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管理:美国范式的欧洲联盟

马浩教授on战略管理2019-06-09 16:02:52

美国范式的欧洲联盟

 

在欧洲,至少有两所大学在过去的数十年间是紧跟美国商学院潮流的,在早年尤其是受到从哈佛商学院博士毕业后回归学者们的影响。从注重MBA教育开始,他们逐渐向顶尖的学术研究机构迈进。这两所学校就是坐落于法国巴黎近郊枫丹白露的欧洲管理学院(INSEAD)以及英国的伦敦商学院(LBS)。号称“全世界的商学院”(The Business School of the World)的欧洲管理学院,还在亚洲开办了与枫丹白露同等地位的新加坡校区,影响日益增强。

 

对标美国的潮流在欧洲至今仍然盛行不衰。法国高商(HEC)以及意大利的Bocconi正在迎头赶上。西班牙的IE, IESEEsade,瑞士的St. Gallen,荷兰的Erasmus,丹麦的Copenhagen和德国的ESMT等亦是不甘落后。其它老牌的大学和新建的项目亦是纷纷效仿。下面我们简介任教于INSEADLBSBocconi的几位新锐精英学者。五人里面四位是沃顿的博士。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宿命。

 

梵尼希·普若楠Phanish Puranam

 

2001年从沃顿毕业后,普若楠任职伦敦商学院,九年后获聘正教授。2012年转任INSEAD,现为罗兰贝格讲席教授和博士项目主管。他的主要研究兴趣是企业内部门间的协调与整合以及企业间关系的管理,其研究方法论主要是正式的模型构建与实验设计。

 

普若楠教授在博士毕业前曾经参与了一项较有影响的工作,研究CEO的领导力特点在不确定环境下对利润率的影响(Waldman, Ramirez, House & Puranam, AMJ, 2001)。采用美国《财富》500强中的48家企业为样本,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CEO领导力特点与企业利润率的关系取决于感知到的环境不确定性(Perceived Environmental Uncertainty)。具体而言,魅力型的CEOCharistmatic)在不确定环境下对企业的利润率是显著的正向影响,而在确定的环境中则没有明显影响。在不确定的情境下,交易型的CEOTransactional)并不比魅力型的CEO对利润率有更大的贡献。

 

普若楠教授一项重要的工作,是考察以获取技术为动机的兼并案发生后如何保持被收购业务的技术与产品创新活力。收购企业既要对被收购业务进行必要的整合从而更好地挖掘和利用其能力,同时又要给予它足够的自主权去探索新的创新空间。他将这两个截然不同甚至互相冲突的任务称为“协调-自主”困境(Coordination-Autonomy Dilemma)。应对此困境的办法,是清醒地意识到被收购业务所处于的创新阶段(Stage of Innovation Trajectory)。在并购完成之后对被收购业务立刻进行结构性的整合对后续的产品创新是不利的。在被收购业务的新产品尚未推出之前就对其进行结构性的整合尤其不利。在被收购业务的技术发展处于相对成熟时期,这种不利影响可能得到缓解(Puranam, Singh & Zollo, AMJ, 2006)。

 

进一步探讨上述困境,普若楠教授把协调整合看作是收购者对被收购者知识的应用(Leveraging What They Know),把被收购者的相对自主看作是一种独立于收购者的创新活动(Leveraging What They Do)。他们的结果显示,有经验的收购者可能更善于应对协调整合带来的各种冲突与不协和,但并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整合会带来实际的收益(Puranam & Srikanth, SMJ, 2007)。

 

接下来,他又探讨了结构性整合之外的替代性协调方式,比如通过所谓的“共同领地”(Common Ground)来协调收购者与被收购业务的关键人员之间的交流与沟通关系。这里的共同领地,指的是双方同时拥有的某种共同的知识和语言体系,可以以之为基础进行沟通与协调(Puranam, Singh & Cahudhuri, OS, 2009)。

 

普若楠教授的一位主要合作者是战略联盟专家阮杰·古拉替。他们曾经共同研讨上下游企业间纵向关系的调整(Gulati, Lawrence & Puranam, SMJ, 2005),包含多个实体的所谓“元组织”(Meta-Organizational Design)的设计(Gulati, Puranam & Tushman, SMJ, 2012),以及通过组织再造进行组织更新(Organizational Renewal through Re-Organization)的尝试(Gulati & Puranam, OS, 2009)。

 

安竺·西皮洛夫 Andrew Shipilov

 

在多伦多大学师从久·宝睦(Joel Baum)教授的安竺·西皮洛夫,自2005年博士毕业便一直任教于众星云集的INSEAD,现为该校讲席教授。他是战略管理学会2014年的“新锐学者奖”获得者。

 

