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委托:委托人赠周静怡,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天下无愁2019-06-06 23:36:01


你脱胎于银筝坠地的时节,睁眼时绽开光芒,我吻到你温热的心脏,吻到丛生的荆刺,吻到你倾洪般纵泻的歌唱。


长歌彻唱,我因你而遇到一生一次的动容。


长发隙藏的花一夕盛放,夜里枕卧骤雨惊雷,睡将一梦过春日的繁饶。


你的眼眸盛满沧海之水,我沉溺,我跌落。


我对天地呼喊你的名字,而我知你眉目不易,一畅一顿尤是当年明媚灿然生花。


我又忆起你瞳孔里闲盛白日,又饮月光,细描一阙春秋,还留一半晨曦。


我爱你丰沛茁壮,逐日蜕成风华方寸,还能回去返璞之地,与潮音呼喝。 



到底怎么用我浅薄的学识,表达你的千分之一精致。我觉得我此刻分外拙劣,你的一声叹息足以使我一生变凉,却让我希冀拥有那种力量,永不忘却,好让我这一路,过了很久的风霜,再有所领悟的时候,还能再续写你的风华正茂雨露丰沛。



我写不出很简单的回答,因为我脾气如此,很多年前记日记也是,写完几天的回头看,发现我根本写不下心事,就像交作业给空气和岁月一样,空乏的内容,不像是在人间活着。



人就是各有各的脾气和怪癖,可能对于自己也有所保留。我也提到过,我前几日翻出中学的日记,写的乱七八糟,就像尬聊一样,很多心事在只有我能看到的日记里依旧守口如瓶,我还是百转千回的找到了一丁点痕迹,具体细节却已经被我更改的面目全非。



我在想,或许史记,也是这样子的吧。所以文字的记载其实没有多少可信的,这也是我多疑的根源之一。



只是我想如果能留下点什么文字,痕迹,也不要有人知道真正的我,那不好,我并不满意,虽然自负我也搞不清楚这种自负从何而来因何而起。



我尽最大可能去坦诚,因为非常不熟练,所以难免絮絮叨叨这样子。



就请你别介意我的絮叨,反复重复的自说自话,我真的,是很不擅长讲自己的人,而且更不是讲别人的人,我这很多年写东西就一直凭借捏造这样子的去写。而我这是第一次为一个人类长篇大论。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关心你。



但是我行至这里觉得确实很欠缺,因为未曾以你希冀的方式去把你变成文字。



你……你让我千言万语只归类为一句叹息,很多情绪涌上心头,反而捡些无关紧要的说。



光标停在这里良久,久到陪着我无言的经历了上午,午后和凌晨,一闪一闪的,闪不出个所以然。




最近没有大晴天,只有隐晦的阴天,不开灯的房间,和对着电脑屏幕的我。






你……


你是古灵精怪的,是我未曾见过的活泼,在我这半生,我路经过的所有风景,见过的所有人物里,都没有像你这般明朗的少女。


我遇见了你,我一直觉得虽然就算我不服命运安排,但有的时候,这些细微却影响一生的精妙衔接,命运还是值得我赞许。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你的存在打破了我的顽固认知。



原来生命的经过,只有未知,没有笃定的不存在。



那天是2017年9月2号,彼时我在夏末的凉爽里发呆,看着你出神。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和自己分了个胜负,原来我也是感情动物,原来我也需要自由,原来我也会为了活着的人处处留情,原来我也会为了另一个人忘记自己的存在。



原来,原来我喜欢你。



所以我说,我在这人间执著着不肯离去,最难过的时候我还是回头了。只是我始料未及的是你竟然知道那是对你说的,来问我到底要你怎么样。



我真的没想怎么样,我只是不经意间呢喃一样去写下一句句的话。



你实在太美好了,太像个憧憬里的海市蜃楼。




你撒着娇呢喃时候的胡言乱语,在我听来可爱又率真,虽然有时候你会说些坏坏的话,但是就像范晓萱以前刚出道时候的歌,又坏又可爱,所以那一阵子范晓萱是很多人心里的小魔女,这个“魔”字也有很多着魔的意思。



你老是现实的你是不是和我想象的你不一样,不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很不会相信表面现象的人,就算你在我面前笑一万遍我也不会相信你是快乐的,除非是我不经意间偷偷看到你的嘴角扬起的弧度,那样随意流露的笑意,我才相信:你是爱笑的。



而我执著着心细如发,偏执着一个目标,从来只偷偷的静静地看着你,等着你不经意间的笑,等着你无意间的快乐伤悲,那些悄悄溜走的时光,其实都一直悬在我的心上。





你又是不加掩饰,放飞自我,无拘无束的小女孩。





我只是尽我所能,去写我的感情,就像《风之画员》里,申润福为贞香画像,画到最后不疯魔不成活,几乎要对着画质泣不成声。那是美好到,几乎要超越自身的艺术造诣,几乎要燃烧所有的奉献创作,而我对于《风之画员》仅仅一瞥,却记住了申润福画画时候的虔诚,就像此刻的我。




这些细碎的时光,关于你的微小的心思,被我称为记忆里的微光,我永远没能忘记。




关于你的回忆,一颗一颗挂在天上,变成只有我才能看到的银河。无论隔多少个日升月沉,我都会如约而至的看每一次的星光。




曾经有人对我说了一句箴言,分享给你,借以咏怀:


“重要的不是治愈,是带着伤痛活下去。”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