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人代买彩票中奖800多万,对方自己拿去兑奖了……

工兵助彩2018-12-05 13:44:33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今天小编要跟大家说一说

彩票中大奖引发的巨款争夺案。

就发生在昆明哦!

注意!是巨款!巨款!

买彩票中巨款是最幸运的事之一

但虐心的是中了巨款钱却被别人领走了

昆明一位女士就经历了这种事……

在昆明某国企工作的小多是个彩票迷。他同事任某的老婆周女士刚好经营着一家彩票销售点。小多平时就通过微信请周女士代买彩票。

2016年10月11日,周女士又按照日常习惯帮小多打双色球彩票的时候,却无意间打成了大乐透。更意外的是,这个因为“最近精神状态不好,老出错”的举动却中奖821万多元!但周女士却让其母亲去兑奖(税后金额有657万多元)。

面对这一笔意外的巨款,小多认为这笔奖金应该完全归自己所有,多次和周女士协商未果,就将周女士告上五华法院,小多的同事任某也被列为第三人。要求他们交付彩票原件,并使自己完全享有该中奖彩票的权益。还要求周女士夫妇支付相应的利息以及因为维权所开销的费用。五华法院审理后判决双方各得一半,但双方都不服从一审判决,均提起上诉,昆明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打错彩票却中巨款800多万

小多平时喜欢研究购买彩票,他的同事任某的老婆周女士刚好在高新区昌源中路附近经营彩票销售点,于是小多就加了周女士的微信,从2016年6月中旬起,小多一直找周女士买彩票。

因为距离隔得比较远,小多和周女士的日常交易习惯是他用微信红包把钱发给周女士,周女士收款之后再帮他买彩票。周女士会在打印的彩票上标注姓名,再拍照把彩票发给小多。就这样连续买了近4个月的彩票后,天上不是掉馅饼,而是掉巨款了。

2016年10月9日下午,小多又给周女士发红包买彩票,直到晚上快9点了周女士才回复说:“小多,我今天忘记了”。于是小多回复:“没事”。这个红包24小时后自动退回给小多。

第二天下午,小多又发红包去请周女士买彩票。周女士依然整个下午都没有动静,直到晚上8点多才给小多回复微信:“小多,明天给你打了,今天我都没在,在外面办事,不好意思了”。小多依然回复:“没事啦”。两天都没有办好,周女士有点不好意思,就又补了一句:“真是太对不起了”。小多回复:“太客气啦”。这个红包24小时后又自动退回给小多。

终于忙完了手头的紧急事,第三天晚上快8点了,周女士在自己经营的彩票销售点以6元的价格购买了超级大乐透彩票一张。然后按照以往的习惯,在该张彩票上标注“多”字。弄完后就将彩票拍照,通过微信发给了小多。然后发消息说:“小多,给你打成大乐透了”。小多依然回复:“没事”。周女士不好意思地解释说:“这两天事多,精神不好,老是出错,本来今天是该给你打双色球的,老是想成大乐透了”。

第四天下午16点多,小多给周女士发微信红包。周女士说:“不是昨天打了吗,昨天的票要今天开呢”。小多回复:“今天也买点”。周女士回复:“今天就是大乐透,昨天给你打的就是大乐透”。既然如此,小多就作罢说:“好的”。于是周女士把6块钱的红包领取了,又立即返还给小多,小多就把钱收回去了。

当天晚上,也就是2016年10月12日晚20:30分,超级大乐透开奖。小多准时收看,令他目瞪口呆的是,昨晚周女士发给他的那张彩票中奖了,而且是巨款821万多!

拿不到彩票原件,巨款被领了

接下来的事就是头晕目眩摸不清方向了。一方面意外中了这么大笔巨款,让谁都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高兴得有点忘乎所以。另一方面小多找周女士拿彩票,周女士居然不给了,说是她买的!

这可把小多急坏了。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这么大笔巨款就被人私吞了?小多几乎无心工作,天天打电话和周女士商量。

小多还专门跑去找周女士面谈过2次,希望周女士能把彩票交出来。并明确表示,自己愿意拿出一笔奖金作为感谢给周女士,但周女士不同意。她说自己买这张彩票并没有收取小多的钱,他们之间的交易不成立。所以这张彩票不是小多的。如果小多非要这张彩票的所有权,那么中奖的钱要平分,要不就她分六成,小多分四成。

双方协商多次未果,周女士在同年11月21日委托其母亲到体彩中心兑奖了,税后拿到手有657万多元。小多又气又急。就在周女士兑奖3天后,小多就将周女士告上了五华法院。小多的同事任某作为周女士的老公,也被列为第三人。

法院判决巨款一人各占50%

五华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委托人应当预付处理委托事务的费用。受托人为处理委托事务垫付的必要费用,委托人应当偿还该费用及其利息。

在双方所举证据均不能证实其为涉案彩票唯一合法所有人的情况下,法院综合全案案情,从公平原则出发并兼顾彩票的特殊性,确定由双方各享有50%的彩票权益。

鉴于周女士已持中奖彩票进行兑奖,彩票权益已以金钱形式予以兑现,各方当事人对该彩票税后奖金为6574756元不持异议,加之第三人任某与周女士系夫妻关系,已共同享有涉案彩票的相应权益,故法院确认由周女士和她丈夫向小多返还一半的奖金(税后)。

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因收集证据系小多的法定义务,由此产生的证据公证费应由其自行承担。因财产保全担保费并非小多为实现债权支出的必要费用,对小多要求由周女士承担证据公证费、财产保全担保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准许。

据此,五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周女士和任某返还小多彩票奖金328万多元。驳回小多的其他诉讼请求。

小多和周女士均不服一审判决,双方都上诉,但昆明中院维持了原判。据了解,如今小多已拿回了一半的税后奖金300多万,周女士也依然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经营着彩票销售点。

长按关注【工兵助彩】


『关注订阅号 工兵助彩 精彩无限

获取每日推荐及彩票资讯


目前10000+人已关注加入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