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胜诉”?

北京盈科忠义律师团2018-12-05 16:34:54

  今日是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相信,大多律师要对本年度的案件进行盘点,统计一下究竟多少案件胜诉了,多少案件败诉了。

 “胜诉”是委托人和律师的永恒追求。收到“胜诉”的裁判文书,律师们大多都会欢欣雀跃,迫不及待地告知委托人,我们胜了,把自己当做救世主一般,成就感满满的!说不定还会自掏腰包在各种相关、不相关的微信群中发发红包,炫耀一番,走路的步伐都会很轻松很多。而收到一份“败诉”的裁判文书,则心情沮丧,萎靡不振,有时会大骂一番司法不公、法官混蛋,给自己找点借口,见到委托人,也似乎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原来夸下的海口不能实现了。


 究竟什么是胜诉呢?通常说,作为民事、行政案件的原告,诉讼请求得到了支持,是胜诉;作为被告,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是胜诉。作为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案件被撤销、不起诉、宣告无罪,是胜诉。但对于律师而言,这事没有这么简单,“胜诉”有其特殊的标准。

要想知道律师的“胜诉”标准是什么,首先看看《律师法》是怎样规定律师职责的。

 《律师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第三十条规定“律师担任诉讼法律事务代理人或者非诉讼法律事务代理人的,应当在受委托的权限内,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第三十一条规定“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从这些规定中就可以看出,律师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包括诉讼权利和实体利益,就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其实也可以说是“胜诉”了。


 以上说得有点空,还是举忠义曾经承办过的案件来说明什么是律师的“胜诉”标准吧。

 忠义法官出身,审理过大量民事、行政、刑事、国家赔偿案件,从未出现错案,但这里没有法官胜诉之说,就不多说了。就举担任律师十几年的案件来说什么是胜诉吧。

 先说民事案件。

 就民事案件而言,诉讼请求或者抗辩主张被支持首先无疑是胜诉,对此,无需赘述。但很多时候不是这种情况。比如,前几年,忠义曾经办理过一件在某高级人民法院的信托纠纷案件,对作为被告的委托人而言,使用信托资金属实、信托费用计算准确,也确实没有偿还信托资金,也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定会获得支持。在高级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诉讼中,原告的诉讼请求最终均获得了支持,通俗意义上,被告败诉了。但在这个案件的承办过程中,忠义始终非常愉快且自认为“胜诉”了,因为委托人的委托目的仅是需要半年内不下终审判决,而这个案件从接受委托到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发生法律效力整整经历了两年。委托人委托目的实现了,对受托的律师而言,案件就是“胜诉”了。从判决结果上看,委托人败诉了,但委托人对忠义的代理工作非常满意。

 再说一件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件在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案件。作为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就一件上诉案件提出了撤回上诉的申请,原因也很简单,之所以提出上诉,就是为了企业改制的需要,当企业改制的使命完成了,这个案件的裁判结果就没有意义了,撤回上诉还能节省一半诉讼费用。


 以上两件案件,单纯从裁决文书的表述方法上看,似乎是败诉了,但从委托人的委托目的的实现结果上看,都是“胜诉”了。收到“败诉”的裁判文书后,委托人还都请忠义“腐败”了一次,幸亏酒量大,否则就悲催了。

 前段时间,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忠义与盈科武汉分所张琴律师联袂代理的一件本金为二亿七千五百万元的民事一审案件调解结案了,虽然调解协议完全按照忠义所代理的原告方的利益进行了撰写,但能说被告败诉了吗?


 所以,忠义认为,就民事案件而言,通过律师的代理行为使得委托人的委托目的得以实现,无论裁判结果如何,对律师而言,均是“胜诉”。

 再说行政案件。

 忠义曾经担任过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审判庭副庭长职务,知道行政案件的复杂性,担任专职律师后,也做过数件行政案件,有担任被告的代理人的,也有担任原告代理人的。担任被告代理人的都胜诉了,担任原告代理人的大都“败诉”或者撤诉了。这里包括省级人民政府、市级人民政府为当事人的案件,但对败诉结果,忠义并不懊悔。


