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为什么生如夏花的林奕含最终还是决绝而去,这部电影能告诉你答案

第一制片人2019-03-13 11:53:20







浮  光  乍  现  ·  掠  影  回  眸



吉光

片羽


全世界每年大约生产10000部电影,想要进入院线要经过惨烈厮杀,被人关注的更是屈指可数。

“吉光片羽”为您打捞电影中的电影,它不一定闻名遐迩,但每一部都经得起岁月的迁徙流转。

在“吉光片羽”中让那些没能彪炳史册的影片最终常驻你我心间。



系列5       暴劫梨花


出身医学世家,被媒体誉为“最美满分宝贝”,却不幸因抑郁症自缢身亡。这背后的原因究竟为何,电影“暴劫梨花”也许能为你揭晓谜底。






01





一群酒鬼强暴了莎拉,后者奔逃出米尔酒吧,一位好心的皮卡司机将其送到医院。

 

莎拉需要进行相关医学鉴定,虽然这在所难免,但很显然这是对被侵女性的再次伤害。

 

在此期间,一位名叫卡洛汉尼卡的义工一直伴其左右。

很快,检察官凯瑟琳前来取证,警察邓肯也开始着手办理此案。

 



02





“你还能认出那些人吗?”

“能。”

“米尔酒吧现在还在营业。我们需要你帮忙才能逮捕他们。”

 

莎拉略一迟疑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刚从虎口脱险却又要再次深入虎穴,莎拉的顽强,绝非常人可及。

 




03





人一旦丧失了善恶评判标准,各种罄竹难书的罪行就会变得顺理成章。

 

莎拉指证了两名犯罪嫌疑人,他们的表情麻木而无畏。

对这些人来讲,性交就是一种动物本能。

性起时,定要酣畅淋漓,任何阻拦和妨碍都要竭力击破。

而这种不计代价的醉生梦死不知毁灭了多少无辜者的人生。

 




04





除了施暴者寇克、丹尼,还有一位名叫鲍勃的大学生。

 

天色已晚,身心俱疲的莎拉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虽然还有男友和她一同居住,但两人并不亲近。

 

伤口灼烧,男友却突发奇想:你想出去兜兜风吗,透透气,凉快一下。这种时刻,有谁愿意在哈雷摩托上狂野呼喊呢?

 

 

如临深渊之时,莎拉想起了妈妈。

她出生那年,父亲离家出走。

可以想象母女两人的生活一度异常拮据,母亲做些侍应生之类的工作补贴家用,让莎拉勉强读完初中,之后便辍学回家,自谋生路。

从此,她们的生活几乎成为两条平行线,只有偶遇重大变故,出于血缘亲情,才多出一份超越陌生人的信任与牵挂。

 


“莎拉,这么晚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想给你打个电话。艾姆斯还好吧?”

“他走了。”

……

 

“妈妈,我想……”

“你想要钱吗?”

“不是,我不要钱。”

“我只是想去你那儿住一星期。”

 

“你惹上麻烦了?”

“没有,我没惹麻烦。我只是想……”

 

“我要去佛罗里达了。”

……

“哦,那祝你旅途愉快。”

“谢谢。”

 

“好好保重,再见!”

“再见!”

 

爱人疏离,母女陌路,危难之际,竟无人可以诉说!

 




05





在校园里,鲍勃也被送上了警车。

 

 

但在第一次庭审后,法官却做出了三名被告每人交纳一万元保释金以待再审的决议。

 

而作为海洋法系的代表国家,美国采取陪审团制度。

像辛普森案件这样看似板上钉钉的谋杀案,只要能说服陪审团成员,也能无罪释放。

因此富贵逼人的鲍勃一家不惜重金聘请知名律师,还利用媒体为己造势。

 

 

“我们的抗辩很简单,根本没有强暴这回事,受害人只是哗众取宠而已。”

 

这让出身卑微、个人生活混乱、平时习惯借助大麻和酒精缓和紧张情绪的莎拉弊端凸显。

 

检察官凯瑟琳未雨绸缪地提醒她:你可曾尝试过群体性交,是否喜欢虐恋,这些都可能成为对手发难的问题,我当然会提出抗议,但是法官有时会同意,有时不会。

 

检察官凯瑟琳 

 



06





果真如此,辩方利用莎拉的行为不检,对其进行肆意攻击。

 

如果让她出庭作证,有悖伦理;

而莎拉的女伴莎莉以及米尔酒吧的酒保又不肯出面声张正义;

虽然还有一个证人波里多;

但他正处缓刑期,辩方对此一定会不依不饶。

 

如此看来,此案胜算寥寥!

