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过这样的“佛系”委托人吗?治愈了我的“自以为是”.

黏土人2018-07-29 10:50:42



做律师初期的人,往往有一个通病:有时太拿自己当回事.....就这样,我被“佛系”了。


1997年,执业不到两年的我遇到了我的佛系委托人,他叫大军,他承包了文化宫的一个剧场用于开办歌舞厅,双方是因为合同终止引发的承包合同纠纷。


为了胜诉,我是庭前庭后、不遗余力的智力体力双付出。大军胜诉了!我很高兴,一方面获得应得的律师费和大军的赞赏,一方面向对方印证了自己的职业素质。



1,自我价值膨胀




然而,我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白痴+小丑…..

 

大军之前发自肺腑感激地说:“事后一定重谢你!”


其实,我没期望他的事后重谢,因为,前面说过,我已经获得自我价值感了。

 

大军的胜诉是一笔不小的赔偿金。

大军问我家庭住址,说是要表示表示,我觉得真的没有必要。委托关系到此为止,我也没期望与大军做私人朋友。但大军执意要求表达一份心情,并且告诉我:“只是给你送一麻包小站稻米,礼轻情意重。日后我们的友情,才是对你的重谢。”大军说服了我,我也觉得做人不要太刻板,一包大米不至于够成我的“灰色收入”。


最终。我接受了他的这份心情:一包大米。







2,大米后的“陷阱”




 

送完大米之后大军又来电说,他认识政府部门的一些官员,靠权利弄了一些房子,为了防止日后“政变”,想低价卖掉这些房子,一个独单只买7万。

大军问我有没有想要房子的亲属,大军强调一定得是亲属。


大军说:“是你的亲属我就管,其他人就免了,我只想还你一个情”。


房子的确很便宜...但我并不想和大军共这样的事情,因为年轻的我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确操作不了房子这样的复杂事情。

所以我谢绝了大军的好意....


又过了一些天,大军来找我说,上次听我接听电话,亲属有个孩子想参军。

要给我介绍一个军界领导。说日后可能对我有帮助。

我很感动,大军是个细心又有情义的人。

带着内心愿望,我答应赴宴。

 

大军嘱咐我:“初次见面不要说什么。今天就是认识一下。”

我觉得大军说的合情合理,心理倍感轻松。坐席上有两个人,桌子上已经点完了几个菜品,大军给我介绍了其中一个姓刘的朋友。

这个刘先生站起来,给我引见了坐在正座的一个帅气的中年男子,随后大家落座。

 

他们之间在谈论关于部队里面的一些事情,我没有参言。那个高个子男子听说我是律师,主动和我闲聊了几句,还要求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他给我的印象很好、很大气。

席间,我没听出聚餐的主题。

 

餐后,大军和我说,这个男子在某部门是要职,非常厉害。还说,你亲属参军的事情,他就是一句话的事。具体事情我给你跑。


3, 一场滑稽的收尾


 

我开始活动了心思:不如顺手人情吧!我亲属们也自然很高兴。

于是按照大军的要求,提供了高中毕业证和户籍等证明。

 

过了大约半个月,大军也没给我进展如何的消息,我忍不住问,大军好似很难以启齿的说,”你做律师的应该明白,现在做事情,搭情不搭礼。咱是这么好的朋友,我直接告诉你吧!这个事情很好办,但是,那边开出一个价码:2万元。“


我一听,仅仅是因为钱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况且,即便是大军来回跑道联系也有花费。

于是,我很爽快的答应了。









转天上午,我把钱如数装在一个信兜里。按照大军的安排,在我距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小路口,递交给了大军。

大军接过钱后,用任重道远的口气说:”你安心工作,就听结果吧!过程我来跑。“

 

从此,我再也没联系上大军,按照判决书的地址,我去找了一下,邻居说他不久前搬家了。找出那个副职的电话,很犯忌的询问了大军是否托您办理我亲属参军的事情,人家告诉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大军,那天是朋友约着一起喝个小酒才遇到了你和大军。


这以后,我也没再认真找过他。我知道,我肯定还会遇到他,只是时间地点说不准。

 

事后我很是恼火,在朋友眼中知性聪慧的我,配合大军着实的上演了一部滑稽戏。我是剧中的白痴+小丑。

 

过了几年,我才明白,当初如此配合“默契”的我,是因为:一场胜诉的官司使我内心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大军一开始就是“佛系”委托人,根本没有拿我当回事,终于他狠狠“治愈”了我。



人生是一面镜子

它能把人性照的通透

最难的挑战

  就是面对自己的脆弱与不堪

 

 



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察言观色,

只听见了耳朵听见的,

只看到了眼睛看到的,

以为这就是真相



——茹是说法


说法部分:由于当时考虑职业颜面,我没有报案。大军的行为属于诈骗,并且达到犯罪的数额标准。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该罪的基本构造为: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交付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年以上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以上,如果按照法律追究大军的刑事责任,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赶紧点击“阅读原文”为茹是打call,与张桂茹主任亲密互动与交流,解开你心中所有的法律疑惑,并且~~~~~有可能看到她珍藏版的“黏土人”哦~~~

  Hey~ 

我们又见面啦~

你还好吗?


生活

岂止有波澜

作者:有温度的黏土人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