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贷款的受托人为抵押权人时,委托人能否主张行使抵押权|附案例

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法律智库2019-06-05 13:15:07

来源:民商事裁判规则


最高人民法院

委托贷款关系中,即使约定受托人为抵押权人,委托人也可以直接向借款人行使抵押权


裁判要旨:在委托贷款法律关系中,受托人仅为居间代理,其代理行为产生的后果应当归属于委托人。因借款人明确知道使用资金由委托人提供,委托人依法可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借款人主张权利,该权利包括以受托人的名义设立担保物权。

案情简介


一、2010年9月19日,启德公司与齐鲁银行城西支行签订《法人最高额借款合同》,约定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向启德公司提供最高借款额度人民币9亿元,借款额度有效期间自2010年9月19日至2012年9月13日。同日,启德公司与齐鲁银行城西支行签订《法人最高额借款抵押合同》,约定:启德公司以其三宗土地使用权为上述借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9亿元。该三宗土地已在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办理了抵押登记,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取得了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


二、2010年10月8日,2010年11月16日 ,2011年4月20日,鑫海公司与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分别签订《委托贷款委托合同》,约定鑫海公司委托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向启德公司分别发放贷款11500万元、33000万元、40000万元。


三、2010年10月8日、2010年11月6日、2011年4月20日启德公司与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分别签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分别约定贷款金额为11500万元,33000万元、40000万元。三份合同签订之日,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均向启德公司发放了贷款。


四、11500万和33000万两笔借款到期后,启德公司未依约履行偿还义务,鑫海公司认为启德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对未到期的贷款40000万元也应提前收回,遂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启德公司向其归还本金及利息,并主张对上述三宗土地享有优先受偿权。一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支持其诉讼请求。


五、启德公司上诉主张,原审认定的抵押权人存在错误,鑫海公司并不是本案抵押合同的抵押权人,对启德公司的三宗土地不享有优先受偿权。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败诉原因


本案委托贷款是受托人齐鲁银行城西支行以自己名义与启德公司签订的,在办理抵押登记时依据《法人最高额借款抵押合同》将齐鲁银行登记为抵押权人,因该抵押法律关系是为涉案资金设定的,在委托贷款法律关系中,受托人齐鲁银行城西支行仅为居间代理,其代理行为产生的后果应当归属于委托人鑫海公司。因启德公司明确知道使用资金由鑫海公司提供,系鑫海公司委托齐鲁银行城西支行贷款,鑫海公司依法可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启德公司主张权利,该权利包括以齐鲁银行城西支行名义设立的全部债权和担保物权等,启德公司上诉主张本案设定抵押权人错误,鑫海公司不能行使优先受偿权不成立。原审判决认定鑫海公司在合同约定的9亿元限额内对土地折价或者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败诉教训、经验总结


实践中,银行作为受托人,因其不承担贷款风险,可能会怠于行使抵押权,此时委托人可以直接依据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来维护自身合法权利。对于借款人而言,即使约定抵押权人为受托人,也不能以受托人怠于行使权利为借口肆意妄为,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还款义务。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