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三十)

夏冰summer2018-07-29 15:00:45


……

(一百二十六)

霍颖又和欧云聊了很久,就要不要离婚的问题霍颖劝欧云慎重考虑,先不要下决定,但是欧云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霍颖的各种劝说都没有作用。霍颖也不敢再多说,生怕欧云再生气上火对身体也不好。霍颖心想,离婚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妥的,慢慢再劝吧。

在欧云家吃过午饭后,霍颖说下午有事就先走了。出了欧云家,霍颖就拨通了甘明军的电话,两人约在离甘明军单位不远的咖啡厅见面。

霍颖到达咖啡厅不久,甘明军就赶到了。甘明军一坐下就忐忑的询问道:怎么样?欧云怎么说?

霍颖平静的说:欧云不打算起诉了……”不等霍颖说完,甘明军长出一口气,如同卸下了千斤重担。霍颖接着说:不过,欧云和她父母都不同意现在就让柴菲的妈妈从拘留所里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甘明军根根汗毛又立了起来,他从沙发里噌的坐起来难以置信的诘问道:为什么?既然都不起诉了,干吗不让柴菲她妈现在出来呢?

霍颖一听甘明军这副口气,有些不高兴:甘明军,你差不多行了!殴云够可以的了,她已经不起诉了,你还要她怎么样?

甘明军急得抓耳挠腮道:不是呀,你知道柴菲的表哥跟我怎么说的?他说三天之内见不到他小姨就要找殴云的麻烦呐,霍颖他不是在开玩笑,这是火烧眉毛的事情呀!

那你是干什么吃的?霍颖也恼了:你一个大老爷们,鼻子底下没长嘴吗?你不会去和那个混蛋沟通吗?他说啥你都当真?他说要伤害殴云,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恐吓是可以报警的,甘明军!再怎么说你现在还是殴云的丈夫,保护好你的妻子难道不是你的职责?

甘明军气馁的说:我知道,你说的都没错。那个胡磊你也见过的,你认为他能听我的吗?

他不听你的你报警呀!警察是干嘛用的?

霍颖,我现在不想把事情闹大,你也知道,殴云起诉柴萍萍,我的工作肯定也会受影响。我再自己报警,那不是自己把自己的丑事往外捅吗?请你理解我啊!

霍颖手指着甘明军一边摇头一边无奈的说:你还有权利让人理解你吗?所有的事情皆因你而起,你凭什么让人理解你?现在是你赎罪的时候,不是你提要求的时候。你们怕殴云起诉柴菲的妈,殴云已经答应不起诉了,差不多行了!要把拘留的人放出来,需要纠纷双方达成和解你知道吗?你看现在这个情形是能和解的样子吗?你让殴云在和解书上签字这不是在侮辱殴云吗?柴萍萍把殴云的胳膊砍成那样,你亲眼见过伤口没有?我上午看了,13针呐,13针的口子让柴萍萍在拘留所住几天过分吗?要我是法官,我恨不得关她半年。柴菲的表哥算个什么东西,他说三天出来我们就得照他说的办?我告诉你甘明军,剩下的协调工作都是你的事,再别往别人身上推了!如果欧云因此再受什么伤害,你就别做人了。

甘明军低头盯着自己手边的玻璃水杯,眉头拧成一个字。从情理上,霍颖说的一点没错。从实际上,一想到胡磊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威胁自己的样子,甘明军对自己能否改变胡磊的想法持百分之百的怀疑态度。从内心来讲,甘明军恨不得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胡磊这个人,因为每一次见面,事态似乎都要失去控制的继续恶化下去。

话已至此,霍颖真心希望甘明军拿出个男人的样子,亲自去收拾眼前这个残局,而不是躲在幕后指挥这个祈求那个。霍颖更希望甘明军痛改前非真心悔过,让欧云能有所感动,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再给甘明军一个机会,最好不要离婚。霍颖思索了一会,说道:甘明军,你和欧云谈恋爱的时候咱就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真心劝你一句,现在挽回欧云比什么都重要,包括你的工作都不能跟这个相比。你把一个女人伤害成这个样子,让她一辈子背着这样的伤痛独自终老,难道不是一件残忍至极的事情吗?这和你夺走她的身外之物完全是两个概念,女人活着就是为了安全感归属感,这些东西被夺走了,女人形同躯壳,心就死了你懂吗?

甘明军扶着脑门叹气道:我知道,可是,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做什么都是错,还不如不做。

胡说八道,你什么都不做才是错!袖手旁观更是犯罪,别人对你现在的看法更是你要自己去改变的动力,难不成你想等着大家自己气消了你再行动吗?世界上没有那样的事!恨这东西是与日俱增的,充其量变为遗忘和冷漠。我告诉你,我听欧云那口气是铁了心要和你离婚的,你要是还想挽回这段婚姻,你就做点什么,别等了!

霍颖觉得自己话说到这个程度,再多说就成废话了,她起身告辞道:我还有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有什么事情再联系。我劝你好好和欧云谈谈,没有别的法子,要杀要刮,你都认了吧。

看着霍颖离开走出咖啡店后,甘明军又呆呆的坐了半个小时,脑子里罗列了所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件件都几乎要了甘明军的命。可是不做,也是死路一条。

甘明军拿出手机,找到了柴菲的电话号码,狠了狠心,拨了过去,不一会电话就接通了。

甘明军低声说道:是我,柴菲。

我知道。

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你说。

你能不能让你表哥不要乱来,我这边已经和欧云说好了,不起诉你妈了。

柴菲在电话那端,半天没说话,甘明军揣测不出来柴菲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情绪,情急又问了一句:喂?柴菲,你听到我说的了吗?欧云不起诉你妈了,我拜托你管好你表哥,成吗?

