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浙江高院:界定委托人对委托作品的正当使用范围的考量因素

版话2018-09-15 08:54:44

来源:知产宝


编者按


本案2016年浙江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候选案件


二审案号:(2016)浙01民终1502号



裁判要旨


我国著作权法制定以前委托创作的作品,其著作权归属及作品性质的定位仍应受现行著作权法调整,并不存在现行著作权法框架下的二元标准;委托作品的委托人在约定的使用范围内享有的委托作品使用权依法应予保护;发生在著作权法保护之前的委托作品,对于委托人对委托作品的正当使用范围即使用行为的合法性界定,应置于委托创作行为发生的时代客观背景之下,探究双方之间约定的主观真实意识表示;司法应在综合考量行为所处的社会经济形态及发展水平、立法状况、相关权利主体的认知能力、与委托人使用行为及具体使用方法相关联的行业经营规律与交易习惯、委托人使用行为对于作者正常行使其原创作品权利是否带来阻碍、委托人对于委托作品现有知名度和显著性的贡献率及其使用行为是否给作者带来实质性的经济损失等因素的基础上作出恰如其分的评判;对于委托创作目的范围的解释,不应脱离其所处的历史时代背景,机械拘泥于文本字面含义,从而作出损及公平、诚信的司法评判。


——来自浙江高院知之汇


裁判文书摘要


案号(2016)浙民申3200号
案由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纠纷
合议庭

应向健、王磊、滕灵勇

书记员郝梦君
当事人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袁某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
裁判日期
2016年12月12日
裁判结果
驳回袁某的再审申请
涉案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


裁判文书



浙 江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事裁定书


(2016)浙民申3200号



当事人信息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袁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旭,北京郭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XXXX。


法定代表人:宗庆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伟强,公司法务。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志坚,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袁某因与被申请人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娃哈哈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1民终15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称



袁某申请再审称:其在一、二审诉讼期间递交了娃哈哈公司出具的荣誉证书和娃哈哈公司支付给其的设计费收据以及参与征集设计者任某某、鲍某某的证言,足以证明其系诉争作品的著作权人;基于诉争作品系为一种营养液征集商标而创作,其收取的设计费用也系将该作品使用于营养液的费用,在双方没有合同约定的情形下,娃哈哈公司无权将该商标使用于其他产品。据此,袁某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娃哈哈公司辩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请求本院驳回袁某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再审争议焦点在于:涉案商标图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娃哈哈公司涉案使用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及其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本案中,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娃哈哈公司的前身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于1988年6月间通过登报征集的方式为该厂新研制的儿童食品“高效能营养液”设计名称和商标图案;之后于同年8月向袁某支付“娃哈哈营养液外包装设计费”150元;1990年5月,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还向袁某颁发为该厂儿童营养食品“娃哈哈”设计的产品整体包装及商标图案的《荣誉证书》。上述事实表明,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与袁某之间存在委托创作的关系,但双方并未就该委托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作出明确约定。前述行为虽然发生于我国著作权法制定以前,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法规定的著作权人和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在本法施行之日尚未超过本法规定的保护期的,依照本法予以保护”,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仍应受现行著作权法调整。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及第四款分别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本案一、二审期间,娃哈哈公司主张袁某系参与过涉案作品的设计人之一,但在不能提供涉案作品创作原件的情形下,其无权主张相关权益。本院认为,娃哈哈公司的前述主张缺乏证据支持,在双方当事人对于袁某参与涉案原创作品创作及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向袁某颁发为该厂儿童营养食品“娃哈哈”设计的产品整体包装及商标图案的《荣誉证书》等事实没有异议的情形下,袁某至少作为权利人之一,无论对于“娃哈哈”系列商标的基础原创美术作品,还是在原创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娃哈哈”系列商标图案均享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相应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在委托作品著作权属于受托人的情形,委托人在约定的使用范围内享有使用作品的权利;双方没有约定使用作品范围的,委托人可以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内免费使用该作品。本案中,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业已向袁某支付了相关委托费用,在双方没有约定作品使用范围的情形下,其有权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内免费使用涉案作品。本案的关键问题即在于如何界定和解释委托创作的目的范围。


 首先,按照文意解释的方法,袁某再审申请主张诉争作品系为“一种营养液”征集商标而创作,其收取的设计费用也系将该作品使用于营养液的费用,在双方没有合同约定的情形下,娃哈哈公司无权将该商标使用于其他产品。本院认为,从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登报征集的文字内容看,诉争作品确系为“一种营养液”征集商标而创作。但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向袁某颁发的《荣誉证书》显示,袁某的涉案作品系为该厂儿童营养食品所作设计,对于作品使用范围已经进行了相应的扩展,袁某对该《荣誉证书》亦予以接受。因此,本案中对委托创作目的的解释显然不能拘泥于最初的征稿内容。


其次,结合历史因素进行分析,涉案委托创作行为发生在我国著作权法尚未颁布实施之前的上世纪80年代,我国经济也正处于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初期,社会公众对于公司经营范围和商品类别的认知尚不完全清晰,娃哈哈公司的前身也正处于企业起步阶段。娃哈哈营养液系娃哈哈公司前身创业之初单一开发、生产并最终使得企业成功崛起的标志性产品,其为娃哈哈营养液登报征集图案及商标并不能得出该征集图案仅限于娃哈哈营养液使用的明确意思表示。袁某关于涉案作品只能用于营养液产品的观点,并未顾及委托创作当时的历史状况。


最后,从交易习惯的角度解释,商标作为区分商品来源的标识,承载着商标权人的市场形象和市场声誉,娃哈哈公司及其前身通过大量的资金投入、长期的市场运作使得“娃哈哈”系列商标积累了良好的商誉,对此,袁某并无实质性贡献。考察娃哈哈公司使用“娃哈哈”系列商标,其实际运用范围并未超越商标使用的总体范畴;娃哈哈公司作为市场经营主体,其根据市场的实际需求,在扩大经营规模的基础上,淘汰旧产品,推出新产品,继续沿用承载良好商誉的原有系列商标,符合市场经营规律和商业交易习惯,亦能保障消费者对商品真实来源的知情权。袁某亦未能举证证明娃哈哈公司及其前身在使用“娃哈哈”系列商标的过程中妨碍其正常行使原创作品权利,或者给其带来任何经济损失。因此,娃哈哈公司及其前身使用“娃哈哈”系列商标并未逾越“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属正当使用。袁某就此提出的再审申请请求与理由均不能成立。


裁定结果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袁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袁某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应 向 健

代理审判员    王      磊

代理审判员    滕 灵 勇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郝 梦 君



版话自媒体与您分享文化传媒、版权、影视行业内的热点、动态、原创文章。

微信号:ban_hua

投稿及合作请发送至:rdfawu@126.com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