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行天下】『漂流高棉之春』之二:人物记三篇

小政知行空间2019-06-27 04:47:43

题记:2018.3.10,睡前

读行中,我从不在乎风景

感动我的永远是人

有万千平凡过客中的某一个

有不远千里也要一见的朋友

有偶遇,有处心积虑的拜访

我都记得清楚

一. 理发馆小妹

2018.3.3,池州

在北京理发太贵。对于我这样缺乏技术含量的发型,池州这种三线城市正合适。从博物馆出来,我买了几个包子,一边吃,一边搜索路边的廉价理发铺。

我穿过一个街心公园,面前是一片安静而黢黑的社区,一排门面房闪着昏暗的光。“有戏!”我心里有了底。


果然有这么一家。一位年轻的小妹正在给顾客吹头发。

“洗头吗?”小妹随口问我。

“不不,剪头发。我来旅游,发现两边头发有点长,拍照片不好看,麻烦给我修一下。”

上图:池州商业中心的剽悍小朋友


店里有母女二人,老妈洗头,小妹理发。得知我远道而来,立刻勾起了兴致。头还没洗完,我已经听完了这个河南家庭二十年来的迁徙故事;等到头发剪完,我不仅被全面普及了池州的吃穿住行、风土民情常识,而且二位自作主张,为我规划好了明天和下次造访的行程:

土菜馆吃苔菜和老鸭汤,杏花村和九华山天池二选一。八月再来观赏池州特有的红色桂花,那个香飘十里哟——才刚正月,母女俩已经一脸憧憬。

上图:池州市民喜欢

在电动摩托车上加装雨棚


我虽然心里另有打算,嘴上却连连称是——半小时闲聊,干货多得几乎消化不了,收获丰厚至此,自当口头和实际“双重赞赏”。付钱时,我主动多给了5块。看到微信转账提示,小妹眼里闪过一道惊喜。

“来,合个影,这发型也是你的‘作品’呗!”我提议道。

小妹对着镜头大方地举起剪刀手,“罪证”跟着就留存了下来。

上图:小妹不管洗头,是一位真正的大工哦


二. 从未谋面的委托人

2018.3.8,广州

从第一次收到委托书,到今天见到委托人,十个月也不止。

没学过法律,没打过官司,原以为只是跑腿填表,结果客串一把业余律师。闹过乌龙、惹过矛盾,一波三折,官司成了一场空,委托人和代理人隔行又隔南北,两条生活轨迹偶然加偶然弯曲,交集成一段忘年友谊。

上图:丰盛的广式早茶,吃了一中午


广式早茶由他们慢慢上,小笼小碟待我们细细品,传奇故事说不完也道不尽,句句都可以搬上电影:刚果城郊,一个眼神便知擦肩而过的村民起了歹心,抄起挖土的花铲才险里逃生;工作到哪就把羽毛球普及到哪,上至政府和使馆高官,下至中方和本地同事,打遍各地球馆球场,从缅甸杀到北京……


半生打拼,如今酒楼里面面相对,娓娓道来,如幻似真。惟愿官司永不再起,友是旧友,常见常新~~

上图:头次见面的委托人和代理人


三. It's my honour, sir

2018.3.8,广州。七年前,我是他微博上的粉丝;三年前,他关注我;两年前,第一次见。今天,带我参观军情展览——何等幸事?


广州真是起义重地,孙先生发动南洋商人反清,苏维埃遥控中共工人倒蒋——各有主义,你争我夺,和平还要再等二十年。

毛瑟枪的弹丸带圆头,迫击炮的装填太危险,陶瓷做的土手雷,配错了的一战双翼螺旋桨飞机大照片——“宣传”真多,真品真少,哪够科普加吐槽。

图:广州起义纪念馆里的

“纪念建军90周年”特展

应博主要求打码


两年前初见的五月花Pacific Coffee升级了“公平交易”咖啡豆,却总有小弟大哥抽烟,经我一劝,一脸茫然;人民公园里的大妈自唱自跳,也不知是麦克接触不良,还是天生哑嗓,声声辣耳朵又震天;北京路的骑楼宽阔,却让我想起漳州、海口、香港和怡保,哪里有华人,哪里就少不了沿街橱窗里油亮的糯米鸡和萝卜糕。

图:一脸“不服来战”的广场舞大妈


历史纵穿明清、民国、建国后和当今,横揽官衙和书院,商号和民宅。幼儿园放了学,庙会正开张,

大街连着小巷,枯藤缠着鬼屋。指指点点,走走停停,喝完咖啡吃鱼皮,淋过小雨撸花猫。直聊到华灯初上,直逛到不分东西——今晚暂停,明朝再战!

图:敬业的庙会吉祥物


感谢帖,不必赞赏~~


文字和图片均为本人原创

欢迎个人转载(注明作者即可)

商业转载或使用费用私议


若想浏览自创办以来的所有文章

请点击右上角图标,进入“小政知行空间”主页

选择“查看历史消息/查看過去訊息”~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