姓名

博士学校

时间

Yves  Doz

HBS

1976

W Chan  Kim

Michigan

1978

Karel  Cool

Purdue

1986

Javier  Gimeno

Purdue

1994

Gabriel  Szulanski

INSEAD

1995

S  Rangan

HBS

1995

Peter  Zemsky

Stanford  

1995

Laurence  Capron

HEC

1996

Quy Huy

McGill

1999


Phanish Puranan

Wharton

2001

Andrew  Shipilov

Toronto

2005

Ithai  Stern

UT  Austin

2005

Jason Davis

Stanford

2007

Guoli  Chen

PSU

2008

Nathan  Furr

Stanford

2009

P  Meyer-Doyle

Wharton

2012

Ilze Kivleniece

HEC

2013

Mathew  Lee

HBS

2014

Juan Ma

HBS

2017


INSEAD英士商学院

战略管理领域现任教授一览

 

西皮洛夫与宝睦合作的工作包括对社会网络中“小圈子”(Small World or Clique)的勾勒与解读(Baum, Shipilov & Rowley, ICC, 2003),还有成员从小圈子中的退出(Rowley, Greve, Rao, Baum & Shipilov, AMJ, 2005),以及绩效反馈对合作伙伴选择的影响 (Baum, Rowley, Shipilov & Chuang, ASQ, 2005)

 

在基于其博士论文的独著发表中,西皮洛夫发现在结构空洞充斥的企业社会网络中,那些专业化的(Specialist)和通用化(Generalist)的加拿大银行要比中度专业化的银行绩效好。通用化的银行绩效要比专业化的好(Shipilov, AMJ, 2006)。在另外一篇独著的文章中,通过对英国投行业(1992-2001)投行之间在并购案合作关系上的研究,他发现,企业经验范围的广泛程度可以增强其对不同信息的吸收能力并使之在充满结构空洞的网络环境中表现优异。与合作伙伴有以往多点竞争关系的企业可以通过减少对方的不合作而促进其绩效。而那些在网络中占据非主流地位的企业也可以通过利用机会增强其谈判能力而获益(Shipilov, OS, 2009)。

 

他还与其多伦多的师兄华人学者Stan Li 合作考察了结构空洞对合作网络中企业“地位形成”(Status Accumulation)与“市场表现”(Market Performance)的影响。他们发现地位形成对市场表现有正面影响,结构空洞可以促进企业的地位形成但不利于其市场表现(Shipilov & Li, ASQ, 2008)。在另一项合作中,二者还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概念:“复杂性三角关系”(Multiplex Triad)。复杂性三角可以被认为是由不同的方式和渠道连接的三方,同时包括横向连接(比如两个企业之间)与纵向关系(比如企业与其购买商之间的关系)。这里,他们将作为购买方的顾客引入到企业间是否合盟的考量中(Shipilov & Li, OS, 2010)。

 

迈克·杰卡毕蒂斯 Michael Jacobides

 

来自希腊的学者迈克·杰卡毕蒂斯教授2000年博士毕业于沃顿,师从演化经济学和组织能力理论大家Syd Winter。一直任职于伦敦商学院。2015年始任《产业与公司变革》(ICC)共同主编。

 

在早期的一篇文章中,杰卡毕蒂斯考察信息与委托人和代理人关系。信息不对称可以导致价值的的再分配,而不适当的监督也会促使代理人采取行动来影响价值的再分配。他建议企业应该转换思路,远离只关注于减少委托人监管费用的倾向,拥抱那些促使双方价值最大化的做法。也就是说,监管并不一定是有益处的。适当的信息政策可以促进企业的价值创造与分配(Jacobides & Croson, AMR, 2001)。

 

杰卡毕蒂斯的一个主要研究兴趣是企业间的纵向关系,考察企业如何通过自造、购买和结盟的选择来确立其边界(Jacobides & Hitt, SMJ, 2005; Jacobides & Billinger, OS,2006)。他真正关注的是对纵向一体化进行替代的各种纵向关系管理机制。为此,他专门考察了为什么企业会采取“去一体化”战略(Disintegration)去管理纵向价值创造活动体系,并发现信息的标准化以及协调机制的简单化乃是促成用市场代替企业内交易的主要动力(Jacobides, AMJ, 2005)。

 

在其最具影响的文章里,杰卡毕蒂斯与导师Winter合作,通过瑞士钟表业(逐渐纵向一体化)和按揭贷款行业(逐渐去一体化)两个行业的对比研究,得出如下结论:交易费用和企业能力两方面的因素对于企业纵向边界的界定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而企业纵向边界的确立和改变会发过来改变企业能力的演变过程。企业能力的改变也会改变整个行业的“能力池”(Capability Pool)的构成,从而进一步影响不同企业的地位和生存(Jacobides & Winter, SMJ, 2005)。

