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型刑事辩护】孰罪——打破原有证据链条获得辩护空间要大胆寻找反证

湖南刑事辩护2018-11-06 12:19:20



【大讲坛】金凯华大讲坛课堂老师涵盖公检法实务工作人员、资深律师、专家教授等各个领域的法律人,自2015年起已经举办过多起高质量的公益讲课,欢迎大家关注并参与。


孰  罪

主讲人:

袁瑜蔚,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曾就职于长沙市公安局,做过刑警,为数个当事人担任辩护获得不起诉的战绩。


为何我的主题为“孰罪”?

孰,这个字,有多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孰是孰非的孰,意指哪一个

我们在审视案件的时候一定要带上这个视角去审查,我们的委托人、当事人犯的是不是《起诉意见书》、以及《起诉书》或者《拘留证》、《逮捕证》上面记载的罪名?如果是,其中情节是否有可能较轻?抑或证据中是否有矛盾?是否有冲突?是否有可能转化?

第二层意思是有没有的意思?孰罪,也就是没有罪的意思。

我们着手办理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是否构罪?当事人的主体身份是否够格?如果构罪,当事人的犯罪情节是否情当其罪?是否有可能定罪免罚?如果当事人确实构罪,确实够罚,证据上是否能够完全支撑其所犯罪刑?证据上是否能够达到刑拘、逮捕、起诉、判决的标准?如果不能够达标,我们要及时与当事人进行沟通,在当事人认可的情况下,必须坚定不移地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第三层意思是,当事人到底犯了多大的罪

罪责相适应是《刑法》、《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也是法院审判、定罪量刑的重要理论。我们的当事人到底做了什么?有多少证据能够支持他犯了多大罪?侦查机关、检查机关往往出发于自己的职责,立足于自己的立场,轻罪重诉、少罪多诉,或者是缺乏证据的案件也对我们委托人提起了公诉。在此,我们就要擦亮眼睛,抽丝剥茧的去翻一翻案件发生始末,利用自己的技巧去帮助委托人开罪、脱罪,努力让自己的委托人获得最大的法律利益,尽可能的得到轻判。

第四层意思是,孰罪音同赎罪,为当事人争取获得被害人谅解,争取轻判。

当事人犯下罪行,代当事人与被害人沟通,取得谅解,很多时候是改变强制措施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尤其在检察院未批准逮捕期间非常重要,争取谅解,是为当事人赎罪的重要方法之一,也是化解社会矛盾,争取辩护空间的一种重要方法。在罪行并不严重,证据比较充分的案件中,做好受害人的工作,为当事人申请变更强制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


                                    座无虚席

成功案例:

接下来,我给大家分享我以往承办的三起案件:

无罪篇——被犯罪的“傀儡”:了解案件事实,递交《关于建议对犯罪嫌疑人程某不批准逮捕的律师意见书》,给程某做讯问辅导,最后程某被不予起诉。(略)

彼罪篇——我不是“杀人犯”:办理委托手续,去看守所了解事实,辩诉交锋,调取案卷,发现疑点,提交《公诉意见书》、《提请收集、调取证据申请书》、获得谅解、庭审交锋、以林某辉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结束。(略)

赌博引发的“抢劫案”:接到电话,了解详情,与委托人家属沟通,查阅案卷,递交《刑事审判参考》中最高法刑庭对实行过限相关论述的判例,刑事附带民诉,以判决被告人李某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责令四位被告返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合法财产6000元;连带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2300元。(略)

其实,所有案件万变不离其宗,说到孰罪,其实质也是无罪、轻罪和证据辩护,在这四种辩护形态之外,还有一种就是程序辩护。

辩护归根结底,还是要注重对案卷的学习和积累,要培养好刑事案件的深厚功底,对辩护点有着高度的敏锐性,就能在短时间内通过与委托人的交谈、阅卷中发现问题,并找准辩护点,攻击证据链条的薄弱之处,打破证据链条以获辩护空间。

除了学习和积累,对案卷本身的仔细研究也是必不可少。有句古话说的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当你把案卷每一张纸,每一份证据都做到超过十遍以上反复研究,你终会找到突破案件的思维火花。当你脑海中闪现出这一火花的时候,一定不要忽略它,一定要把你潜意识里的火花研究透彻。

很多时候这一毫不起眼的星点火花,可以点燃整个宇宙!



互动环节:

………..

    主持人罗秋林:……第二,我们是同一战壕的兄弟,一定要裸聊,有时候我们遇到坚强的当事人,哪怕收一点点钱,哪怕是援助,你都要为你自己无罪的战绩而奋斗,这是我所感受的。第三,对于他(袁瑜蔚)能取得这么好的战绩,或者是一个结果。我注意到一个问题,他都在随时随地想办法寻找反证,比如他讲的那个根本没有在现场,当时在医院陪老婆刨宫产签字的病历记录证明公安机关搜集证据的不真实性,这是我们刑辩律师必须要具备一个能力,你收集客观证据,这是我们刑辩律师最基本可以做到的。袁律师已经在案例中已经告诉我们刑事律师如何突破侦查机关侦查的弱点。还有他说会见当事人15次。亲,有很多援助律师,他们连见都不见当事人,拿着几张纸就在那里开干,三点:初犯、偶犯、证据待考、从轻减轻,你怎么样作出一个成功的案件?NO!当一个律师去看守所会见他的当事人15次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案件你已经是滚瓜烂熟。一个律师在侦查阶段你应该怎么样去做?我从他身上已经读出了这个信息,他没有告诉你说,我要去会见。当然,侦查阶段,刑事警察他们提讯了多少次,提审的内容是什么,讲的是什么内容,事实上都已经告诉你了,我们没有必要说硬要当事人怎么说。第四,他做得很细,细到什么程度?细到刑事诉讼法证据那一章滚瓜烂熟,我们知道他已经讲了,刑事诉讼法第53条:定罪、查证属实、排除其他合理怀疑,在我们做辩护冲击检察官、公安人员或者是法官内心的时候,我们事实上要用足够足够多的合理怀疑,让他们做不了决定,让他们做出无罪辩护。第五,他做得很细,在刑事审判参考1000多个案例中找到了判例。如果大家要做刑事业务,对刑事审判参考1000多个案例要烂熟于胸,我们才能做好。

因为时间不够,我们期待你的下次来金凯华大讲坛继续分享.....

【注:以上根据金凯华大讲坛分享、互动发言所整理】



后记:

各位大律齐聚一堂

罗秋林律师主持

袁瑜蔚律师的干货分享



互动环节的激烈探讨

意犹未尽的午夜裸聊

成功的律师辩护,除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需要大胆寻找反证——主动进攻!

金凯华大讲堂,欢迎您分享、学习最新法律知识!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