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8.6分的印度电影——萝莉X大叔

浪迹一沙鸥2018-11-06 11:43:22


最近上映了一部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豆瓣影片得分8.6,深受国内观众的喜爱。


电影讲述了一位印度人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一个巴基斯坦小哑女与家人团聚的故事。情节巧妙配合、感情饱满高涨,演绎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



首先说一下故事的背景,故事发生在两个存在着长期冲突的国家之间——印度和巴基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本来是一个国家,但由于殖民统治和历史发展等问题造成分裂。这半个世纪印巴之间的冲突主要是因为两国之间宗教信仰不同和克什米尔的归属权问题造成的:印度主要是信奉印度教,而巴基斯坦主要信奉穆斯林教。众所周知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教义都存在着严重排他性,同时克什米尔位于两国交界处,此地归属一直未得到印巴双方的认可,是一个争端不断、曾引起三次印巴战争的地方。而电影的戏剧性也就在这两个方面上:一位印度人救助了一位巴基斯坦小姑娘,巧合的是,偏偏这个小姑娘的故乡就在克什米尔。在影片开头,牧民谈话之间就已经点出了两国之间的不合,一位服过兵役的巴基斯坦人是不被允许有印度签证的,故事便在这种政治冲突和宗教纷争的背景下展开。


这个故事采用的是萝莉配大叔这种人物组合,在电影情节中这种组合往往能表达出相互救赎的主题,也很容易触动人们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可能人们总能在柔弱的事物前面触发自己的保护欲和刚毅的一面。当这位走失在印度的巴基斯坦姑娘遇到主人公帕万时,故事就真正开始了。



帕万用了许多种办法想送这个走丢的小哑女回家,都以失败告终。政府不予帮助,他也不能一直照顾她,只好将她委托别人偷运到巴基斯坦,却发现委托人竟将这位小女孩卖入红灯区,至此他便决定自己亲自送她回家。帕万从国界电网防护栏沙漠下爬入巴基斯坦国界,由于没有护照,被巴基斯坦警方认为是印度间谍,从此开始了一段艰辛而愉快的旅程。在途中遇到了神助攻——一位记者,在记者的帮助下,完成送小女孩回家任务。记者将帕万的事迹发布在网络上,感染了两国人民,同时也解救身陷监狱的帕万。在最后影片情绪高涨,巴基斯坦人民推开了国界防护栏,在数万民两国人的欢呼下,帕万跨越国界,回到自己的国家。而在这离别的一刻小女孩终于能说话了,她高呼着叔叔,两人亲密相拥。



影片中有两个特别值得注意的配角,第一个是清真寺的阿訇(教师、学者)。当帕万一脸疲惫地杵在清真寺外时,阿訇问他:年轻人为何你一脸疲惫,不进去?帕万窘迫地回答:不能进去,因为我不是穆斯林。阿訇爽朗地笑道:那又怎样?我们这里欢迎所有人,所以我们从不关门。在这里提到了宗教的包容性,一般而言,各种不同的宗教教义之间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排他性,且其中混杂着复杂的种族矛盾和利益冲突。但在这里年迈的阿訇抛弃了两国之间的仇恨、摈弃了狭义的观点,在听说了帕万的故事后决定帮助他,分手时说出了那句印度教口号——罗摩神万岁,来鼓励帕万。这里我们是不是得反思自己是否误解了宗教,只见其一、不知其二,从而产生了偏见与分歧?一般而言,普世所认可的宗教都会引导人向善,那为什么不同的宗教之间不可以相互理解和尊重呢?这位德高望重的阿訇说,“我们欢迎所有人”,所有人即代表着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用思想的人。在我们中国也有句古话:“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以包容之心去接受不同的思想,通过沟通、交流,文化才能长远发展。电影里面也有两个非常有意思的镜头,前一个是,母亲带着小哑女祈祷真主能救治孩子的病情时留下了真挚的眼泪。而后一个是,作为印度教信徒的帕万带着小哑女来清真寺祈祷真主找到小姑娘的家乡时留下了眼泪。前后镜头对比,说明爱不会因宗教信仰不同而改变,爱有着共性。


另外一个人物,是个警官。他曾一致认为帕万是间谍,对他严刑拷打,而当这位警官了解事实真相后,他无视了上级的施压、宁愿冒着被逮捕的威胁,选择了自己的底线和操守。他说:“我毕生为这个国家的安全和荣耀鞠躬尽瘁,但如果这个人在巴基斯坦的监狱中度过下半生,这将会是我们国家的耻辱。”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信仰,它源于对国家、人民的尊重和认可,源于自己心中不可逾越的底线和无所畏惧的决心。当个人的利益与国家利益相冲突时,他选择了国家,这是一个人民、机关人员对国家的忠诚,也是他职责的所在。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也要面对这种抉择时,也许只有当你抛弃了表面的“个人利益”时,你才会发现柳暗花明。


许多人都以为我中华没有信仰,其实不然。这里借用《国宝档案》中的一句话:“很多人说我们华夏民族没有信仰,可其实我们的信仰就是我们的文字和历史。”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唯我中华延绵至今。在岁月大浪淘沙的过程中,文明和精神早已深藏于我们血脉。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民族在危急存亡之时,总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而得以继续存在。


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我印象十分深刻,是记者的一句话:“关于仇恨的新闻更容易卖出去。”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每个人都有猎奇心理,而且在我们心中总有一种“心灾乐祸”的心态,当别人知道过得不好的时候,自己心理会得到一种平衡,同时大众又是无知的,很容易受到煽动。慢慢地,大家都喜欢去看这种新闻,于是媒体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更多的负面新闻被报道出来。但其实我们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仇恨,只是一种心理在作怪。在影片中数万位两国人民欢送帕万回国的场景也表明,爱同样也被大众接受着,它不是无人问津的。2005《时代周刊》上有一篇题为The Art of Unhappiness文章,被翻译为《悲情艺术的醒世功能》里面有些观点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负面新闻更受人喜欢。文章所说,19世纪某个时期以来艺术家他们通常聚焦于那些负面的情感,其原因并不是因为现在世界有多么的糟糕,相反的是当今世界有太多令人作呕的幸福。相比于早期时代,我们的生活得到了太多的改善。这其实是一个平衡问题,当铺天盖地的主流文化歌功颂德时,的确这些负面情感总能平衡我们的情感,提醒我们生活中幸福与不幸并存。



很多网友看完这部电影后,感叹:“印度又拍了一部我们拍不出的电影。”这些年,印度电影业飞速发展,它摆脱了之前冗长的歌舞剧代名词,宝莱坞在国外越来越受好评。为什么我们国家电影业发展不如他们,这里有许多问题,譬如说创作能力、体制方面、片酬份额、团队重心等等,很多问题都有待我们解决。


恩格斯对优秀的戏剧作品有一番标准“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反映一定的历史内容,同时具有莎士比亚戏剧的丰富性与生动性”。这样的标准对分析影视作品同样受用,而《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三者具备。



如果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注:因为最近喜欢《as you as you love me 》,所以就把这歌放进来啦~lo-lo-lo-lo-lo-lo-lo-lo-lo-lo-love me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