 

尽管莎拉义愤填膺却无计可施

 



07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使罪犯逃避刑罚,不如进行控辩交易。

与中国不同,控辩交易在美国受法律保护。双方通过“你来我往”既可将委托人的损失降至最低,也能有效节约社会成本。

 

 

起先凯瑟琳想以“一级强暴罪”起诉。

辩方的商议结论是“二级性虐待”。

凯瑟琳单刀直入:“那我们还是法庭上见吧,而且我不接受个别条件,一人送审,全部送审。那位22岁,前途无量的富家公子鲍勃也不例外。”

对方立刻妥协:“那一级性虐待如何?”

“一级强暴!”

 

 

“少来这一套,你们那位受害人酒醉嗑药后进入酒吧,就差没掏出对方阳具了,你应该知道陪审团会作何反应。二级强暴再加一年刑期,这是我们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那到此结束吧。”凯瑟琳不愧有“律政铁娘子”的美誉。

 

 

“凯瑟琳小姐,你对自己的胜算究竟有多少把握,你一定知道强暴案是一场赌博。”老谋深算的汉利律师眼见鹬蚌相争,渔翁失利,只好主动为自己的委托人鲍勃据理力争。

 

 

“我明白。不过您也可以想象一下,陪审团翻看这些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的照片时会作何反应。”

 


“那你的接受底线是什么?”

二级强暴,两到五年。运气好的话,您的委托人九个月就会出来。”

 

“有一个条件,罪名可以改为一级,但不能是强暴。”

“攻击、胁迫、伤害……”

“伤害。”

 

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何一些中国学者会抨击控辩交易所造成的司法不公,但鉴于莎拉一案的特殊性,这是检察官凯瑟琳在权衡利弊后在当时所能做出的最佳选择。

 

虽然心有不甘,但凯瑟琳的确尽了全力

 



08





尽管内心愤懑,但既然结局已定,也只能接受。

生活还得继续,莎拉只能借助时间的流逝以及更多自我麻痹让自己不至在精神泥淖中越陷越深。

 

为了“洗心革面”,她剪掉了伴随多年的长发,既淡化自身的女性特质,又作为一个下不为例的教训。

她以为终有一天所有都会尘归尘,土归土,然而,这一想法很快被证明是异想天开。

 

 

在音像店,一名男子前来搭讪:

“你是强尼妹妹的朋友对吧?”

“上星期在垒球比赛中见过。”

但其实,他对一切都心知肚明。那晚在米尔酒吧,莎拉被羞辱时,此人正是在旁振臂高呼的人渣之一。

 

 

配合各种下流动作和奸佞哂笑,莎拉的屈辱和冲动愈演愈烈。

她急迫想离开这一是非之地,但“猥琐男”欺人太甚,竟然驾车拦住莎拉的去路。

 

 

“想跟我玩弹珠机吗,别忘了,你可是在上面被强暴的!

话已至此,理智在尊严面前已不值一提,挂空挡,踩油门,莎拉宁愿与对方同归于尽,也不愿再忍受一丝污言秽语。

 

 



09





离家谋生多年,这大概是莎拉最孱弱无力的时刻。

她的人生是有些不思进取,但至少她一直自力更生。

 

 

凯瑟琳从友人处听闻此事,急忙放下手中工作,赶来询问事件原委。

 

“先生,抱歉打扰您,请问您认识莎拉吗?”

“不认识,她是妓女。上次看见她表演春宫秀。”

“你当时也在米尔酒吧?”

“她演得不错,不仅打人还喊救命。”

“什么?”

“跟你说,她特别享受,看的人越多,她越起劲。转告她,下次再有新剧,我还会去捧场。”

 

 

此时,凯瑟琳才真正了解莎拉此前对她的控诉:如此庭外和解,用恶意伤害取代残忍强暴,每个人都会认为我是个风尘女子,可以被随意践踏。

 




10





向来训练有素的凯瑟琳不由悲从中来。

身为女性的恻隐之心外加作为律师的铮铮铁骨让她拒绝再“置身事外”。

 

 

她要控告那群旁观者。

根据法律,诱使别人犯罪,本人亦同样有罪。

正是那些人地拍手大叫、推挤拖拉才造成了强暴的发生并促使其持续进行。

 

 