又隔了半天,柴菲才冒出一句:我妈什么时候能从拘留所出来?我上午才去看过我妈,她身体不舒服,能不能让她早点出来?

甘明军为难的说道:柴菲,这个要求我真没法跟欧云提啊,她现在不可能和你们和解的,不和解你妈就出不来。再说过一个礼拜拘留期就到了,让你妈忍忍成吗?

还没等柴菲说话,胡磊一把抢过柴菲的手机,对着手机狠狠的骂了一句:忍你妈个头!说完就狠狠挂掉了电话。

(一百二十七)

胡磊把柴菲的电话放在桌子上,气哼哼的说道:跟他费什么话,这整个就是一娘们。磨磨唧唧的什么事也办不利索。上午你跟我也看到了,小姨腰疼的老毛病犯了,搞不好这次真是腰椎间盘突出,赶紧把小姨弄出来送医院去看看呐。再在那里吃不好睡不好呆一个礼拜,你这当闺女的能受得了?我这当外甥的还受不了呢!

柴菲一想到早上在拘留所看到老妈那病怏怏的样子,心里立刻心酸起来,柴菲略带哭腔的说:哥,我哪能受得了,妈为了我吃了一辈子苦,老了老了竟然为了我被抓起来呆在那种地方,我每天都是百爪挠心。可是现在,欧云不打算跟我和解,我也不能去逼她呀,把她一家逼急眼了再起诉我们怎么办?

你呀,你这个性格啥事也办不成。你别嫌你哥我说话直,你把自己弄到今天这个境地就是因为你心太软。当初你要是看好甘明军,就直接把他撬过来呀,还用你现在这么腆着肚子找到这来还没人搭理吗?你哥我活了快四十岁,早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要是自己不去争,别人永远不会主动送上门来。现在这社会,就是有能力有钱有权人的天下,哪有老百姓什么事儿啊?给你老百姓口饭吃不找你麻烦就算是开恩了,谁管你死活?甘明军老婆现在说不起诉,谁知道过两天会不会变卦。你要早点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他怕你,早点把小姨放出来,你难道不想领你妈去看病啊?真要是在里边劳下什么大病,我看谁以后还心疼你!胡磊把自己这套从歪道上总结的人生经验头头是道的说给柴菲听。

柴菲心中还是有顾虑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总不能再去找欧云提要求吧,她看到我杀了我的心都有,我去不是找死吗?

胡磊急了:那你妈怎么办?

柴菲听罢说不出话,一脸的忧愁。胡磊见柴菲这不争气的样子,心里暗暗下决心,还是自己来吧,有说服表妹的功夫,自己把事情都办完了。
第二天上午,邹凯在律师事务所楼下停车场停好车后,开门下车,刚关上车门准备锁车时,旁边闪出一个人,直冲邹凯走过来,胡磊走到邹凯身前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您是邹律师吗?

邹凯打量着这个来者不善的面孔,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你找邹律师干嘛?

胡磊冷笑道:我找你,当然有事,您看咱要不找个地方聊聊?

邹凯对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一早还有个律师事务所股东会要参加,见胡磊不说明来意,邹凯准备告辞:对不起,我还有事,再说我也不认识你,咱恐怕没什么好聊的。

见邹凯转身就走,胡磊有点恼,他上去一把扯住邹凯崭新POLO衬衣衣袖,口中冒出一句话:您不和我聊也行,那我去找欧云。

邹凯听到这话,回头怒目瞪着胡磊呵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请你放尊重点!

胡磊放开手,露出地痞流氓常用的滚刀肉表情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托你办点事。

邹凯整整自己的衣袖,没好气的说:什么事?

我知道,您是欧云的代理律师,麻烦你草拟一份和解协议让欧云签字,然后到派出所去申请释放柴萍萍。如果欧云不签字,你就代签一下。只要把柴萍萍放出来,我以后绝对不找你麻烦了。

邹凯听罢,基本明白胡磊的来意和动机了,邹凯把公文包放在车顶,双手环抱在胸前鄙夷的看着胡磊道:你是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是律师,我只对我的委托人负责,别人,一概没权利命令我做什么。

胡磊把手放在裤兜里,一边摸索一边冷笑:有没有权利,哼,那要看我有没有能力了。你们这些人,都有一个臭毛病,那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欧云现在住哪,我已经了解清楚了,你看是你拿着和解书去找她,还是我去找?说完,胡磊从口袋中摸出一把锃亮的弹簧刀甩向半空中,又娴熟的接住。

……

未完待续



这种故事看来是狗血,

其实故事多半来源于生活

相信生活当中还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发生

小仙女们有没有遇到呢?

为此

我们的新开了一个情感交流群,

以后有什么想说的都来找我们吧

欢迎各种疯狂吐槽


你是我的什么?

我是你的垃圾桶!

讨厌的、闹心的、生气的、吐槽的、好的坏的

都跟我说吧,

我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也是最会逗你开心的人。

关注右方二维码,

我搬好板凳,备好酒,

只想听有关你的故事!                           

长按二维码关注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一)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三)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四)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五)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六)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七)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八)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九)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一)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二)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三)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四)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五)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六)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七)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八)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十九)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一)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二)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三)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四)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五)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六)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七)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二十八)


走之前别忘了点赞哦!!!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