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诉讼中委托诉讼代理人质证权的法律依据及其合理性

人民陪审猿2019-04-26 22:15:05

【摘要】质证是所有案件最终定案最重要的过程之一。任何证据,未经质证,无法作为定案依据。那么谁能在在庭审中有质证权,能独立发表质证意见,谁就会成为一个案件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由于刑事案件有着最为严厉的惩罚措施,所以也适用最为严格的证明标准。在所有刑事案件中,辩护人可以就证据的合法性和相关性发表质证意见,但是证据的真实性只能由被告人亲自参与质证。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有所不同,民事案件中很多原告人并不出庭,委托诉讼代理人出庭参与庭审,相应的也把质证权授权给了诉讼代理人。那么,诉讼代理人的质证权来自哪条法律依据?又需要什么条件呢?文章通过对《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法条逐一推导,得出诉讼代理人可以代替当事人对证据进行质证。诉讼代理人获得质证权的前提条件是获得当事人的特别授权。在一些庭前未交换证据的简易程序中,如果当事人未出庭,那么诉讼代理人对直接证据真实性发表相关质证意见虽然合法,但不合理。


我们律师很多时候参加民事诉讼,我们的当事人不在,授权给律师参加庭审,然后我们在庭审中参与法庭调查,对相关证据进行质证,发表质证意见。由于这种行为司空见惯,大家习以为常。但是我们是否想过,为什么刑事辩护中,辩护人无法替代当事人参与质证,而民事诉讼中,委托诉讼代理人却可以替我们的当事人参与质证,发表质证意见?我们的参与质证的权力来自哪里?难道仅仅是因为当事人给我的授权?

一、民事诉讼中委托诉讼代理人质证权的法律依据

我国《刑法》第五十九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也就是说,被告人的辩护人可以在庭审时对证据进行质证,但是被告人也必须对证据进行质证,两者缺一不可。如果只有辩护人对证据进行质证,则该证据也无法作为定案证据。究其原因无非是两个:(1)刑事诉讼中被告人有委托书,但没有授权书。辩护人享有独立的辩护权,但是不能代当事人承认或者否认任何事实,也即辩护人无法对涉案的直接证据的真实性作出确认;(2)刑事诉讼的最终结果是由当事人承担,因此当事人自己的质证意见的重要性要远超过辩护人。

那么,在民事诉讼中,委托诉讼代理人是否可以替自己的当事人进行质证?如果可以,法律依据是什么?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八条,“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三条之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互相质证。未经当事人质证的证据,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以及第一百零四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上都规定,证据必须经过当事人的质证才能作为定案证据。那么当事人可否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代为进行质证呢?《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当事人有权委托代理人,提出回避申请,收集、提供证据,进行辩论,请求调解,提起上诉,申请执行。”《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授权委托书必须记明委托事项和权限。诉讼代理人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者上诉,必须有委托人的特别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交的授权委托书,应当在开庭审理前送交人民法院。授权委托书仅写‘全权代理’而无具体授权的,诉讼代理人无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出反诉或者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交的授权委托书,应在开庭审理前送交人民法院。授权委托书仅写‘全权代理’而无具体授权的,诉讼代理人无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者上诉。”也就是说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委托诉讼代理人的只有收集、提供证据,进行辩论的权利,质证权并不在授权许可之内。即使是特别授权,也只有“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者上诉”这些权利。所以在上述法条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诉讼代理人有质证权。

那么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直接推出诉讼代理人是否有质证权,是否可以从其他类似法条中推断出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的规定,在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一至二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代表当事人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或者对案件事实所涉及的专业问题提出意见。”这里明确规定,当事人可以授权有专门知识的人代表当事人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换句话说,也就是当事人的质证权是可以授权的。那么,当事人的质证权又该如何授权呢?需要什么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的,代理人的承认视为当事人的承认。但未经特别授权的代理人对事实的承认直接导致承认对方诉讼请求的除外;当事人在场但对其代理人的承认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当事人的承认。”这里规定了诉讼代理人可以代替当事人对事实以及证明事实的证据进行承认,但是有必须具有以下两个条件之一:(1)当事人在庭审现场,但不做否认表示;(2)获得当事人的特别授权。

综上所述,民事诉讼中委托诉讼代理人可以代表当事人进行质证,前提条件是获得当事人的特别授权。


二、民事诉讼中委托诉讼代理人质证权的合理性

本人近期旁听了一桩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案件。该案很简单,是简易程序。但是该案的情况又很特殊,也能代表一系列这样的案件。由于是简易程序,原被告双方都是在庭审当天相互交换证据,也就是说,之前双方都没有看到过对方的证据。原告因为手术的原因,腰部以下部位无法行走,于是委托诉讼代理人参加庭审。一般的普通程序案件,法院会给出举证期限,原被告双方在庭前就已经交换了证据。即使原告在庭审当天无法出庭,委托其诉讼代理人代替其出庭参加庭审质证,也不会产生质证权合理性问题,因为原告事先可以看到对方交换的证据,从而可以确定证据的真实性,并授权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就该证据的真实性发表质证意见。但是在本案和类似本案的一系列案件中,证据是当庭交换的,而原告无法参加庭审,自然无法得知证据是否真实。原告的诉讼代理人此时代表原告就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相关性发表质证意见真的合理吗?

同样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的规定,在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一至二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代表当事人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或者对案件事实所涉及的专业问题提出意见。”这条规定虽然明确了当事人质证权的可委托性,但是仔细看这条规定,代表当事人的有专门知识的人只能对鉴定意见发表质证意见。换句话说,有专门知识的人的质证权是有范围的,是受限的,这种受限是法定的。因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并非当事人,也并非案件有关的第三人或者证人,对案件的事实及证明事实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根本无法判断,所以有专门知识的人只能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就专业领域的问题发表质证意见。同理,当事人的诉讼代理人也不是案件的当事人或者与案件有关的第三人或者证人,即使有了当事人的特别授权,在当事人不在场且事先未知证据的情况下,委托诉讼代理人就案件直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相关性发表质证意见是极为不妥的,既不利于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也不利于法庭查明案件事实,作出正确裁判。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