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儿了 ——从委托人时间谈起

刑辩者说2019-03-31 07:50:10

作者:刘晓丽,山东舜翔(枣庄)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138694681250632-8620909

联系邮箱:liucai_1975@163.com

办公地址:枣庄市薛城区武夷山路1518号枣庄国际大厦7



我常常和伙伴们聊,如果律师等到庭前再闭门加班,甚至在开庭前的一天,才紧张的修订文书,核对证据,那是万万要不得的。所以,我们有周一例会制度,就是希望大家对于本周工作有计划,对于上周工作有总结,要跑在工作的前头,不能被活儿撵着走。

饶是如此,就我个人感觉来说,仍旧渐渐力不从心,总是无数的计划不能完成,每周最多有两个工作日可供自由安排,其它的时间,就是用于不确定事项的处理。昨晚无事,我打开年初的工作计划,赫然大惊,我年初就标注了红色急办事项的几类工作,居然现在还没有办理,除了好笑的萌发了“看来还是不急”的想法,更多是“我的时间都去哪儿”的感慨。

以本人上周工作时间为例,工作时间大概是这样分派到:

阅卷时间合计一个工作日;

办公室接待当事人近亲属合计两个工作日;

通过电话、微信联络、通知并顺便解答当事人近亲属咨询合计半个工作日;

会见在押被告人半个工作日;

撰写、修改法律文书不到半个工作日;

……

以上,不包括下班后、周末电话、微信甚至面见远路委托人近亲属的时间,而且,我从来不在五天工作时间内拜访、应酬。

如此计算一下,目前来看,本人接待当事人近亲属的时间已经牢牢占据了工作时间的一半以上,成为工作之首重,而最重要的阅卷、会见被告人时间,已经被挤压的不成形,我开始深深地感到惶恐,认真的考虑要不要进行常规加班制。

为何会这个样子呢?


当事人近亲属也就是刑事案件的委托书人,他们会急迫地围在你身边,有的,会在来之前给你打个电话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还有的,经常会不告而来。看着他们焦虑的、担忧的、隐忍的、抱歉的面孔,我基本上会拿出最大的诚意去劝解、说明,并且不遗余力的“息访”,时时刻刻的“普法”。有的时候,我也很烦自己,思想是最难控制的玩意儿,你老是劝说别人干什么,但是有一点偏执的性格,总是让我对于种种脱离常规的想法不能忍受,忍不住指手画脚、批评指正。时至今日,我一个总的感受就是,真的锻炼了自己的说服力,同时,咽炎不好治。


首先,这是律师的释明义务和近亲属的知情权

家属委托完律师后,他们忍不住想要围在律师身边,听听案件的进展,关注下一步的走向。除了不可告知的隐私案件的案情、普通案件的证据情况、委托人系关键证人的情况外,其余大可坦然相告,法律无禁止性责任,与委托合同来说,他们作为委托人有权如此,受委托人亦有此义务。简单点说,人家花费了律师费,该说的一定要说。如此,接待委托人,其实是一项必备工作,不仅要做,而且要做好、做妥当,每逢想到此刻,无比怀念上任工作接待之轻松。


其次,这是一股信任的力量

人,是一个很感性的生物,即便在繁忙的工作中,也会首先满足心理、情感上的平衡和愉悦,时时追求一种叫做“满足感”的东西。在安抚、解答完委托人后,如果他们暴躁、悲痛的情绪因此而稍有缓解,他们的想法因你而改变,他们的困难被你三言两语化解并指明方向,作为一个法律人,首先你是开心的,这就是信任。由于委托人信任我们,我们在不敢辜负的过程中,会愈加珍惜并且想要稳固这种信任关系,于是乎,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


还有,私心使然

总有这样一些委托人,他们希望律师天天围绕着他的案件开展工作,他们要经常性地看到律师,当然,我碰到这样的委托人极少,但是,不排除的是,他们确实存在。他们被案件折磨的焦头烂额,被生活挫败,他们到我这儿来,不仅仅是询问案件,更加是寻找一种寄托,寻求一种指引,希望被劝解、开导,然后他们会倾吐掉所有的心情垃圾,暂时轻松地告别你。我经常讲,一定要给律师研发一种自洁系统,及时倾倒心情垃圾和不良影响。所以,朋友们,如果你看到律师喜欢旅游,喜欢shopping,或者喜欢大吃大喝,请你一定为他脱帽,那是他的自洁功能。


同时,这是一个发现的过程

你以为律师接待委托人近亲属,就只有上述功能?那你大错特错了!有相当一部分案件,比如职务犯罪案件中,委托人亲属作为被告人生活中最亲密的人,会掌握相当一部分线索、背景、原因、对策,甚至证据。他们会详细地向你提供案件的发生原因,不断向你重复被告人的工作和职责,并努力回忆起关于具体事件的点点滴滴,供你参考,在无意中启发你的思路。甚至,在律师准备调取证据的时候,委托人会给你提供切实可行的线索和建议。所以,一名好的律师,不能只是充当一个垃圾桶,要善于抓住短短的会晤机会,各取所需,工作,就在平常中。


我该怎么办?


其实,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在门上贴个纸条“有事说事,禁止聊天”。


第二个想法就是,我还没有将“律师工作时间是金钱”这种观念传递给委托人。其实,律协早就想开了,早就规定律师可以按小时收费,律师的工作时间就是金钱,这个观念已经天经地义,委托人来的多,其实是我本人的问题。嗯,马上请丁主任设计一张“告委托人明白纸”,并且修改委托协议的收费条款。


第三个想法就是,我还木有大律师的腕儿啊。遥想京城大律师,人家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费,委托人要见一面也是很困难的,要通过律师助理联系,大律师可以堂堂正正的只干律师的活儿。如果一个律师的办公室很好进,说明他不是腕儿,如果一个律师经常在办公室以外的场所接待委托人,说明他不把自己当腕儿。我现在只能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前途漫漫,要加油。


说到底,是一个工作规划问题


其实,从开始码字时,我就从内心鄙视自己,被工作撵着跑的状态,说到底就是规划缺失造成的。我这个人情感比较丰富,喜欢天马行空、任意妄为,因此在工作规划上就暴漏出不足,凡事预则立,没有计划、规划,势必会造成忙乱不堪的局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工作日志开始慢慢少了规划,多了无数的突发状况,我的工作时间开始被谈话时间占据,阅卷时间减少,学习时间丢失。静下心来,慢慢前行,需要的是一种气度和精神,需要的是稳稳的态度和持之以恒的心态。


如果把工作规划清楚,我们会更加提示自己,这是一个职业场所因此,所有与此不匹配的交流、交涉,脑海都会适时预警,之前我所担心的种种不便,更加随之解决,在工作时间中,工作最大。


如果把工作规划清楚,我们会发现,在刑事法律服务领域中,阅卷、学习、会见将是永不变更的主题,相应的它们才应当占据主要地位,与此不匹配的其他辅助事务,比如接待委托人、解答咨询,都应当退居二线。我们会更加自觉主动的,把更多的时间交还给卷宗,交给静静的办公室和不被打扰的空间。


如果把工作规划清楚,我们会得知,重要的工作事项只有那么一两件,其余的,做就做了,不做,也就那个样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审视自己经过的工作事项时会发现,我们到底在非主要工作事项上浪费了多少时间,我们到底应当将有限的注意力集中在哪些事项中去,并且因此告诫自己,不能贪心,坚持初心。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