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人不知道代理关系情形下委托人介入权的行使

呼和浩特合同纠纷律师韩恳2018-07-29 15:38:12

根据代理人进行代理活动时以委托人的名义还是以自己的名义,可以将代理分为直接代理和间接代理。所谓间接代理,是指代理人在进行代理活动时以自己的名义,而法律效果间接由被代理人承受的代理制度。在代理制度中,特别是间接代理,理清委托人、受托人及第三人的关系尤为重要。在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订立合同的情形,委托人在一定条件下可行使介入权。以下小编将对委托人的介入权及其相关问题进行简要分析。


法条链接:

《合同法》第402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第403条第1款: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订立合同时,第三人不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受托人因第三人的原因对委托人不履行义务,受托人应当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委托人因此可以行使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权利,但第三人与受托人订立合同时如果知道该委托人就不会订立合同的除外。



什么是介入权?



委托人介入权,是指在特定条件下,委托人取代受托人之法律地位,介入到受托人与第三人的合同关系,并直接对第三人行使权利的能力。当由于第三人原因导致委托人的利益受损害时,为了保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便赋予其介入权。首先,来看一则案例的裁判意见:



(2015)民申字第956号裁判摘要:


本案所涉的《购销合同》是闽路润公司基于兴盟公司的委托与钢翼公司订立,现尚无证据证明钢翼公司在与闽路润公司订立合同时明知闽路润公司是基于兴盟公司的委托与其订立的合同,故不能依据《合同法》第402条认定该合同直接约束兴盟公司。关于委托人的介入权,根据《合同法》第403条第1款的规定,受托人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后,委托人可以行使介入权直接向第三人主张权利。委托人行使介入权,则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与第三人,委托人代替受托人成为合同主体,受托人不能行使合同权利;委托人不行使介入权的,则合同仍约束受托人,受托人可以行使合同权利。钢翼公司认为,据兴盟公司送达给闽路润公司的《函》,兴盟公司同意将《购销合同》项下的全部债权转让给闽路润公司,由闽路润公司向钢翼公司主张违约责任,故闽路润公司所行使的权利,是基于兴盟公司的债权让与产生的,闽路润公司行使的是兴盟公司的权利,应视为兴盟公司行使了介入权,《购销合同》应该直接约束兴盟公司,闽路润公司不再作为合同主体。根据一审、二审查明事实,在闽路润公司向钢翼公司主张权利之前,兴盟公司并未向钢翼公司主张权利,故不能认为兴盟公司已经行使介入权。既然兴盟公司没有行使介入权,则不是《购销合同》的主体,不享有《购销合同》项下的权利,无权将基于《购销合同》产生的债权进行转让,故兴盟公司与闽路润公司之间所谓的债权转让无法实际发生。兴盟公司发给闽路润公司的《函》,从合同解释角度可认定为,兴盟公司承诺放弃介入权,由闽路润公司行使《购销合同》项下的权利,该函件并不影响闽路润公司作为《购销合同》的主体地位。综上,闽路润公司虽是基于兴盟公司的委托与钢翼公司订立合同,且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向兴盟公司披露第三人钢翼公司,但并没有证据表明兴盟公司行使了介入权,故闽路润公司仍是《购销合同》的主体。钢翼公司认为闽路润公司不是《购销合同》主体的主张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闽路润公司与钢翼公司所订立合同是当事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闽路润公司虽是基于兴盟公司的委托与钢翼公司订立《购销合同》,但其是以自己的名义与钢翼公司订立的合同,在兴盟公司并没有行使介入权的情况下,闽路润公司仍是《购销合同》的主体,有权行使《购销合同》项下的权利。因此,在符合法定解除条件的情况下,闽路润公司有权解除《购销合同》,并要求钢翼公司返还货款。



