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同事全权代办离职手续,同事与单位约定再无劳动争议有效吗?

子非鱼说劳动法2019-05-12 13:24:14


全文2057字,阅读时间3分钟


文:北京法院网蔡笑 


案情简介


老刘原系北京某软件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销售经理,双方劳动合同期限至20151031日。劳动合同到期后,老刘继续向软件公司提供劳动,但双方未能续签劳动合同。至20162月下旬,老刘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此后,双方因2015年年终奖问题发生纠纷。老刘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软件公司支付2015年年终奖以及2015111日至20162月期间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等近10万元。仲裁机构经过审理,以《离职交接表》中约定双方再无劳动争议纠纷为由,驳回了老刘的全部申请请求。老刘不服该仲裁裁决结果,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主张《离职交接表》等离职手续并非其本人办理。近日,海淀法院审结该起由于委托他人代办离职手续,承诺双方再无劳动争议纠纷而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


法院裁判


庭审中,软件公司提交了《离职办理委托书》以及《离职交接表》等一系列离职材料为证。其中,《离职办理委托书》载明,老刘委托张某全权代办离职事宜,《离职交接表》等一系列离职材料中离职人一栏亦显示有张某代签的字样。另《离职交接表》最末离职员工申明一栏明确载明本人已经办理了全部离职手续,并且已经完全结清了同公司的账务、财务关系。我声明自本人签字之日起,公司不欠本人任何工资、奖金、费用补偿或钱财或任何形式的报酬,本人对公司不存在任何权利主张

经过询问,老刘表示不清楚《离职交接表》等一系列离职材料的真实性,主张代签离职材料的张某是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为其指定的离职手续代办人。就此,老刘提交了与公司人力资源工作人员的电子邮件往来为证。电子邮件显示,2016221日,老刘因个人发展考虑提出离职申请,要求解除双方劳动关系;2016222日,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回复电子邮件称,由于老刘在上海办事处工作,故为了避免交通往返负累,老刘可以委托代理人办理离职手续,现电子邮件附件中提供有一份《离职办理委托书》,如老刘同意按照附件中《离职办理委托书》所载内容,委托张某全权办理相应离职手续,那么老刘需将《离职办理委托书》下载、签字后快递回公司。公司收到快递后,就可以由张某代为办理离职交接等系列手续。考虑到京沪两地往返的时间、交通成本,老刘同意了公司的建议,签署了《离职办理委托书》并快递回公司。由此,即出现了张某代老刘签署的《离职交接表》等一系列离职材料。

再经过询问,软件公司认可了以上电子邮件往来的真实性,确认张某为公司的工作人员。但软件公司主张老刘签署《离职办理委托书》委托张某全权代办离职手续即意味着张某是老刘的代理人,二人间构成民事法律上的代理关系,代理人张某代为签署的所有文件的法律效果应归属于老刘。而老刘则表示张某在代签离职材料时,并未与本人沟通,因此与公司再无劳动争议纠纷的表示并不是老刘的真实意思表示;离职后之所以提起劳动仲裁、诉讼,主要是因为公司没有支付2015年年终奖,因此,如果可能,还是愿意与公司协商一次性解决双方间所有劳动争议纠纷的。

 

最终,经过法院调解,在一次性解决双方间所有劳动争议纠纷的前提下,软件公司同意了老刘的调解方案,双方约定,软件公司向老刘支付一次性调解款2万元,双方间再无劳动争议纠纷。

 

法律分析


本案中,涉及如下几个法律问题。

其一,是代理问题。按照《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因此,本案中,老刘确实可以依法委托他人代为办理离职手续,代理人所签署的相关材料依法对老刘产生拘束力。故在老刘签署《离职办理委托书》,同意张某作为自己代理人的情况下,张某的代理人身份并不因张某本身的员工身份而受影响,也不因 张某是软件公司向老刘推荐的代理人而受影响。

其二、是代理权限的问题。代理权限,即代理人委托他人代为办理的事项范围,或者说是代理人合法行使代理权的界限。本案中,虽《离职办理委托书》载明全权代为办理离职手续,但从法律层面,全权一类的代理授权并不严谨。因此,考虑到双方再无劳动争议纠纷是对劳动者重大实体性权利的放弃声明,如需要判断上述代理声明的效力,仍需要进一步核实代理人张某的代理权限等问题。如,张某有无在签署离职手续时与老刘沟通、老刘知情后有无作出过追认或及时提出异议等等。

综上,劳动者由于身体原因、生活原因确有权依法委托他人作为代理人,代为办理离职手续。但劳动者在选任代理人时,需谨慎选择代理人人选并以书面方式明确代理权限范围,避免由于代理人选任不慎重、代理授权不明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和纠纷。相应的,在遇到劳动者委托他人办理离职手续时,亦建议用人单位以电子邮件、电话等方式与劳动者取得直接联系,对代理人的身份、代理人的权限、尤其是代理人有无作出一次性解决双方劳动争议纠纷的权限作出核实并留存相应证据材料,以避免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就劳动关系解除问题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责任。

 

长按下图2秒关注公号




本公众平台致力于打造劳动法理论探索和实务研讨

更多咨询与交流,可加子非鱼微信号labor12333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