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法院判例:委托人去世家族信托继续有效

私人财富保护与传承规划2018-02-01 21:46:43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编者按:


        家族信托泛指家族成员为了实现家族财富的保护、保值、分配、传承等目的,而设立的事务性信托,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的保护与约束。信托法将信托分成民事信托、营业性托和公益信托三大类,家族信托在实操层面即可能属于民事性家族信托,也可能属于营业性家族信托。所以,但凡具有事务管理内容的非公益目的信托,我们都可称之为家族信托。


        文中所涉案例当事人,早在2004年就设立了民事性家族信托,在委托人去世后,法院根据信托文件,保护了信托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并驳回了其他继承人要求分割信托财产的请求。此案对于理解境内家族信托制度司法实践具有相当大的意义。


——盈科家族信托中心

原标题:中国真的没有家族信托诉讼案例吗?


中国真的有家族信托吗?这个问题每年都会有人问我,前些天我又被问了这个问题,家族信托只是一个市场概念,《信托法》只把信托分为民事信托,营业信托和公益信托,我们尚且不论这种分法是否合理。


家族信托属于民事信托吗?在受托人是自然人的情况下,属于民事信托,应无多少异议。在受托人是营业性的信托机构时,可能会有不同意见。家族信托不能完全等同于民事信托,但民事信托的性质应属于其根基,因为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不是财富的保值与增值,而是财富的保护与传承。



民事性家族信托的案例虽然不多,但却存在,只是有些并没有以民事信托纠纷的案由出现,而是散落在其他案由中。朱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找了一篇法定继承纠纷案例,但它实质上反应的是民事性家族信托案件,供君参考阅读。以下案件一些信息已略去,如需阅读全文可自行上网查询:案号(2013)烟民申字第235号,并提供阅读指南如下:


一、自然人能做受托人吗?


很多人的印象中凡是家族信托,必然想到了高大上,想到了高大上的受托人信托公司,但根据《信托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受托人应当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本案中被继承人张甲作为委托人与自然人受托人滕某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合法设立了信托。


二、本案的信托目的是什么?


信托制度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财富的传承,案例中的受益人张某丙是委托人张甲的非婚生子女,本案的信托目的最终解决了非婚生子女的财富传承问题,实现了委托人的特殊目的。


三、委托人去世是否影响信托的存续?


从本案可以看出委托人张甲去世并不影响信托的存续,只是受益人变更成了他的非婚生子女张某丙,符合信托法原理和《信托法》相关法律规定。


四、委托人去世后信托财产是否属于遗产?


《信托法》第十五条“信托财产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财产相区别。设立信托后,委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销、被宣告破产时,委托人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终止,信托财产作为其遗产或者清算财产;委托人不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存续,信托财产不作为其遗产或者清算财产;但作为共同受益人的委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销、被宣告破产时,其信托受益权作为其遗产或者清算财产。”本案中正是依据《信托法》第十五条判决信托财产不是张甲的遗产。


五、本案有何启示?


本案张甲应运了信托制度,合法有效的设立了信托,法院根据《信托法》第十五条进行判决,从而有效地实现了其特殊的信托目的。朱律不得不佩服张甲,在2004年就懂得利用信托制度实现财富传承,真的是相当智慧!当然主审法官也是真知灼见,没有剑走偏锋!如果我们能把信托文件的细节设计的更好,我们能从综合财富管理的视角出发,综合应用各项法律工具,是不是可以有效阻却本案启动,避免亲人之间对簿公堂?让我们各自展开想象的空间吧!