第三人是否知情的认定


上述案例是一则典型的关于委托人介入权的纠纷,法院首先认定了钢翼公司在与闽路润公司订立合同时不知道闽路润公司是基于兴盟公司的委托与其订立的合同,故不能依据《合同法》第402条认定该合同直接约束兴盟公司。可见,第三人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合同将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即在合同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形下,委托人可以基于“第三人知道”这一事实直接行使介入权。而在第三人不知道该代理关系的情况下,委托人虽然也可以行使介入权,但要受到一定条件的限制,因此,实践中,首先需要对第三人是否知情进行判定。那么,对于“第三人知道”应作何理解呢?实践中又该如何判定呢?有学者认为,应对此处的“知道”进行限缩性解释,即不包括应当知道的情形,而应仅限于明确知道。即第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代理关系的存在,比如第三人在签订合同时被受托人明确告知代理关系或者委托人在合同中签字等,并且第三人在缔约时便知道具体的委托人以及委托授权的内容和期限。小编较为赞同此种观点,因为只有在第三人明确知道其实际是在与委托人缔约,合同才可以直接对委托人产生效力。那么,在第三人不知道代理关系的情形下,委托人行使介入权又具体需要哪些条件呢?▼



介入权的行使条件

1

受托人未向委托人履行义务且原因在于第三人


之所以设定此条件,因为如果受托人未向委托人履行义务的原因主要在于受托人自身,则委托人不能向第三人提出请求,而只能直接向受托人提出请求。如果受托人未向委托人履行义务也有其自身原因,则要衡量受托人自身的因素是否导致其不能向委托人履行义务的主因,如果主要原因仍然在于第三人,则委托人有权介入,向第三人主张权利。



2

受托人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


《合同法》第403条第1款规定了受托人的披露义务,受托人履行该义务是委托人行使介入权,进而向第三人行使权利的前提,即受托人须向委托人客观、全面地披露第三人的情况,包括其姓名、地址及第三人的履约情况等,然后委托人方能向该特定的第三人提出请求。但是受托人的此等“披露义务”属于何种性质的义务呢?不履行该义务受托人是否要承担法定责任呢?小编认为,《合同法》第403条第1款虽然规定了受托人的披露义务,但该规定并非强制性规定,受托人仍可以自由选择披露或者不披露,如果不披露,则受托人用其行动表明其自愿向委托人承担责任。



3

不存在特殊限制


基于委托人的介入不违反第三人的意愿和利益的推定,故允许委托人在一定情形下介入受托人与第三人的合同关系之中,但如果有证据证明第三人在签约时知道该委托人就不会订立合同的,则要另当别论。比如,第三人和受托人签订的合同中明确排斥他人介入的,或是第三人基于对受托人个人的信赖而订约的,或是需要由受托人亲自履行合同的,委托人也不得介入。当然,上述这些对委托人介入权特殊限制的情形应由不同意委托人介入的第三人举证证明。若有充分的证据,则可以阻却委托人行使介入权。



但归根结底,委托人所享有的介入权在性质上属于形成权,委托人有权决定是否行使该项权利,一旦委托人行使了介入权,委托人将取代受托人成为合同主体,而受托人将退出与第三人的合同关系。若委托人不愿或没有行使介入权,则委托人与受托人和受托人与第三人之间形成的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委托人便不可越过受托人直接向第三人主张权利。在此情形下,受托人仍是合同的主体,可以继续行使合同项下的权利。因此,在上述案例中,法院最终认定,在兴盟公司没有行使介入权的情况下,闽路润公司仍是《购销合同》的主体,有权行使《购销合同》项下的权利。故在符合法定解除条件的情况下,闽路润公司有权解除《购销合同》,并要求钢翼公司返还货款。上述案例中,还涉及另外一个问题,即委托人在没有行使介入权的情况下,将合同权利转让给了案外人,此时,合同的效力如何?委托人该行为的性质为何?案外人的权利应如何保障呢?

敬请留意下回分解……

(文章内容部分参考《合同法研究》,文中观点仅代表个人观点)

文章来源于广州仲裁委员会”(gzac_gziac)

更多法律咨询,请拨打韩恳律师电话:15847173275


  【免责声明】

  “本公众号”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