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俄罗斯代孕法律及社会圆桌讨论

莫斯科孕妈妈ivf咨询中心2019-01-09 06:59:55

如果化验报告显示,患有严重的不孕不育疾病,究竟怎样还能拥有自己的孩子?现代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中重要的部分--代孕帮助了非常多的此类病人。当然,在采取这种新的方法解决这个复杂问题的同时,也有很多问题,随之发生。代孕在一些国家是禁止的,在另外一些国家,是被允许的。对于代孕的需求非常之大。应“俄罗斯联邦报纸”的邀请,俄罗斯人类辅助生殖协会成员达利 西别列娃和莫斯科孕妈妈辅助生殖的创始人周先生就俄罗斯辅助生殖的社会及法律问题进行了专题访谈


1.根据俄罗斯人类辅助生殖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通过代孕这一辅助生殖手段出生的婴儿数量持续上升。但是为什么专家还在呼吁,关于代孕的法律还需更加完善呢?


达利 西别列娃:您说的对。辅助生殖技术治疗不孕症领域的相关法律还不是特别健全,有很多方面还需要调整和完善,各国的法律存在对立和矛盾的现象。关于代孕的问题,需要各个国家统一立法。比如在海牙国际私法会议上,讨论了关于婴儿出生国籍的问题,婴儿的抚养权问题及匿名和非匿名卵子捐献的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整个欧洲甚至全世界,应该有统一的法律可以执行。“代孕妈妈生下的婴儿,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生孩子是她的工作。”


周:正是因为通过代孕这种方式出生的婴儿越来越多了,暴露出的问题也就更多。根据数据显示,去年俄罗斯通过合法代孕出生的婴儿达到了十万。现有的法律相对以前并没有太多的调整,显示出了一点不适应性。但是在世界范围内看,俄罗斯对代孕的立法还是相当先进的。这也是为什么去年有近7000例代孕委托人是外国人。北欧,西欧,与俄罗斯非常近,但是由于法律的原因,他们来俄罗斯寻求代孕,现行的法律是适用于外国人的,但是还是有很多空白的地方需要完善。


2.什么人在什么条件下,可以运用代孕这种辅助生殖方法呢?


周:根据我们接触到的大量需求者,每个人的情况差异是非常大的。例如没有孩子无法生育的夫妻,单身主义者等等。 并且需要需求者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因为这项服务在很多地方比如美国并不便宜,在俄罗斯,代孕这项服务对于西欧或者是中国一些经济良好的家庭来说是相当实惠的。我经常对一些需求者讨论,我会对他们说,这是生命,并不是钱可以衡量的。有经济基础的需求者,符合法律的要求,都可以在合法的国家和地区,接受这种服务。

 

达利 西别列娃:俄罗斯联邦法律“俄罗斯联邦健康保护法”中阐述,代孕是指,遗传学父母(或医学指征表明无法生育的单身女性)与代孕妈妈通过合同约定,将遗传学父母(或医学指征表明无法生育的单身女性)的胚胎植入代孕妈妈子宫,代孕妈妈代为怀孕生子。保护法中也详细规定了具体有哪些医学指征。法律同时也有详细的条款来保护出生婴儿和代孕妈妈的健康,也对遗传学父母拒绝接受出生的不健康婴儿做了法律上的预防规定。

 

比如说?


达利 西别列娃:大家都知道1983年在美国发生的Baby Doe事件。密歇根州的一位家庭主妇同意为亚历山大及他的女友生子。孩子出生患有脑积水。孩子的遗传学父亲向法院提起诉讼,拒绝成为孩子的父亲。代孕妈妈也不想自己留下这个孩子。经过亲子鉴定,孩子的遗传学父亲竟然是代孕妈妈的丈夫。


3.遗传学父母的年龄有规定吗?


达利 西别列娃:这个问题没有在法律的哪个条款中规定。法律上没有对遗传学父母的年龄的限制。但是我们来考虑下这方面是否需要规定。孩子不光是生下来,最重要是要在接下来的人生中给他照顾,给他良好的教育,父爱母爱,保护他的安全,直到他长大成人。因此,我们应该考虑,法律是否应该给想通过辅助生殖技术获得孩子的父母规定一个合理的年龄阶段。或者是否可以规定,遗传学父母如果发生不可预见的意外,其他监护人可以继续履行抚养孩子的义务。

 

周:虽然法律上没有规定,但实质上,40几岁的女性由于身体的原因,获取健康的卵子是相对困难的。通过试管代孕这种方式的一次成功机会相对较小。但是很多时候,代孕这条路已经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合最后的希望了。我也见过几对大龄的夫妇,当抱到代孕孩子的时候那种情绪和兴趣,震撼是不言而喻的。


4.代孕项目只是法定夫妻可以参与的吗?


达利 西别列娃:并不是。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从2016年开始,民政局不再给没有结婚证的父母颁发婴儿的出生证明。同样也包括单身母亲。这也是公民健康法最新规定的。现在这类父母想要孩子的出生证明,需要通过法庭判决。但是在实施代孕项目时,并没有对遗传学父母的婚姻状况有任何形式的要求。(如果不通过法庭)单身女性通过代孕生下的孩子只能登记在代孕妈妈的名下。这是有悖于辅助生殖技术初衷的,对于不能生育的要通过代孕方式获得孩子的家庭和个人是不公平的。这方面的规定需要尽快完善。

 

周:俄罗斯法律并没有规定,这点和其他国家不太一样。



5.单身男性可以通过代孕来获得孩子吗?


