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取得委托人指令并不能使受托人免责--兼论信托公司如何应对委托人指令相关风险

不良资产清收智库2019-12-01 07:00:12

在事务管理类项目中,信托从业人员以取得委托人的指令作为实施项目的“护身符”和“免责金牌”,但是笔者在研究信托公司风险项目相关案例时,发现无论从法学理论层面而言,还是从司法实践而论,取得委托人指令并不是受托人免责的充分条件。

任卫鹏

《取得委托人指令并不能使受托人免责--

兼论信托公司如何应对委托人指令相关风险》



作者简介:任卫鹏,曾任北京某中院法官,法学硕士,具有信托公司合规经验以及不良资产处置化解经验。


一、委托人指令的概念和适用范围

所谓的委托人指令,是指在信托关系存续期间,委托人以信托项目委托人身份向受托人发出的有关管理和处分信托事务的书面命令、要求和指示等。委托人指令常存在于以下几类信托之中:(1)事务管理类信托;(2)被动管理类信托;(3)真正的投资类信托。在这三类信托之中,委托人的指令决定着信托的始终、结构、条件和要求等,委托人的意愿和指令非常重要。






二、委托人指令与受托人免责之间的逻辑关系

我们通常认为取得委托人指令可以免除受托人的责任,但是事实上并不如我们这般想象,下面列举一真实的实例:

2004年9月,某银行分行将客户理财资金8000万通过其实际控制的A公司和B公司以信托计划委托人的身份交付给某信托公司作为信托资金,信托资金以向C公司提供贷款的形式建设一公路项目,该信托公司将8000万元存入借款人A公司在上述某银行分行开设的监管账户内,其中的2000万资金被该分行挪用,但是信托公司对此并不知情。最终该项目因为没有按期完工和按约偿还贷款而引起诉讼。

二委托人遂以信托公司在管理信托事务过程中严重失职为由提起诉讼,法院在审理中将某银行分行即监管银行、C公司等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该案二审法院在阐释信托公司免责时指出:“信托公司在履行信托合同的过程中已经按照约定运用信托资金,并在项目进展中及时披露信托项目存在的风险,要求借款人及时履行支付信托贷款本息的义务,并敦促其履行公路收费权质押承诺,不存在违背管理职责、处理信托事务不当的事实。项目未能按期完工,主要是因为某银行分行挪用了2000万元信托资金,而非信托公司监管不力”,故判决委托人败诉。

从相关法律依据而言 ,《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信托公司应当亲自处理信托事务。信托文件另有约定或有不得已事由时,可委托他人代为处理,但信托公司应尽足够的监督义务,并对他人处理信托事务的行为承担责任”。第三十七条规定:“信托公司违反信托目的处分信托财产,或者因违背管理职责、处理信托事务不当致使信托财产受到损失的,在恢复信托财产的原状或者予以赔偿前,信托公司不得请求给付报酬”。

因此,我们应该看到,此案最终虽然以信托公司胜诉而告终,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若非法院依职权追加了某银行和C公司,若非法院秉承一次性解决纠纷的宗旨,信托公司仍需要为他人的过错即监管银行的过错向委托人A和B承担信托计划管理人的责任。而法院在不追加监管银行以及查明最终的资金委托方的情况下,则完全可以依据上述法条判决信托公司败诉。

从法学理论而言,结合上述判决,我们可以对委托人指令与受托人免责之间的关系分析如下:

1.     委托人指令本身存在妥当性问题

委托人指令需具备合规性、与信托文件的匹配性以及准确性等问题,对于上述问题,受托人应该审查而未审查,或者虽经审查而未发现上述问题并予以执行的,则受托人并不能免责。

2.     委托人指令只能及于所指令的具体事项

如上所述,虽然受托人按照委托人的指令发放了贷款和办理了质押等具体指令事项,但是受托人的资金监管义务、贷款的追索义务、信息披露义务等并不因此而被豁免,违反此等义务,受托人仍不能免责。

3.执行委托人指令的过程存在操作运营风险,执行命令如有不当,受托人仍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4.委托人指令的效力只及于与受托人存在信托合同关系的委托人,无法延伸至相对第三人

正如上述案例,如果法院不将某银行分行等追加为第三人参加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诉讼,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以及信托法律关系的封闭性质,法院则无法判决受托人免责,因为真正的侵权人某银行分行同委托人之间并无法律关系。同理,在监管银行、投资顾问等存在过错并造成了信托财产损失的情况下,受托人即使自身无措,也需要向委托人承担责任。

5.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法律责任认定在司法实践中更接近过错推定责任

在理论上受托人责任采用过错责任认定,但是在司法实践而言,信托公司如未充分举证其已经履行了恪尽职守、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的受托人义务,则仍需要承担受托人责任。

