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情创始人与委托人不顾十年情谊互撕  是什么令“好基友”瞬间变仇人

三声道道2018-09-16 09:57:21


这是一对革命的“好基友”,却互相之间咬了起来,瞬间由朋友变成了“仇人”。


这不禁令人感叹,创业路上,谁是可靠的朋友,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对自己不离不弃?谁又是墙头草?白眼狼?关键时候靠不住,随时随地都可能在背后放冷枪,要了自己的命?

互相仇视


三声道在感叹之余,来欣赏一下湘鄂情创始人孟凯与委托人王禹皓之间的最新“狗血剧情”吧,看看是否可以从中总结点什么出来。


“好基友”反目


孟凯与王禹皓之间对于中科云网(2014年8月由湘鄂情改名而来)的控制权之争,成为财经界最新的焦点之一。


孟凯与王禹皓之间关系复杂:孟凯是中科云网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22.7%股份,是实际控制人,而王禹皓与孟凯认识近10年,此前关系良好,因为孟凯由于公司困境,并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滞留境外两年多,在2015年孟凯请王禹皓帮他做中科云网债务重组等事宜,并委托王当董事长。

失去控制


然而,在境外的遥控中,孟凯发现“王禹皓野心暴露”,不再听话了,他有失去中科云网控制权的危险,于是乎,突然发动了“夺回中科云网控制权的战争”。


孟凯不仅仅试图通过邮件、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监事会等“文明形式”来剥夺王禹皓董事长职务,更采用武力的形式“占领”公司领地。


我们先来看欣赏一下这些文武具备的斗争形式吧。

1月18日,孟凯向公司发出邮件,要求召开临时董事会,及2017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但王禹皓以不能确认是孟凯签名为由,拒绝了此项提议。


三声音以为,这个理由看似有理,但似乎不能完全成立,因为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证实事情的真与假。


但在1月20日,中科云网还是通过现场+通讯视频会议的方式召开了第三届董事会临时工作会议,7名董事均出席会议。以王禹皓为代表的5名董事不同意孟凯的请求。而孟方的两名董事陈继、黄婧孤立无援,只能眼睁睁看着提议不能通过。


一计不成,孟凯启用了第二个手段:通过监事会来达到目标。


1月24日,监事会主席刘小麟给中科云网发去邮件,告知监事会召开了2017年第一次临时会议,审议了《关于召开中科云网2017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关于提议召开中科云网第三届董事会2017年第二次临时会议的议案》,两个议案分别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临时董事会,分别审议《关于罢免王禹皓先生中科云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关于罢免王禹皓先生中科云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

除了通过监事会来发声音,孟凯更绝,试图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中科云网表示,1月24日公司下班后,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撬门强行进入公司并对公司大门加锁。后来警察来了也没解决办公场所“被占领”的问题。


对此,1月25日,孟凯发出两点声明:“1、本人自掏腰包请安保人员维护上市公司财产不受损失,为的是公司所有股东的利益。2、本人从未阻止任何中科云网的员工进入公司正常办公,只要证明是中科云网的正式员工均可自由出入公司正常办公。


直到2月6日9:15左右,在公安机关出警人员帮助下,中科云网员工得以进入公司办公室。


对于孟凯的“武力侵占”,中科云网表示,在此期间,因公司被不明身份人员控制,公司无法正常运营,亦无法及时进行重大信息的披露工作。


好吧,一对好基友,算是真正反目了。

底线在哪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利益,会令孟凯与王禹皓反目成仇?


或者说,多大的利益分歧,才会令一对“好基友”不顾多年友情,彼此伤害?


在创业的路途之中,如何做才可能兼顾合伙人双方的利益?


简单回顾一下孟凯与王禹皓合作史,也许能发现问题所在。


2014年8月,深陷经营泥潭的湘鄂情更名为“中科云网”, 连续两年巨额亏损的中科云网面临“雪上加霜”之情:此前发行的4.74亿元湘鄂债发生兑付危机。


据说,深陷漩涡的孟凯自2014年国庆长假出境后就一直未归。


2015年1月7日,中科云网公告称,孟凯辞去董事长、董事、总裁等一系列职务。2015年7月,在孟凯的授意下,王禹皓当选为公司新任董事长兼总裁至今。


2015年11月3日,孟凯签署《授权委托书》,授权王禹皓行使其股东权益。


据孟凯对媒体说,当时他与王禹皓没发生过什么问题和矛盾。


然而,按照孟凯对媒体的说法,他和王禹皓之前达成协议:王任董事长后帮忙解决公司和其个人债务约十几亿元。但至2015年底,王只解决了公司债4.3亿元。


由于此前孟凯将持有的中科云网1.8156亿股份抵押给华夏银行贷款4.8亿元,无力偿还贷款,华夏银行要拍卖其股票还债,因此他着急了。


此前,中科云网试图过重组,但失败了。据了解,在此期间,王禹皓与孟凯之间,关系还是“亲密的”。

新欢旧爱


着急的孟凯在去年9月认识了陈继,并让陈掌管的上海高湘接管华夏银行对其债权。孟凯与陈继约定:钱付了后移交董事会控制权,由陈继任董事长。


2016年12月23日,陈继将5.5亿元支付给华夏银行,取得了对孟凯的债权。


根据孟凯的说法,陈继付款后王禹皓就翻脸了,原本说好的事情,王禹皓不愿意了,明确告知孟凯两点意思:第一,不退董事长;第二,不同意陈继增加两名董事提名


王禹皓对外表示,既不知悉陈继和孟凯之间的协议,也未承诺增补两名上海高湘提名的董事。


那么,为何王禹皓不愿意退出了?

各说各理


王禹皓对媒体表示,现在中科云网的债务解决了,公司退市风险解除,反而说他“不拿钱就不走”,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农夫和蛇的故事”。


“如果我走了,我朋友的担保资金没有拿到,我怎么向那些朋友交待?”


孟凯和王禹皓都有自己的理由,于是事情就搞大了。


东南大学法学院张马林教授接受三声道采访时表示:孟凯与王禹皓之间的争斗,有点狗血,但这不值得提倡,因为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才是解决争端的正途。


孟凯和王禹皓的是是非非,外人难以准确知晓。本是互帮帮衬的朋友,本是有着共同利益的战友,却因为各种考量,最后分道扬镳,并赤膊上阵互相撕杀起来。人性这东西,有时真难以捉摸,只是这创业的坎坷路上,风景又因此多了一处。



免责声明:

1、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三声道及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和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2、本文主题图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