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说法】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受托人不能以自己名义起诉?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2018-04-18 07:13:26

案件概况


B公司是专注于二手车买卖的汽车服务公司,其一贯的经营模式为:由公司员工直接与车辆出卖人/买受人洽谈并签订车辆买卖合同,协助办理过户等手续。A为B公司的员工,在与车辆出卖人C洽谈过程中一直是以A个人的名义在磋商,并以A的名义与C签订车辆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后A委托D员工(B公司的员工)向车辆出卖人转账支付一部分车款,汽车在签订合同并支付部分车款后当场交付。后A及B公司欲联系车辆出卖人C办理车辆过户登记手续,但C更换通讯地址及联系方式,拒不配合办理车辆过户手续。A遂以自己名义起诉至法院,请求C配合办理车辆过户手续。


■案件焦点


因为C无法送达相关法律文书,开庭时缺席审理。证人D出庭作证称:车辆是B公司购买的,其是公司的财务人员,代公司支付购车款。审理法官当庭与A的代理律师沟通,以委托代理的法律关系为由,声明该案中B公司作为购车的委托人(实际购车人),应承受代理的一切法律后果,所以应以B公司作为原告起诉,A的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请A撤诉后再以B公司为原告另行起诉,否则由法院裁定驳回起诉。A代理律师请求庭后提交代理词,提出关于A员工是B公司代理人的代理意见。


■判决结果


笔者作为A(亦是B公司)的代理人,为了缩短当事人的时间及节省案件成本,以“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为主要观点撰写代理词提交给法院,笔者提出的观点获得法院的采纳,并最终判决:被告C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原告A办理车辆过户手续。


■案件评析


本案的重点在于应向法院陈述,无论是A员工还是B公司均可作为本案的适格原告,对被告C主张权利。笔者在代理词中,主要分为三部分陈述:


一、本案原告A是合同的签订方,是整个交易过程的参与者


原告A是《汽车转让协议书》的合同签订方,是与被告洽谈汽车转让价格的直接当事人,也是原告A请人代付购车首期款的,所以在这个交易过程中,原告都作为交易当事人参与其中,包括签订协议书、洽谈汽车转让价格以及请人代付购车首期款。


所以,原告A是本案的当事人,是本案的适格原告,由何者代付款以及实际购车人是何人,不影响A是合同当事人的事实。


二、本案原告A是适格的诉讼主体,原告A是案外人B公司的代理人,该种代理关系为合同法第403条规定的“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原告作为受托人可以以自己之名义与他人签订合同,亦可以受托人的名义起诉。


按照上述第一点的论述,以及综合证人D在庭审中的作证,可以明确:原告A员工是B公司的代理人,在购车的过程中,全程由原告一人参与,原告与B公司并未告知被告实际购车人是谁,所以就被告而言,其是与原告交易而并非与B公司交易。该代理关系属于合同法第403条规定的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关系。


关于“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我国法律有明确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03条第一款“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订立合同时,第三人不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受托人因第三人的原因对委托人不履行义务,受托人应当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委托人因此可以行使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权利,但第三人与受托人订立合同时如果知道该委托人就不会订立合同的除外。”因此,综合本案情况可知,本案属于“第三人不知道代理关系的代理”。


本案中,原告作为B公司的代理人,在被告C没有履行协助汽车过户登记手续时,已向B公司披露被告不履行义务之情况,B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起诉。但B公司以A作为代理人,对于本案的所有事宜,包括但不限于洽谈过程、签订协议、支付款项、办理汽车过户登记手续、起诉维权等,都由原告A员工全权代理负责。因此,本案适格的原告可以是A员工或者B公司,而当B公司不想显名行使权利时,代理人A员工就可在授权范围内行使权利,亦即当第三人(亦即本案被告)不履行义务时,原告A员工有权以自己的名义起诉。原告的适格诉讼主体资格,并不因为实际购车人、实际付款人等事实行为而有所改变,在法律关系上,其作为B公司的代理人(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则具有以其自己名义,在委托人(B公司)授权范围内从事一切法律行为的权利。


再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03条第二款的规定,“受托人因委托人的原因对第三人不履行义务,受托人应当向第三人披露委托人,第三人因此可以选择受托人或者委托人作为相对人主张其权利,但第三人不得变更选定的相对人”,既然在这种代理关系中,第三人可以选择“受托人”或者“委托人”作为相对人主张其权利,那应可以推论得出:在“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中,“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选择其一对第三人主张权利。就是说,在“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关系中,委托人和受托人可以选择一方对第三人行使权利,但不能双方同时对第三人行使权利。