综上,取得委托人指令并不等于保证受托人免责,取得委托人指令只是受托人免责的一个必要条件,并非充分条件,因此,我们在信托展业中,应该清醒的认识委托人指令的真实意义和作用,审慎判断和操作该类事务。




三、委托人指令的实质法律意义和局限性

依照委托人指令与受托人责任之间的关系,受托人即使取得委托人指令,仍可能被要求承担受托人责任,那么受托人取得委托人指令之法律意义何在,又有何局限,对此,笔者尝试分析如下:

(一)信托法律关系的特征属性

委托人指令建立于信托法律关系之上,如需明确委托人指令的实质法律意义,则须确定信托法律关系的性质。众所周知,信托法律关系(主要针对合同法律关系和物权法律关系而言)主要有三大特征:

1.信托法律关系是一种财产管理关系,集人身权(如信托财产管理权)和财产权(信托受益权等)于一身,属于信托法等法律规范所创设的特殊法律关系,因此某些权利和义务不能予以放弃和豁免,比如保持信托财产独立性和受托人的忠实义务等。

2.信托法律关系是以信任关系为基础并且主要体现委托人的意志和利益,因此,信托合同是单务、无偿合同,具有明显的人身专属性,明显区别于一般的债权合同,因而其归责原则为过错责任原则,而并非普通合同关系所适用的无过错责任原则。

3.信托法律关系是旨在使得受益人获得信托利益的封闭性法律关系,在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之间分配信托利益且闭合。

(二)委托人指令的实质法律意义和局限性

信托法律关系的主要设立形式是信托合同,但是基于上述信托法律关系的特殊性,可以认定信托合同与一般合同是特殊合同与一般合同的关系,因而也可以适用特殊规定优先于一般规定的规则。

综上,取得委托人指令的实质意义在于委托人对于信托计划中的某些事项向受托人发出予以执行的指令,并就该指令事项所导致之法律责任仅在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按照特别约定予以分配,通常是受托人对于委托人指令之事项不再负有相关受托人责任,但是受托人的免责须具备以下两个前提条件:(1)委托人的指令必须具备前述的妥当性;(2)受托人没有违背委托人的信任,对于委托人指令的实施已经尽了善良管理人的高度注意义务。

然而,即使受托人取得委托人指令并予以准确实施,其仍存在较大的局限性,主要体现为:

(1)基于信托之信任基础和营业信托之营利性质,故信托事务的过错与否应该采用商法中善良管理人的高度注意义务作为行为标准和判断标准。

(2)基于合同的相对性原理和信托法律关系的封闭性,如果发生第三人侵害信托财产,或者受托人在执行信托指令的过程中造成第三人的损害,都必须先由受托人先行承担责任,或者进行追责,然后根据委托人指令的内容以及信托合同的约定在彼此之间分担损失。

(3)基于信托案例的司法启示,受托人是免责取决于信托公司在展业中做到扎实、规范并步步留痕,否则无法充分取证,将会导致承担受托人责任。




四、委托人指令相关风险之应对

如前所述,信托公司即使取得委托人指令,仍应予以高度注意相关风险,并采取措施积极应对,对此,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一)明确委托人发送的指令本身须具备妥当性;

(二)明确受托人对委托人指令的审查标准(可以分为合法性审查和合理性审查并做不同的审查要求)、审查程序(如审查的流程、审查的时限、反馈的形式和时限等);

(三)明确免责条件,如对于委托人指令违法性的免责,信托公司必须坚守合规底线,一旦出现不合规行为,则不存在免责的余地;对于审查委托人指令的合理性,可以在信托合同中约定受托人不负审查义务。

(四)基于过错责任原则,建议在信托合同中明确约定在信托财产损失时之赔偿规则:如仅有受托人过错,则须向委托人负责全部赔偿责任,但是可以约定只赔偿直接损失;如果受托人和委托人都存在过错的,则需要确定分摊损失的具体标准。

  (五)基于合同的相对性和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原则,建议在信托合同中补充完善第三人造成信托财产损失,或者受托人造成第三人损失之相关条款:

1.在受托人对第三方之负有违约责任的情形或者第三方承担违约责任的情形下,则应完善信托公司行使追索权的条件、委托人以第三人身份参加受托人与第三人诉讼的条件和其违约责任,以及第三方赔偿不足时的损失承担条款;

  2.第三人侵犯信托财产造成信托财产损失,或者受托人由于侵权行为造成第三人损害的,则应重点完善侵权第三方不足以赔偿信托财产损失时的责任承担条款等。

(六)基于司法实践中过错推定责任的适用,建议从业过程中步步留痕,同时及时固定和收集相关证据。





原创声明

原创文章,欢迎转载,尊重版权,注明出处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