本文作者朱湘君律师


【附: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事实】


2004年10月26日,张甲作为委托人出资53049元与受托人滕某签订《资金信托合同》,该合同第三条3.2约定,委托人指定委托人本身为本信托合同的惟一受益人。3.3约定,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可以依法转让和继承,也可用于清偿到期债务,委托人和受益人在受托人处办理完成相关的信托受益权转让手续后,信托受益权转让方能生效。3.4约定,在本合同项下的信托有效期间,委托人在征得受益人同意后可以变更受益人,变更受益人应向受托人提供如下文件:⑴以附件方式出具的“受益人变更通知”;⑵新受益人有效身份证明、联系方式及银行帐号;⑶由委托人出具的加盖委托人章且签名的经办人授权委托书。在委托人向受托人提交上述文件后的30个工作日内,受托人对上述文件进行核实并予以确认,受托人核实无误后即按委托人及受益人的要求变更受益人并向委托人出具符合附件之形式要求的“受益人变更确认书”。


2008年6月30日,张甲与受托人滕某签订《资金信托合同》补充协议,在该协议中,张甲并未变更受益人,附件三“受益人变更通知书”为空白。


2010年12月9日,滕某出具了“受益人变更确认书”,将受益人变更为张某丙。一审审理中,张某甲、沈某对该“受益人变更确认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法院认为】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被继承人张甲的53049元应否作为遗产予以分割,解决该问题的关键是该53049元的性质如何认定。2004年10月26日张甲作为委托人与作为受托人的滕某签订了《资金信托合同》、2008年6月30日又签订了《资金信托合同》补充协议。从上述两份合同约定的内容看,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签订的,委托人张甲的委托资金53049元作为信托资金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的调整范围,该53049元应认定为信托财产。《资金信托合同》第三条3.2约定,委托人指定委托人本身为本信托合同的唯一受益人。又根据该合同第三条3.4的约定,在本合同项下的信托有效期间,委托人在征得受益人同意后可以变更受益人。《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十五条规定“信托财产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财产相区别。设立信托后,委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销、被宣告破产时,委托人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终止,信托财产作为其遗产或者清算财产;委托人不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存续,信托财产不作为其遗产或者清算财产;但作为共同受益人的委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销、被宣告破产时,其信托受益权作为其遗产或者清算财产。”因本合同的委托人和受益人同为张甲,其于2010年3月28日以遗嘱的形式将本合同项下的受益人变更为张某丙,2010年12月9日,受托人滕某出具了“受益人变更确认书”,将受益人变更为张某丙。因此,张甲已不再是上述信托合同的唯一受益人,信托存续,该53049元的信托财产不应作为张甲的遗产进行分割。张某甲、沈某要求分割的请求不应支持。


因(2010)芝民社一初字第948号民事判决已认定张甲与张某丙系父子关系,并认定张甲于2010年3月28日出具的遗嘱有效,该判决已生效且未被撤销,因此张某甲、沈某关于张甲与张某丙不是父子、张甲于2010年3月28日出具的遗嘱无效的理由不成立。在本案一审中,张某甲、沈某对其诉讼请求并没有变更或增加,因此不存在原判决遗漏诉讼请求的问题。


综上,张某甲、沈某申请再审的理由均不成立,其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三)、(十一)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某甲、沈某的再审申请。



(文/朱湘君律师  盈科家族信托中心杭州分中心主任)


【注:本平台摘录或转载于第三方的信息(包括文章、图片等)会标明作品来源和作者,无法查明作者的,将标明获取途径,如权利人认为内容侵犯其著作权,请书面告知,本平台将及时审查并删除被侵权的内容。其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需转载本平台内容,请注明信息来源。】


——END


盈科家族信托中心

Yingke  Family  Trust Center

家族保护传承规划为盈科家族信托中心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


盈科家族信托中心由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魏律师于2012年12月创立,在全国设有40多个分中心与代表处,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实力领先的家族信托与财富保护传承专业律师团队,服务领域包括家族信托、公司事务、婚姻家事及家族保护传承规划等。


2017年2月,盈科家族信托中心荣获由华夏时报颁发的“中国家族管理领袖TOP50”大奖及信托类“2016综合家族服务能力机构”荣誉称号。      


主任兼首席律师李魏

电话:13602681406

邮箱:liweisz@yingkelawyer.com


秘书处

电话:0755-36866705  

邮箱:ykjzxt@yingkelawyer.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B座3层.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


官网

www.ykjzxt.com

扫码关注盈科家族信托中心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