 对行政案件的原告而言,提起行政诉讼使得行政机关败诉,往往并非其内心真实意思表示,其更多是想通过提起行政诉讼以便达到其一定的经济目的。如果通过行政诉讼直接或者间接实现了他的经济目的,对于法院的裁判结果,他并不在乎。提起行政诉讼往往并非目的,而是手段。

这里也顺便告诫一下一些经验并不丰富的年青律师。有时,你以程序违法为由请求法院撤销行政行为可能是毫无用处的,即便法院撤销了行政行为,在大多情况下,行政机关还可以重新做出,此案胜诉了,但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折腾几年,又会回到原点。你可能是劳而无功。

原告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因很多,有时是为了阻却另一个民事案件的审理,也有时是为了通过提起行政案件获取行政机关的案卷材料,对于“胜诉”的理解,不要仅看看裁判结果,还要分析原告的真实意图。

 最后再说说刑事案件。

 撤销案件、不起诉、宣告无罪,无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言还是对辩护律师而言,就是皆大欢喜的胜诉,这毋庸置疑。但实践中,无罪的案件还是极少的。

 根据公开报道的资料,近三年,人民法院宣告无罪的被告人仅占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的万分之七左右,数字是极低的。忠义从事律师职业有十多个年头了,掐指算来,宣告无罪的成功案例也仅有区区一个,是在某中级人民法院的一起诈骗案件,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告了被告人无罪。当然,撤销案件、不起诉的案件还是有很多的。

 我们在理解刑事案件的“胜诉”时,除了把撤销案件、不起诉视为宣告无罪的范围外,也要把免于刑事处罚、判决管制、宣告缓刑等未对被告人监禁的刑罚种类统计其中,当然,这是建立在被告人有罪的前提下的。

计算在刑事案件的“胜诉”项下的情形其实是非常多的,比如通过辩护人的努力,使得重罪变为轻罪、对部分罪名未指控、将重刑变成轻刑、减少犯罪数额等等等等,只要是维护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就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就是“胜诉”,作为律师,我们没有必要去纠结一定要实现“无罪”结果。

举几个忠义近期承办的刑事案例,您帮忙看看,忠义是否是胜诉了。

这两年,忠义与盈科青岛分所的管委会主任王琳律师合作承办了一件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件,此案最初涉案3个亿,审查起诉的数额为1个多亿,提起公诉时,数额为9,700万,降到了1亿以下。10月20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开庭时,我们非常轻松。我们认为,我们采取的“削菠萝”的辩护方式是成功的。


 在前段时间忠义承办的一起法院庭长受贿、滥用职权案件中,忠义在开庭审理前提出了“受贿犯罪即使成立也超过了追诉时效、滥用职权不能成立”的律师分析意见,检察机关采取了变更起诉的方式,撤回了对受贿犯罪的追诉。对于检察机关指控的滥用职权罪,法院最终宣判免于刑事处罚,忠义认为,这个案件也可以理解是胜诉了。


 通过忠义与彭坤律师的努力,将一位市司法局副局长的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从一审的十六年刑期改变为七年半刑期的案例,也应当归入到胜诉的范畴。 

 年初,忠义担任辩护人的一件公安机关按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被检察机关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提起公诉了。按照同案一位辩护律师的说法,即使开庭时一言不发,我们也超额完成任务了。

 昨日,刚刚收到一份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刑事判决书,一位被控受贿七百万元的正厅级干部被认定受贿五百四十万元而被判处了十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忠义接受这个裁判结果。这不也是胜诉吗?


 通过如上分析,各位刑辩同仁,就请不要对有罪判决苦恼了,您尽力了,就坦然了。

 有感而发一篇小短文,其实,还可以把篇幅拉得长一些,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但大家就讨厌了。况且,有些东西能说,有些不能说。

本文作者胡忠义律师系盈科全球律师联盟主席、盈科北京合伙人管理委员会主任,北京化工大学等六所高校兼职教授、西南政法大学等三所高校硕士研究生导师,西北政法大学民事司法改革研究所研究员,湛江国际仲裁院仲裁院,曾任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副庭长等职务


本号系北京盈科胡忠义律师团队官方公众号,业务咨询电话:王伟13661239901,金玲玲15010256945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