然而,当凯瑟琳意欲上报这一提议时,却遭到了上司得断然拒绝,并且声称:这是一场必败的官司。即便侥幸获胜,代理律师也会被看作心怀怨恨的贱妇。

 

“这是我欠她的。”凯瑟琳竭力压制心中怒火。

“不行。地检处不是你还人情债的工具。”利益至上的上司决不允许下属损己利人。

 

 

“我要打下去,你阻止不了我。除了控告强暴犯,我还要起诉法务官、酒吧和地检处,我要让法官知道,正是我所在的机构出卖了莎拉。我会搜集你们的协议记录,找出你跟对方谈的每一项可耻条件。”

 

 

“那你好好打吧,不管输与赢,你都完了!”

决定为正义而战的凯瑟琳在压力与讽刺面前,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美好前途。

 




11





凯瑟琳再次来到莎拉的居所,虔诚地告诉她:如果当晚的煽风点火者被判有罪,强暴罪就会成立,先前那3名罪犯不仅会延长刑期,还会留下案底。

 

 

然而。毕竟曾经遭遇“背叛”,莎拉有些犹疑不定,况且一旦提起诉讼,作为当事人的自己也许从此就会生活在公众的视野之内。

这也是所有拥有类似经历的人所面临的最恶劣后果。

 

“莎拉,我错了,在我和对方达成协议前,我该先询问你的意见。”

“如果你真想这么做,我只有一个请求,请别再谈任何条件。

 

 



12





待到理想照进现实,才发现地检处负责人的口出狂言绝非危言耸听。

 

美国人也有自己的人情社会:酒保贾西为什么不愿作证,得罪了衣食父母,如何生存;还有当晚目睹莎拉被欺侮的女伴莎莉,更是一语道破天机:那些人真得不能招惹。

 

莎拉女伴莎莉

 

但冰雪聪明的凯瑟琳内心强大,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语中的地触碰到莎莉内心对朋友的同情和负罪,迫使她没有继续保持沉默。

最终,莎莉克服恐惧和考量,答应前往警察局,指认那些助纣为虐者。

 

 



13





迥然不同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使得凯瑟琳和莎拉摩擦不断,但好在两人同仇敌忾的共识坚不可催。

 

一天傍晚,凯瑟琳又一次来到米尔酒吧取证。

 

此刻正是人声鼎沸时,在这个荷尔蒙充斥,用一丝暧昧就可点燃爱火的场域里,凯瑟琳对莎拉的遭遇有了切肤之感,她仔细环顾四周,忐忑而谨慎地试图还原事件经过。

 

 

视线划过叠加震动快感的弹珠机,焦点伴随蛊惑的声响落在游戏间的计分板上。

4月18日,肯尼斯,675826分。

 

那晚和鲍勃一同前来并向警方报案的关键目击证人终于找到了。

 



14




万事俱备,只待庭审。

 

和“克莱默夫妇”一样,这一情节也成为了本片的最大亮点。

 





15





今年2月,台湾作家林奕含通过《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描述了自己曾遭补习班老师诱奸的痛不欲生。

并直言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的一生。

而对于莎拉,又何尝不是如此!

 


 


16





尽管肯尼斯作证有利,但贾西和莎莉的证词偏向辩方。

而且鉴于过往案件中还没有“因火上浇油致使妇女受污”罪名成立的记载,因此控方获胜的几率依旧渺茫。

 


 



17




与林奕含事件不同,经陪审团商议,莎拉还是迎来了迟到的正义:三名心怀不轨者被判有罪。

 

尽管注定一生梦魇相随,但至少莎拉暂时可以和自己的爱宠——沙迪一起愉快玩耍了,而林奕含却再无重新开始的可能。

 

 

林奕含生前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我的精神科医师在认识我几年后,对我说——你是经历过越战的人;又过了几年,他对我说——你是经历过集中营的人;后来他对我说——你是经历过核爆的人。

 

Primo Levi认为——集中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但我要说——其实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林奕含

 

而这样的事情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它就在发生——

美国每六分钟发生一起强暴案,其中四分之一的受害者遭遇轮暴;仅在2016年,台湾就有6480名女性遭受性侵害,其中一半是未成年人。

 

而面对其他“莎拉和林奕含们”,我们又该如何拯救这些来自深渊的灵魂呢?

 

谨以此文,纪念飘零远逝的林奕含

愿你不再被凡尘惊扰

重获从前最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

 

文|浮光掠影

 --END--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业务合作:dyzpr816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