,劳动强度小,收效高,是适合脱贫的项目之一,我局将其作为精准扶贫的主要项目。近年来,我局组织乡镇兽医站到乡镇扶贫办对接、走访贫困户,结合当地畜牧养殖特点和当前国家农业农村发展政策,寻找有劳动能力及养蜂意愿的或本人无法从事养蜂但可委托近亲属养蜂的贫困户,在省蜂业创新团队的指导下,依托合作社,积极探索蜂业精准扶贫,采用物资加技术的帮扶模式,“授之以渔”,帮助贫困户靠畜牧养殖加快脱贫步伐。

截至目前,共举办培训班4次,培训贫困户120余人次,同时,为贫困户提供跟班学习和到场服务,大多数贫困户已能独立管理蜂群。已有16户通过养蜂脱贫。王兴芬一家就是其中的代表。贫困户委托人寇相芬带着贫困户脱贫的希望,加入了机械化养蜂的行列,去年随“追花”大军南下湖南,预计将为贫困户带来一个非常好的收入。

蜂业是一个朝阳产业。下一步,我局将积极搭建与贫困户的沟通平台,将先进的养蜂经验及时传授给贫困户,帮助其尽快掌握管理技术,扩大养殖规模,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实现脱贫致富。



Part

2

2月3日《大众日报》在要闻版刊登《养殖场“变身”平菇大棚》,重点推介了五莲县在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工作中,引导养殖户转产增收的经验做法。

1月11日上午,日照市五莲县街头镇畜牧兽医站副站长李成波来到东洪河村一处蘑菇种植棚的看护房,种植户李应良早已闻声开门迎接。尚未落座,李应良就把瓜子摆到了茶几上。李成波“取笑”道:“这要是放到几个月前,别说是嗑瓜子了,连门都难进!”李应良听了赧然一笑。

从闭门不见到出门相迎,李应良对李成波的态度转变为何这么大?事情要从五莲县在2017年4月开展畜禽养殖污染整治行动说起。李应良是东洪河村的养殖大户,他的养殖场由于临近日照市水源地——日照水库的上游河流,被列入禁养范围。

李应良说,从2000年算起,自己搞养殖已经有十六七个年头,生猪存栏长年维持在260头左右,每年出栏生猪500多头,出栏肉牛30余头,一年下来就有10多万元的纯利收入。“不让我养了,我靠什么生活?”畜禽养殖污染整治行动期间,李成波多次登门劝说。来得频繁了,李应良索性躲在屋里不出门了。

李应良以为躲一躲避避风头,禁养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在8月份全县都知道了自己养殖场直排粪便污染环境的事。当时,正赶上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山东开展环境保护督察,五莲县自我加压,在全县范围内加大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力度,对部分污染严重、给群众生产生活带来较大影响、群众投诉反映强烈的养殖场户进行了媒体曝光。李应良的养殖场就登上了县电视台,自己也一下子从“猪倌”变“名人”。“走到哪儿都感觉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好像成了人人嫌弃的小偷。”李应良说。

“被媒体曝光的可不光他。”李成波介绍,媒体曝光是五莲县在畜禽养殖污染整治过程中的一项措施,工作人员沿主要道路、河流、村镇等“搜索”直排典型,对全县粪污直排现象进行全面调查摸底,对养殖场户随意直排造成污染的情况进行曝光。

“停了吧,至少现在停养县里还有补贴,要是过了这一阵,啥都没了。”李应良冷静了下来。五莲县根据因整治可能给群众造成的损失情况,区别养殖种类和整治方式,出台了补贴政策。不属于违法建设的养殖户可以拿到每平方米30元到80元不等的补贴款。“粗略算下来,李应良转产可以拿到3万多元的补贴。”李成波说。按照当地政策,处于禁养区的李应良养殖场可以选择停产、转产或是拆除。在街头镇党委政府的动员下,李应良申请了转产。

停产容易,可转到哪一行?李应良坦言,除了养牛养猪,自己也不懂啥技术。五莲县在整治工作伊始,就提前替养殖户考虑到了这一问题。对有意转产的养殖户,各乡镇(街道)、管委,县畜牧局、县农业局等积极组织外出观摩学习,调研转产典型,考察转产项目。李应良就多次跟随县乡组织的考察团,到莒县、诸城、临沂等地观摩学习。县里还组织转产培训,2017年在各乡镇集中举办培训班12期,先后共有2640多名村两委干部、养殖转产户或有意向转产的养殖户参加培训。现在,全县引进蝎子、蔬菜、食用菌、水果等领域转产项目15个,成功转产259户。

权衡之下,李应良选择种植食用菌,投入5万余元,利用原先的两排养殖舍进行有机平菇种植。如今,李应良种植的15000棒平菇已经采过了一茬。

“预计年产量3万公斤,按每公斤5元左右的收购价来算,每年少说也能收入15万元。如果两年内能按计划达到10万棒,这利润可比养牛养猪强多了。”算完这笔账,李应良对李成波再也没了敌意,“应该好好感谢人家!”

我县在畜禽养殖污染整治过程中统筹考虑社会、生态和群众关系,努力做到停产不停收。下步,我局将坚决贯彻落实好县委县政府部署,抓住全县畜禽养殖污染整治这个有利时机,加快供给侧结构性调整,推动全行业转型升级,实现养殖业生态绿色发展。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