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3.15照不到的地方 是职业打假人的江湖

孝感生活指北2018-11-14 16:03:43


每年3.15都是一些商家最提心吊胆的时候,对曝光的乱象有人拍手叫好,有人意犹未尽,更有网友戏称每年3.15晚会都是企业公关大会,未见问题曝光时,弹冠相庆又一年。

而3.15晚会外触及不到的地方,那里是职业打假人的江湖。

嘴上全是正义 心里全是生意

 

在这个灰色江湖中,打假人分为三六九等,师徒制是打假界的特色,在这个几乎没有门槛的行业里,每个打假人又都能成为师父,不只是企业、大超市、商场,只要认定具备赔付能力的商家都在他们围猎范围内。

 

遗憾的是,打假从来都无关正义,而是一门生意。

 


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


职业打假人往往会抓住企业或产品的与产品质量无关的问题做文章,如食品标签上未明确标明成分、食品添加剂国家标准名称,商超内标签,诸多电商平台运营者在广告法上的花式违法。

 

猎取猎物后打假的“吃货”主要分两种,一种是赔偿,如大家理解的一样,买到假货后向商家按相关法律索要巨额赔偿。一种是“吃货”,即买到假货后退款不退货,打假人不费成本地拿到货,然后自用或转卖他人。对小商家来说诉讼费及赔偿高昂,大企业没有经历应诉,台面下更多时候商家都会选择私了,交上保护费。一旦举报罪行成立,顺便向政府机关要点奖励。

 

高端打假人隐身于云雾中,当起员工发现产品问题后,花几十万买下,直接交由律师处理。平日里这位打假人全世界旅游,有时泡着温泉指挥律师,一旦打假成功,钱便转入其账户,这种便是“高端”打假人。

 

中端打假人则成立咨询公司,拥有四十余名员工,散落在北京、南京、济南等地,每个城市四五人。城市的选择也是深思熟虑的。员工必须布局在全国各大省会城市,那里网购平台多,购买力强,不易被察觉。平时员工在网上找假货,一旦有人发现线索,立即通报给其他人,让大家动起来,盘活整个团队。

 

而占据行业内最多的还是低端打假人,他们为同行所不齿。他们选择网购平台为战场,盯住商家广告词的每一个破绽,在各个打假群里潜伏,随时准备一拥而上,商家碍于平台关店威胁,多半选择私了。或是奔走于商场,把货物藏在犄角旮旯里,用本子记下保质期,当产品过期时,再取出索要赔偿。

职业打假人士在济南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去检测衣服,他每年可获得90万赔偿,但减去各项检测成本,只剩下20多万


当然也有公益打假人甚至是企业性质的打假人,某两家商标权利人委托人的投诉,配合权利人委托人,在京西著名的某市场附近捣毁了贩假人的"销售"窝点,查扣假调料数千件,被委托人广州某知识产权公司的工作人员,分两批摸入市场周边的库房,反复跟随卖假者游走于库房和市场摊位之间,而这其实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打假人终究是游走在法律规则下的边缘人物,无法照耀在阳光下。

像是草原上的鬣狗,贪婪地追逐着腐肉的气息,却又像是必不可少。

公权态度几经转折

 

 

在打假行业发展初期法院虽不支持,舆论却把王海们当成打假英雄,为其点赞。之后,随着地沟油、三聚氰胺奶粉、毒胶囊等重大食药安全事件频繁曝出,公众对假冒伪劣产品忍无可忍,公权机构对职业打假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2014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指出,“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很多人认为,这意味着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也可以依法维权索赔。在这之后,职业打假的数量迅猛增长。

 

可惜好景不长,20168月,工商总局官网上挂出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其第2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是金融消费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

 

外界普遍认为,这表明职业打假行为将不再受消法保护,也就不会再获得惩罚性赔偿。

 

20175月,最高法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表示,“目前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适时借助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等形式,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而一些地方立法走得更快。如某地2018年通过的食品安全监督条例规定,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消费者委员会受理关于食品安全问题的投诉举报时,发现投诉人超出合理消费或者以索取赔偿、奖励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可终止调查并将相关线索纳入食品安全风险监测范围。但是,可能引发食品安全事故或者涉嫌犯罪的除外。

 

中国职业打假人获得惩罚性赔偿的路,似乎已经看到了尽头。

 

 

写在后面


而对消费者而言,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各方都站在不同角度大吐苦水,声称自己才是受害人,而消费者在一旁默不吭声。如同某网红牛奶三聚氰胺超标,某汽车品牌刹车故障,质疑还未发出便被各大V的声音淹没,消费者的权益又能通过何种方式来保护。与其依赖“盗亦有道”、依赖职业打假人这个行业的良心和慈悲,不如在相关法律法规和国家标准进行常态化梳理和完善。避免生产经营者“人均违法”,也将职业打假向专业打假引导,从源头上保障消费者。

 

不要只让商家畏惧315,却让消费者害怕315外的每一天。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