根据“法无禁止即为可”的法谚,在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中,法律没有明确禁止受托人以自己名义起诉不履行义务的第三人,亦即可以解释为代理人可以自己的名义向第三人主张权利,故在本案中,原告A是适格的诉讼主体,其作为原告起诉被告,并不违反法律的规定。


三、被告在收取购车首付款后,不协助履行办理汽车过户手续,构成违约。


原告A员工与被告C签订《汽车转让协议书》,双方约定被告将二手车一辆出售给原告,支付期限如下:转让协议签订之日先付首期款,车管所出具过户回执后支付剩余款。


《汽车转让协议书》签订当日,原告A已按照约定按时向被告C支付购车首期款。但被告一直未按协议约定办理该车过户手续。原告多次与被告联系要求其按照协议约定办理所涉车辆的过户手续,但被告一直以各种理由迟延履行。被告拒不履行办理车辆过户手续的行为,已给原告造成很大的损失。被告拒不办理本案所涉车辆过户手续之违约行为已严重侵犯原告的合同权利,应按照协议约定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延伸阅读


民法理论上,代理可分为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和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而披露委托人的代理又可区分为显名代理和隐名代理。

我国民法通则中,对代理的规定仅限于显名代理。但在合同法第402条和403条,就突破了以往法律对代理的限制,引入了英美法系中的隐名代理和未披露委托人代理的部分规定。

            

合同法第403条[1]是对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的规定,其中第一款是 对委托人(本人)介入权的规定,第二款是对第三人选择权的规定,第三款是对各自抗辩权的规定。就第三人的角度而言,因受托人完全是以自己的名义订立合同,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合同相对方为受托人与第三人。但当其中一方未履行义务时,受托人可以披露委托人,声明代理的法律关系,这样即可通过法律的规定将委托人和第三人的关系连接起来。亦即,委托人与第三人的法律关系并非因受托人的事实行为或者约定而发生,而是通过法律规定使得委托人与第三人组成一个直接的法律约束关系。

法律明确规定的是当第三人不履行义务时,委托人有介入权,并未明确规定受托人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向第三人主张权利。但,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中,其行为本意即是让受托人全权代理委托人办理一切相关事项,亦即包括订立合同、履行合同、主张权利等都可以由受托人完全代为办理。亦即,即使合同法中只是明确规定,当第三人不履行义务时,委托人有介入权,此时受托人依然可


以以自己名义向第三人主张权利。所以,本案庭审时法官称“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受托人可以以自己名义起诉第三人”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在此种代理关系中,委托人(本人)和受托人均有权以适格原告的身份对不履行合同义务的第三人提起诉讼。


■答疑


问: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中,第三人不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委托人或受托人是否有权以自己名义起诉第三人?


答:依据合同法第403条,在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中,如果第三人不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受托人应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及其不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况,“委托人因此可以行使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权利”。因受托人的披露,委托人可以行使介入权。委托人行使介入权的,应当通知受托人与第三人。第三人接到通知后,除第三人与受托人订立合同时如果知道该委托人就不会订立合同的以外,委托人取代受托人的地位,该合同对委托人与第三人具有约束力。因受托人的披露,委托人也可以不行使介入权,仍然由受托人处理因第三人违约而产生的问题。


因此,在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法律关系中,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均有权以自己名义起诉第三人。


作者简介:

      吴翔律师,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执业二十余年,现任广州市政协委员、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专业特长:大型建设工程、商业房地产建设和运营法律事务、知识产权相关法律事务等。

作者简介:        

     李静兰,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吴翔律师团队成员。中山大学法学学士,台湾政治大学法学硕士。专业特长:公司法律风险防控、劳动法律、合同法。


注:本文为我所律师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广东法制盛邦后台留言授权。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原载于《人民之声》2016年11月。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85号太古汇一座31层

电话:020-3887 0111    

传真:020-3887 0222

主页:

http://www.everwinlawyer.cn 





以法建制,盛国兴邦

    

欢迎关注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我们将不断完善更新。如果您有任何建议和意见,请随时通过后台进行反馈,感谢支持。

点击左下角“阅读全文”可进入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