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给了《猎场》挑战观众审美的勇气?

剧逗社2018-10-10 10:14:33

今天《猎场》收官,陪伴了豆子一个月零三天的猎头郑秋冬,终于谢幕了。

一路以来,郑秋冬从不完美变成比较完美、非常完美,从审视自我到自我救赎再到救赎他人,他的成长和蜕变就像是一次进化。

关于这个结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豆子觉得很暖心,想和你们交流一下感受。


先讲大结局,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郑秋冬分别接到了来自两位委托人的相同任务——为盛煌集团首席情报官陈香寻找继任者。

两位委托人分别是盛煌集团的老板严冰河和他的女儿严枫,陈香是严枫的男友。

虽然任务相同,但任务的目的却截然不同。

经过郑秋冬的背景调查,结果证实了严冰河的判断——看似精神有问题的陈香其实是商业间谍,他一直在为竞争对手公司窃取情报。

然而,就在真相大白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始料未及的变化。

陈香心脏病发作去世,接受不了爱人骤然离世的严枫精神崩溃。

郑秋冬认为,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他心慌、自责、愧疚。

于是,他决定帮助严枫治病,甚至为了让严枫彻底醒来,策划了一场戏中戏——配合假扮成陈香,在严枫面前假死,弥补她不能陪伴爱人走完生命最后一程的遗憾。

它没有用所谓的兄弟携手创下雄图伟业的“燃”来收尾,反而又一次探讨了生而为人的精神价值。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一间病房,一面单向镜,一下子就搭建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场景。

镜子两面,戏里戏外,同情爱情。看起来很超现实、甚至有点罗曼蒂克的选择,是在拯救严枫,同时也是郑秋冬的自我赎罪。

这样的处理,让豆子想到了经典电影《楚门的世界》

从出生开始就被放置于超现实世界海景镇、经历一场超大型真人秀却不自知的楚门,和策划假死这出戏中戏、自导自演的郑秋冬,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们都是活在经过精心策划的假象里的主角。

他们穷其一生都在寻求与真实对话,他们都向往自由而不是安定。

虽然最后的结局,郑秋冬扮演的陈香在病床上“死”了,但一个精神意志完整的郑秋冬却因此“活”了。

这是一种类似于灵魂互换的奇妙感知,成全别人,救赎自己。

再讲郑秋冬。

或许有人不能理解郑秋冬的选择,也不能理解大结局要上演一出戏中戏的用意,但豆子却因为最后那出戏中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郑秋冬这个人物的圆满和谢幕。

一个跌落过谷底的人,为了寻求心安理得,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大结局中豆子印象最深刻的一幕:严枫站在蓝天下,夕阳穿过指缝,她微闭双眼,享受着久违的轻松。

当严枫心底里失去而不可得的执念终于被成全的时候,当她走出医院、重新被太阳照耀的时候,郑秋冬就像是洒在严枫身上的阳光。

命运一次次将他逼入角落,让他艰难而别无选择,他却在无数条向恶的路里,踏上了唯一一条向善的路。

这不是一个旨在表达底层小人物逆袭成商界精英的故事,而是一个犯过错误的人一步步改正错误最后平静地接受自我的过程。

假扮成覃飞,郑秋冬丢失了自己;假扮成陈香,郑秋冬找回了自己。

这是一个命运的轮回,见证了郑秋冬的破茧成蝶。

最后,豆子想再讲讲《猎场》这部剧。

其实,不管是陈香对严枫复杂且小心翼翼的爱,还是严枫对陈香毫无保留全情投入的爱,抑或是罗伊人成全郑秋冬,或者是郑秋冬拯救严枫拯救自我,这都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

哀而不伤,浓而不艳,就是结局的故事给豆子带来的感觉,也是豆子对《猎场》这部剧的气质体验。

豆子依旧认为,它是现实且向上的。

但今天豆子想在《猎场》收官之际强调的,是这部剧带给豆子的最新思考——

它在尝试打破审美的僵局。

近几年的行业现状,影视剧的艺术感和严肃感被严重消磨,观众看剧越来越只当消遣。

爽、雷、甜、虐,只要把其中一个方向做到极致,就能获得热烈的市场反响。

于是,观众接受的角色越来越扁平化、人设化,更有甚者会用人设去要求演员本人。

的确,这是一部分的类型需求,但同质化严重、作品没有审美价值,直接导致了行业的麻木。这不仅仅是受众审美出了错,还是作品方向有问题,是盲目跟风、急功近利的结果。

但《猎场》不一样,它不仅没有迎合这种简单粗暴的市场走向,反而不断在挑战观众的既定审美。

男主郑秋冬没有男主光环,没有外挂,甚至够倒霉,但他还是在一次次的诱惑面前坚守住良知和道德的底线。

它带给我们的思考不仅仅是对于成功、对于人性的重新定义,还有审美的多元化需求。

一个影视作品的人物有魅力,不是因为他是无死角的白莲花或者高富帅,这种审美不完整,甚至不健康。

举个例子,《悲惨世界》冉阿让和沙威。

1815年10月初,法国南部小镇迪涅。一个光头长须、肩扛布袋、手提粗棍的异乡人,敲开了米里哀主教的家门。

这天他已走了十二法里路,沿途受尽辱骂与恐吓。他有一张黄色身份证(当时带有前科、案底的假释证明),一百零九法郎积蓄,以及一个在痛苦与仇恨中翻滚煎熬的灵魂。

这名苦役犯就是冉阿让。

在米里哀主教家过夜时,他又鬼使神差地偷了主教大人的银餐具,最后却得到主教的原谅,并被主教感化——

“你再也不属于魔鬼了。用这些银器,我已经赎回了你的灵魂。”

被感化的冉阿让相继救助了芳汀、珂赛特、马吕斯,他一次次地背负着别人,却是在他们的指引之下,一次次地完成自我救赎。

另一个人物,沙威。

他出生低贱贫困,了解生活的痛苦。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悲惨,更知道在这样的世态下人们的丑恶。

他是一名警察,冉阿让对于沙威来说,永远是那个24601。

但是每一次的遇见,都让沙威看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心,超脱于世界的善良。他坚持法律即正义,一丝不苟的执行法律,最后背叛了自己的信念放走了冉阿让,投海自尽。

冉阿让被米里哀主教感动而由恶变善;沙威放走冉阿让之后,在塞纳河边沉思自省。冉阿让的痛苦和悲惨主要是来自于物质和生活,而沙威的悲剧来源于信仰的崩塌。

角色真正的魅力在于作为人的丰富内涵,有挣扎有反抗,有坚定的意志和信念。

这就是人物塑造的多样性,也是价值表达的多元化。

这样的作品才能称之为有时代感的艺术。

《猎场》为什么能引起不同人群不同角度的讨论?就是因为它在讲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故事,它的人物性格、事件走向,是立体的、流动的。

它试图用具有人性关怀的笔触,打破审美僵局,勾起观众对于艺术作品的审美需求,这是一份从业者赤诚的责任心。

借用大结局里被拯救的严枫的一句话,向陪伴豆子一个月零三天的《猎场》致敬——

“生活让我怀念他,他让我相信生活。”


回复“我要吃豆粉”

加入剧逗社粉丝群一起看电视吧!

今日小豆子

上一篇   豆浆

《海上牧云记》!是不是给你的爱太多了你才敢这么放飞自我!

回复关键词查看近期推文  

| 猎场大结局 | 海牧吐槽 | 胡一天小美好 | 尬演三姐妹 | 极光之恋 | 兄弟今天也很和睦 | 国家宝藏 | 12月综艺 | 学霸人设 | 12月新剧 | 5部待播大女主 |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