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刑辩律师的自我修养—为委托人的合法利益全身而战

专注刑辩2018-07-31 07:18:58

本文系 专注刑辩 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刑事司法实践中的冤假错案,其成因,往往源自于刑事诉法法律程序的违反,内蒙呼格吉勒图案、念斌投毒案、佘祥林杀妻案等案件,都说明了我国刑事司法实践中存在严重的“刑讯逼供”问题。近日,最高法要求广东高院处理一起22年前六青少年杀人案,似乎又将成为一起典型的冤假错案。

案情梗概如下:

1996年1月13日广东省揭阳市磐东镇发生一起凶杀案,受害人杨明瑞在骑自行车送奶归来途中遭到抢劫,不幸身亡,市领导限期破案。1996年2月揭阳市磐东派出所将林锐强、林志强、林卫东、林卓淳、林浩平五人捉拿归案。

经一审、二审,五人于1999年11月分别被判处死刑到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不等。后因证据不足,2001年广东省高院把被判死刑的林锐强和林志强改判死缓。

据林锐强等人介绍,他们曾遭遇警方及司法机关的刑讯,其供述都是在受不了“私刑”的情况下作出。揭阳市中院在现场提取物无一直接指向各被告人的情况下就对林锐强等人作出了有罪判决,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原审中消失无踪的第六个“共犯”林晓明归来,否认犯罪,并表示愿意为五人案件再审出庭作证。

案件的是非曲直,相信广东省高院能够以事实为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令人信服的合法判决。而我们今天要探讨的是在这起案件中扮演不同角色的两类律师。


一、原审中的律师

判决书显示:二审时法院为林志强指定的辩护律师,与一审阶段被害人杨明锐的代理律师,都是揭阳市法律援助中心的陈建辉律师。同一个律师一审为被害人代理诉讼,二审为被告人辩护,无论是依据1996年的《律师法》[1],还是现行法律[2]和行政法规[3],都属于违法行为。该行为使得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在刑事诉讼过程中遭到践踏,不仅是对法律的亵渎,更是抹黑了刑辩律师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的形象。知法犯法,怠于履行保护委托人合法权益的天职,实为律师之中的害群之马。

无独有偶,当事人林浩平说:“我的律师来看守所会见我,我让他给我家里人带话说我是冤枉的,律师吓得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他不做这样的事,‘叫冤枉就不要来找我’”。面对当事人的合法诉求,却说出“叫冤枉就不要找我”这种话。既然不能全心全意为委托人提供法律服务,又为何走上刑辩律师这条道路?


二、为再审的进行而努力的律师

在促成该案再审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群律师的身影。自1996年案发至今,五名当事人的父母都在想方设法替自己的孩子伸冤,数十次上访北京,得到的不是再审的机会,而是来自“领导”的威胁,“接访的官员让我们不要败坏揭阳名誉,说我们做错了。还有人打电话来恐吓我:不要再搞了,不然你儿子不是从监狱里走出来,也不是爬出来,是抬出来。”2004年2月,广东高院驳回了林乐波的申诉,称原判认定的林锐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申诉“林锐坚无做案时间”未能提供充分的事实和证据。2008年3月,广东高院再次驳回了申诉,理由为“关于申诉称本案是公安人员有意制造的,原供述是公安人员刑讯逼供的结果的问题,因你们未能提供充分证据或线索,不予采纳。”2008年5月,林锐坚及其父、林志强及其父、林卫东及其父向最高法院提起了再审申请。同年12月,最高法院以“申诉不符合刑诉法第204条规定的再审条件”为由,决定不对该案提起再审。之后,庞琨、刘潇虎、姜晔、王国芳、魏水平、闻宇六位律师的帮助下,2017年7月31日,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收下了申诉材料。2017年11月1日,广东省高院立案庭收下了申诉材料,并告知当事人及律师:已就此案形成报告上报领导。至此,该案的再审提上了日程。

在上一篇文章《律师,你为何为“坏人”辩护》中,我们看到了,即使遭到社会甚至亲人的质疑,刑辩律师也依然秉持内心的法律信仰,竭尽心力为当事人进行辩护。而在本案中,申诉人林志强等人的申诉律师团队,则让我们看到了刑辩律师在面对司法不公时,能勇敢地举起法律的武器,为委托人的合法权益作斗争。

与原审中那些违反法律、不负责任的律师相比,为林锐强等人洗刷冤屈而奋斗的几位律师,才是刑辩律师应该有的样子。


三、刑辩律师应树立怎样的形象

我们认为,刑辩律师应树立自律慎独、奉公守法、全心全意为委托人服务的形象。纵观全世界,从辛普森杀妻案[4]中实现精彩反转的“梦幻律师队”,到拉里弗林特案[5]中在美国最高法院精彩演讲的律师、再到“一生从未胜诉的律师”的中国律师张思之[6]。我们不难发现,刑辩律师中不乏精彩绝世之辈。刑辩律师的职责,是在法律的规定下,科学对待每一项证据,合理使用每一条法律规范,依托委托人的诉求,为委托人争取每一丝合法权益,不在舆论的反对声中迷失自我,也不在强权的威胁下卑躬屈膝。在接受委托后拼尽全力为委托人而战,这才是一个律师应该做的事。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1996)》第34条 :“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2017)》第39条:“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

[3] 《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28条:“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或者代理与本人及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律师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后,不得接受同一案件或者未同案处理但实施的犯罪存在关联的其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委托担任辩护人。”

[4] 幸普森杀妻案: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BE%9B%E6%99%AE%E6%A3%AE%E6%9D%80%E5%A6%BB%E6%A1%88/8085815?fr=aladdin

[5]拉里弗林特案: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8B%89%E9%87%8C%C2%B7%E5%BC%97%E6%9E%97%E7%89%B9/7452062?fr=aladdin

[6]张思之: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C%A0%E6%80%9D%E4%B9%8B/600973?fr=aladdin


往 期 文 章

原创 | 突发!别侥幸,知名女星陈乔恩酒驾被捕

原创 | 无罪?—古老民俗“五道古火会”手工烟花与现代法律的冲突

原创 | 少数民族童婚触犯刑律?

原创 | 律师,你为何为“坏人”辩护

原创 | 刑辩律师中途退庭是“任性”还是“负责”? ——杭州保姆放火、盗窃案

原创 | 危险驾驶罪

原创 | e租宝背后的数宗罪

原创 | 优衣库事件的法律反思

原创 | 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专题五: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以23例福建省内法院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例为分析样本

原创 | 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专题四: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由昆山“8•2”特大爆炸案说起

原创 | 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专题三:民营企业家的“原罪”——行贿犯罪

原创 | 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专题二:“地下钱庄”触犯刑法了吗?

原创 | 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专题一:如何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口口相传”

原创 | 善意第三人可以取得“刑事赃物”所有权

丁律师:

15959505021

专注刑辩

本公众号专注

刑事辩护

刑事风险防控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