周:当然可以,除了我们自己的客户,就这个问题,我特意询问过莫斯科几家大机构的院长,除了少部分医院,大部分生殖医院和代孕机构都接受这样的客人。

 

达利 西别列娃:俄罗斯有反性别歧视法。法律中没有规定单身男性不能通过代孕获得亲生子女。2010年,莫斯科巴布什金区民政局执行总统令,完成了首个单身男性通过捐卵代孕获得的孩子的出生证明的登记。母亲一栏为空白。法院作出这个判决,是因为联邦法律里没有规定通过辅助生殖手段获得子女的主体人的性别。在此之后,俄罗斯各地法院也相继处理了多起单身父亲或单身母亲通过代孕的方式获得的孩子的归属权问题。“如果代孕妈妈拒绝将出生婴儿交给遗传学父母,可以通过法庭起诉其违反合同条款”。


6.代孕过程最不可预知的风险大概就是:如果代孕妈妈由于客观原因(比如代孕妈妈死亡)不能签署放弃亲权同意书,那么出生婴儿该怎么办呢?

周:这个问题我至今没有遇到过,虽然我们假设他们存在,但是概论是非常非常小的。我想西别列娃女士更有发言权,她的从医经历非常非常久了。

达利 西别列娃:我们法律上规定的母亲,就是生下孩子的妈妈。而代孕项目中的代孕妈妈,并不是生下的孩子的遗传学母亲。她们是根据合同要求,完成替人生子的过程。遗传学上跟孩子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出生婴儿出生证明的登记,需要代孕妈妈签署放弃孩子亲权的同意书。没有同意书,是不能办理出生证登记的。如果代孕妈妈不把孩子交给遗传学父母,那么孩子的出生将不能被登记。

那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如果代孕妈妈没有结婚呢?

达利 西别列娃:如果代孕妈妈有法律登记的婚姻,那么她的丈夫必须要签署同意书,同意妻子自愿为人代孕。他在法律上也有权决定出生婴儿的命运。如果代孕妈妈没有结婚,那就更复杂一点。所以我们建议,在代孕合同上,应该说明,如果遗传学父母或代孕妈妈死亡,谁将抚养出生婴儿,谁将支付合同余款。很遗憾,法律暂时还没有规定具体的解决方案。

7.是否有代孕妈妈生下孩子后不愿意将孩子还给遗传学父母的情况呢?

周:按照我的从业经验,这个概论是相当小的,因为机构给代孕妈妈的补助很多时候是最后才给的。我们从委托人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可以保护委托人利益的就是签署完善的法律文件,同时我们机构的心理医生会经常对代孕妈妈进行心理辅导。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联邦政府可以加快相关方面的立法。

达利 西别列娃:情况是有的,但是概论其实是非常小的。代孕妈妈有这个权利。根据母亲的法律定义,怀胎十月的母亲,可以做留下孩子的决定。但是,这个也可能被一些代孕妈妈当做要更多报酬的方法。


8.如果这种事情发生,遗传学父母能怎么做呢?

达利 西别列娃:这个就需要在遗传学父母和代孕妈妈签署的合同中着重说明,如果代孕妈妈拒绝交还婴儿,将承受巨大罚款。如果代孕妈妈拒绝交换婴儿,将被告上法庭。除此之外,联邦家庭法里也有保障遗传学父母权利的条款:“父母有权向任何没有法律依据或法院判决的人要回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有争议,有权告知法庭保护自己的权益。”婴儿的归属不可以有悖于法律。法院会根据双方签订的自愿代孕合同,调节遗传学父母和代孕妈妈之间的关系,妥善处理孩子的归属问题。

周:先协商,其次就是打官司。

9.那么如果遗传学父母不想要代孕妈妈生下的自己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达利 西别列娃:很遗憾,遗传学父母也有这个权利。如果不考虑道德范畴,只从法律层面出发,可以不抚养自己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或者是代孕妈妈自己抚养代生的婴儿,或者交给国家民政机关,孤儿院等抚养。当然,在代孕合同里必须说明,无论出生婴儿状态如何,遗传学父母必须支付给代孕妈妈相应的酬劳并承担该婴儿的抚养义务。

10.谈一下关于跨境代孕的问题:越来越多的游客,跨境来到允许代孕和捐卵的国家进行跨境辅助生殖医疗。那么这些游客的孩子,要怎么来做出生登记呢?

周:俄罗斯法律规定,在俄罗斯境内进行代孕项目出生的婴儿,在出生登记时的要求,跟俄罗斯公民相同。同时我们也帮助或者协助中国患者办理孩子回国的手续和国内户口手续的。

11.那么请问哪些国家代孕是合法的呢?

达利 西别列娃:世界上商业代孕合法的国家有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和美国的一些洲。允许非商业代孕的国家有英国,丹麦,以色列,澳大利亚。

周:合法的国家还是有一些的,但是你仔细研究你就会发现。比较适合商业代孕,跨境代孕的地方只有美国和俄罗斯。技术,医疗,相关的经验都是全球最丰富的。



本文由莫斯科孕妈妈独家发布

根据俄罗斯联邦报  专访口述整理

没有授权请勿转载,改写或用作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授权请联系info@ymm-ivf.com



Copyright © 石家庄证券经济业务联盟@2017