 

后来,二者曾对企业能力和交易费用对企业纵向范围影响的文献再一次进行了总结梳理(Jacobides & Winter, OS, 2012)。在另外一篇独著的文章中,杰卡毕蒂斯还通过对能力差异、交易费用和学习曲线等三个方面的考察来更加深入地探究企业纵向范围的确定(Jacobides, OS, 2008)。毫无疑问,杰卡毕蒂斯教授是企业纵向关系战略方面的顶级专家。

 

杰卡毕蒂斯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了“产业架构”(Industry Architecture),亦即产业或者细分市场层面关于价值链上不同阶段劳动分工与协作的设计安排,在管理纵向关系上的重要性。这种产业架构可以催生价值链上不同阶段的流动性与互补性,从而可以使得核心企业不需要诉诸纵向一体化便可以收获纵向关系上的价值, 拓展了梯斯关于“可收益性”(Appropriability)的论断(Jacobides,Kdudsen & Augier, RP, 2006)。

 

姓名

博士学校

时间

Micahel Bikard

MIT

2013

Julian Birkinshaw

WU Ivey

1995

Sungyong Chang

Columbia

2016

A Cohen-Mohliver

Columbia

2012

Donal Crilly

INSEAD

2010

Collen Cunningham

Duke

2017

Gary Dushnitsky

NYU

2004

Sendil Ethiraj

Wharton

2002


I Fernandez-Mateo

MIT

2004

Gary Hamel

Michigan

1990

Ioannis Ioannou

HBS

2009

Michael Jacobides

Wharton

2000

A Kacperczyk

Michigan

2009

Costas Markides

HBS

1990

Bryan Stroube

Maryland

2015

Keyvan Vakili

Toronto

2013


9.7 LBS伦敦商学院战略管理领域现任教授一览

 

 

森蒂尔·爱思若饥 Sendil Ethiraj

 

现任《战略管理学期刊》的三大主编之一,是伦敦商学院的爱思若饥教授,2002年毕业的沃顿博士,师从列文萨奥教授。在密西根任职十一年之后,转任伦敦商学院,现为该院讲席教授和战略与创业系主任。

 

基于列文萨奥、瑞夫克因以及西吉尔考等人对复杂系统中战略研究的数理模型传统,爱思若饥通过模拟分析发现,复杂系统中的战略必须对两种不同的势力进行权衡:过分精致的模块化设计可能会影响企业的稳定,造成周期性的波动,并且难以对绩效提升有所贡献;而过分的整合可能导致有限的搜寻从而过早地选择了较为劣质的设计(Ethiraj & Levinthal, MS, 2004)。

 

在另外一篇相关的研究中,二者通过数理模型展示了组织复杂性的架构(Architecture of Complexity)对于组织设计的影响(Ethiraj & Levinthal, ASQ, 2004)。同时,他还通过模拟分析考察了模块化设计对创新和模仿的影响。模块化可以促进领先企业的创新,但同时也有助于对手的模仿。然而,在准模块化和非模块化的情形下,领先企业与后进企业之间的绩效差距则可持续存在(Ehthiraj, Levinthal & Roy, MS, 2008)。

 

在对企业能力的研究中,爱思若饥教授还与同事将能力划分为与特定客户相关的能力(Client-Specific)和项目管理的能力(Project-Management)。二者的边际回报是不同的。对二者的理解可以增进企业在获取与应用它们时的有效性(Ethiraj, Kale, Krishnan & Singh, 2005)。

 

看到这里,也许大家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了“组织经济学帮”的真实存在以及日渐强大的影响力和辐射范围。这个存在与影响在顶尖的学校中表现的尤为突出。从某种意义上说,INSEADLBS也许可以被认为是沃顿或者哈佛等美国名校在欧洲的分院,它们几乎完全地接受美国范式的影响和洗礼。组织经济学范式的传播以及数理模型的充分应用,无疑使得管理学的研究更加精致、精准、严谨和强劲(Robust)。有些时候,做出来的结果和潜在的启示简直妙不可言。华美标致,简洁直观,不禁令人叹为观止。

 

但这种范式的假设和涉及的维度,概而言之,又都往往过于简单。惊叹之余,也许你可能会发现其呈现的道理通常都过于一般笼统和初级浅显。对于经济学家来讲,是对于理解组织复杂性进程中的新奇发现。对于以管理和组织应工的学者而言,不过是使用极为复杂的手段对早已尽人皆知抑或毫无惊奇的事情做了一次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性展演。可见,学术界是有其自身发展之逻辑的。跟它所对应的实践及其潮流可能没有必然的联系。某位学者,某个学校,某本期刊,某一学派,就能在一时间撑起一片天地,独步天下,傲视群雄。主流里的主流。核心中的核心。

