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争鸣】儿媳是可以作为委托代理人吗?

猴哥的法律江湖2018-12-05 13:28:02


作者近照


  一、案情简介


  某行政诉讼,原告是一位老婆婆,年事已高,腿脚不灵,难以亲自参加庭审。儿子工作较忙,于是老婆婆委托儿媳为代理人参加诉讼,特别授权。庭审中,法官对原被告双方出庭人员身份进行核对,被告方提出,儿媳作为婆婆的委托代理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8〕1号)第十四条规定,认为其不是“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合议庭第一次休庭5分钟对此问题进行合议后,表示支持被告方观点。理由是,按照《继承法》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由此,可以看出,《行诉解释》)第十四条规定的“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也是在丧偶的情况下才能适用。对此,原告方提出异议,合议庭在进一步审查相关材料和商议后,宣布休庭,择期另行开庭。


  二、笔者观点


  那究竟儿媳妇能否作为委托代理人参与诉讼呢?笔者这样认为:


  (一)《继承法》的规定是对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丧偶女婿赋予了继承权,承认其为“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其评判标准为是否尽了赡养义务。也就是说,在丧偶的情况下,是“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在未丧偶的情况下,尽了赡养义务,当然应该是“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这也符合一般人的善良观念。


  (二)我国民事诉讼对近亲属概念及范围作了更为明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五条之规定,“与当事人有夫妻、直系血亲、三代以内旁系血亲、近姻亲关系以及其他有抚养、赡养关系的亲属,可以当事人近亲属的名义作为诉讼代理人。”按照行政诉讼向民事诉讼靠拢的原则,笔者认为,此处对是否可作为委托代理人的认定可参照适用此条。


  综上,愚以为老婆婆的儿媳可以作为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个人观点,仅供讨论交流。


  三、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一条:


  当事人、法定代理人,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


  下列人员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


  (一)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二)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工作人员;


  (三)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四条:


  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和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


  《继承法》第十二条: 


  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五条之规定:


  与当事人有夫妻、直系血亲、三代以内旁系血亲、近姻亲关系以及其他有抚养、赡养关系的亲属,可以当事人近亲属的名义作为诉讼代理人。


  By 仗剑


  2018/6/10



猴哥点评:


  仗剑兄追根究底、勇于探索的精神是每一名合格的法律人必备的素质。

  关于《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一条中“近亲属”的范围,在相关司法解释中并没有明确,比较相近的是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四条,其规定: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和其他具有扶养、赡养关系的亲属。但这条司法解释的对象是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该条款内容为“有权提起诉讼的公民死亡,其近亲属可以提起诉讼”并非针对本案情况。


  在司法实践中,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的《田拉柱与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政府再审行政裁定书》【(2016)最高法行申1847号】有关近亲属的观点为:赵润晋向二审法院提交的相关证据仅能证明其与田拉柱的妻子张宝梅系表兄妹关系,而不能证明系本案当事人田拉柱的近亲属,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一条有关公民担任诉讼代理人的要求,原审未认定其诉讼代理人资格并无不当。


  我个人倾向于仗剑兄的观点,既在行政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适用民事诉讼法相关的规定和司法解释,这也是新“行诉解释”所明确的、规范的做法。毕竟,婆婆不方便,委托儿媳代理,既符合民诉法的规定,又符合我国的文化传统和善良风俗,有益而无害,没有理由禁止它。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