 

京剧界净行有个说法,叫做十净九裘。唱(铜锤)花脸的,十个里面九个学的都是裘盛戎先生。然而,裘盛戎是裘盛戎,马奇是马奇。毕竟,李长春不是裘盛戎,列文萨奥不是马奇。孟广禄不不是李长春,爱思若饥不是列文萨奥。

 

窦未·拉维 Dovev Lavie

 

拉维自2004年从沃顿获得博士之后,曾任教于奥斯汀德克萨斯大学和以色列的Technion大学。现在已经与其沃顿师兄邹洛(Maurizio Zollo)汇合于意大利米兰的Bocconi大学商学院。有关该院的战略管理师资,请参见表9.8。博士毕业后的三年内,拉维教授在A类期刊发表了5篇文章,其中四篇是独立完成。这为他在2012年获得战略管理学会“新锐学者奖”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姓名

博士学校

时间

Christiane  Bode

INSEAD

2015

Nilanjana  Dutt

Duke

2013

Alfonso   Gambardella

Stanford

1991

Andrea  Fosfuri

Barcelona

1998

Nicolaj  Foss

Copenhagen

1993

Robert  M Grant

LSE

1974

姓名

博士学校

时间

Dovev  Lavie

Wharton

2004

Toben Pedersen

Copenhagen

1993

Giuseppe  Soda

Bocconi

1996

Marco  Tortoriello

Carnegie  Mellon

2006

Gianmario  Verona

Bocconi

1999

Maurizio  Zollo

Wharton

1997


意大利米兰Bocconi商学院

战略管理领域现任主要教授一览


 

拉维教授最早的发表是将资源本位企业观引入到企业联盟的研究中。他首先将联盟中企业的资源分为共享的和非共享的,并且指出只有共享的资源才可能给企业带来“关系租金收益”(Appropriated Relational Rent)。通过对异质性、不可流动性、不可模仿性和不可替代性的分析,他进一步认为,对于企业是否能从联盟网络中获得经济租金而言,企业间关系的性质特点要比那些共享之资源本身的性质特点更为重要(Lavie, AMR, 2006)。

 

尽管是其个人独著的文章,拉维教授对其研究工作的主题定位是非常符合战略管理领域内的学术潮流的。另外一篇同年发表的理论构建类别的文章,则是紧扣动态能力学说的主题,探讨现有企业在面对技术变革的情境下如何对其能力进行重组构型(Reconfiguration)。他将重组构型的机制分为三大类别:替代、演化、转化,并将这些机制与技术变革的特点(比如速度与不确定性)与能力的特质(比如复杂性和因果模糊性)进行关联性的讨论。他认为,这些机制对于企业面临的认知障碍和运营障碍的克服程度,将会影响企业对其总体能力差距的弥补(Lavie, AMR, 2006)。

 

一年之内,能有两篇独著的理论构建文章在《管理学会评论》(AMR)发表,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和贡献。印象中,也只有巴尼在1986年实现过。两人之间相隔了二十年。

 

再次证明其选题的精当与顺应主流,他还将马奇著名的探索(Exploration)与挖掘(Exploitation)两分法引入到有关战略联盟形成的决策中。他与合作者认为,吸收能力和组织惯性会对挖掘和探索产生相互矛盾的压力。其实证研究结果显示,企业针对战略联盟的三个关键维度(价值链、合作伙伴特点、合作伙伴在联盟中的地位)所进行的挖掘和搜索呈现了不同特点与均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之间的均衡点也会改变(Lavie & Rosenkopf, AMJ, 2006)。

 

除此之外,他还对上述两种企业行为在公司内与公司间的层面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和梳理(Lavie, Stettner & Tushman, AMA, 2010)。最近,他又加入了对并购情境下探索与挖掘的考量,同时考察内部组织、外部联盟以及兼并与并购对两分法的影响(Stettner & Lavie, SMJ, 2014)。

 

在其另外一篇独著的文章中,拉维考察一个企业的战略联盟组合与其价值创造和价值获取的关系。采用367个企业的20779个联盟的板块数据,他的实证研究发现,联盟网络资源对企业价值创造的贡献取决于资源的互补性。当诸多联盟伙伴在同一个市场上竞争的时候,强势伙伴的出现会损害一个企业的价值获取能力。而一个企业的战略联盟组合中伙伴企业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反倒会增强其绩效表现。因此,价值创造和价值获取是相关但不同的两个问题(Lavie, SMJ, 2007)。

 

最近,作为联合客席主编之一,拉维参与了《管理学会期刊》关于大数据和数据科学方法在管理学研究中的应用研究专刊的编审和总结工作,再次迎合学术潮流,站在了前沿(George, Osinga, Lavie, Scott, AMJ, 2016)。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